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全球诡异苏醒 > 798、煞寻人!

798、煞寻人!

就在虞舒雅刚刚隐藏好,且将自己的衣角也藏在黑暗中的时候。

时钟,指向了午夜十二点。

“啪嗒!”

清脆的响声,让虞舒雅陡然间打了个激灵。

那是门栓被打开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东西进了房间!

哒哒哒

脚步声在寂静的房间中响起,似乎是有人在屋子里来回行走。

但虞舒雅透过床榻底下往外面看去,却压根就看不到有什么人影!

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而虞舒雅也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脚印!

地面上,出现了两只潮湿的脚印!

这脚印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屋子里,然后,开始在屋子中四处徘徊,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很快,整个屋子的地板,全都被潮湿的脚印占满!

这是什么东西?

是鬼物吗?

恐惧感笼罩了虞舒雅全身,她身体颤抖,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城隍饰品,在这一刻好像也失去了作用,不再有任何檀香味弥漫。

哒哒哒

长时间没找到人,那只看不见的厉鬼,好像也变得有些急躁。

脚印的频率越来越快,甚至于虞舒雅听到了茶杯破碎的声音。

茶杯破碎的声音清脆无比,虞舒雅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地板年久失修,有一块腐朽的木头就在她下面。

伴随着颤抖,这块木头发出了轻微的响动。

“糟了!”

虞舒雅只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在瞬间僵直,一股凉意沿着脊椎骨,直窜后背!

而那只看不见的鬼物,好像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点轻响。

哒哒哒

脚步声再度响起,潮湿的脚印朝着床榻的方向走来。

最终,在虞舒雅惊恐的目光中,脚印停在了床榻边缘!

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三十厘米的距离!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推移,而虞舒雅在此刻,只觉得自己是度秒如年!

一股淡淡的腐臭味,沿着空气飘散过来。

就这样,虞舒雅感觉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停驻良久的脚印,终于开始转了个方向,再次在屋子里漫无目的的游荡起来。

而在千里之外的荒野中,赵文增手捏法印,在他面前的祭坛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屋子。

屋子由稻草编制,看起来精致无比。

此刻,一个完全由血水凝聚成的,约莫只有巴掌大小的鬼物,正在那屋子里来回游荡。

这只鬼物只是个引子,用来控制远在千里之外,那只真正的水鬼!

这个东西,名为煞!

乃是祖宗传下来的阴阳术之一。

专门用来害人。

煞的力量根据阴阳先生的实力而定,会比做法的先生要高一些。

赵文增是普通的天级实力,依照他的水平,这只煞的力量应当处于天级巅峰。

但是,三兄弟手里,却有河神印!

虽然不能直接操纵,但是用一些手段,稍微借用下大印中的力量还是可以的。

再加上那儿,又是牛王村,是他们布局的大本营。

因此,这只水鬼煞的力量,直接被提升到了荒级!

不过,煞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想要害人得先看到人。

在看到人之前,煞便是木偶,没有任何自主意识,全都要靠阴阳先生来控制。

这个时候,煞其实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没办法动用任何超凡的力量,

只能和阴阳先生共享视野,然后再由控制它的阴阳先生,来找到要残害的人。

这会儿,赵文增就控制着这只水鬼煞,到处寻找虞舒雅的身影。

“奇怪了。”

赵文增眉头皱起,疑感道:“我明明能隐约感觉到,那道城隍香火之气,就隐藏在这栋小屋子里,可是为何却偏偏找不到?”

“这只水鬼煞,几乎都要把屋子里翻遍了,也没看到那个死丫头的身影!”

他不甘心的控制着水鬼煞,在屋子里面徘徊了一遍又一遍。

但无论如何寻找,偏偏就是找不到。

与此同时,判官大殿中,秦宇面前出现了一副画面。

画面中的,正是牛王村,虞舒雅房间中的场景!

只是,虞舒雅看不到的东西,秦宇却可以轻易地看得清楚。

那是一只完全由血水组成的水鬼。

“煞?”

秦宇感受着水鬼身上那木然的气息,轻声呢喃道:“果然是阴行之一,阴阳先生啊。”

这些东西,玄冥册里面也有大致的记载。

当然,更多的却是当年爷爷告诉他的。

秦宇小时候,爷爷就经营着扎纸店,经常跟他讲古代那些阴行的故事。

当然,秦宇那会儿都是当成神话传说来听的。

什么扎纸匠塑造邪物,阴阳先生驱鬼害人,未免太过离谱。

当然,现在的秦宇却明白,自己爷爷当初讲的那些东西,恐怕都是真的。

而他秦家,搞不好也是一个阴行世家!

只不过,扎纸匠的手艺到了爷爷那代,就彻底失传。

爷爷没有教给他任何阴行的东西,仅仅只是教他制作普普通通的纸人。

当然,破解之法则是玄冥册里记载的。

玄冥册一开始,确确实实只是一本纯粹的功法,是地府神灵修炼之术,由阴天子亲手汇编。

只不过后来,这本玄冥册又经过了几位阴司大帝,府君,还有诸多阎君的整理,备注。

随着内容越加越多,以至于最终变成了现在这样,完全就是一本百科全书。

内容包罗万象,无物不有。

就连人世间那些阴行的惯用法术,以及破解之术,上面都有记载。

当然,这些小术不可能引起阎君那个等级的大神主意。

记载这些的是上一任判官,也就是崔判官。

这位崔判官还活着的时候,就是朝廷里专门主管审判的官员,处理过不少阴行害人的事件。

阴阳先生驱煞害人,一般来说都是有三种煞。

分别为水鬼煞,人头煞,丧魂煞。

其中,水鬼煞在寻找阶段,无法弯腰下视,因此只需躲在床榻或者衣柜之类的底下,便可以避过。

而牛王村的房间里,虞舒雅依旧躲在黑暗中,看着地板上的潮湿脚印四处徘徊。

时间悄然溜走,而那潮湿脚印在滞留了半晌之后,终于转了个方向,朝着门口走去。

哒哒的声音渐行渐远,虞舒雅却没有立刻走出来,依然在安静的等待着。

当当

墙壁上的挂钟发出响动。

这种老式挂钟每隔一小时就会响一次,也就是说,时间终于来到了凌晨一点钟!

说实话,虞舒雅很想一直躲在塌下,等待着天亮。

狭窄的空间,总是会给人以安全感。

但刚才的事件却证明了自己之前所做的,并非是单纯的梦。

是爷爷的魂魄,真的在帮她!

因此,眼看着凌晨一点已经到了,虞舒雅不敢再耽搁,连忙爬了出来。

她记得,自己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为了保险起见,她脑海中将这个时间又缩短了一分钟,也就是说只有四分钟。

幸好,这种老式建筑的墙壁上,都有可以借力的地方。

借助着桌子板凳,虞舒雅终于爬上了房梁,然后挑选了一个角落,就这么倚着跟木梁坐了下来,眼睛死死盯着紧闭的门扉。

刚才那个脚印在离开之后,大门居然自动关上,仿佛从来都没有被打开过。

距离凌晨一点零五分,还差最后几十秒钟。

虞舒雅深呼吸着,飞速调整自己的心态。

当初经历了镜鬼的事件,让虞舒雅的胆子大了太多。

再加上脖颈处那城隍饰品,好像在发出微弱的热量,让她有些心安。

否则的话,刚才躲在塌下的时候,她恐怕就已经扛不住,崩溃的尖叫起来。

终于,时间到了。

咚咚

沉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好像是敲门声。

而木门后面的门栓如同虚设,就像刚才那样自动打开。

门扉开启,一股冷风吹入房间之中。

虞舒雅睁大眼睛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对鞋

没错,就是鞋底!

那是一具尸体,一具倒立的尸体!

头颅顶在地面,两脚腾空,然后就这么一跳一跳的往前弹行。

两只血红色的眼睛,带着浓烈的怨毒之意,看向床榻底下。

此刻,虞舒雅只觉得一阵后怕。

如果自己现在依然躲在下面,恐怕这只厉鬼刚刚进门,就会看到她

沉闷的声音不断回荡。

这只倒立的鬼物,头颅一下又一下的撞在地面上。

两只眼睛四处扫视,好像正在寻找着她。

虞舒雅将自己的身体缩在房梁后面,目露恐惧,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倒立的尸体在屋子里四处跳动。

桌子底下,柜子底下,全部被一一找过,很可惜,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便是一个小时过去。

那只倒立的鬼物,眼中带着强烈的不甘之色。

但似乎有什么限制,它也只能跳动着,一晃一晃的出了屋子,消失在外面的黑暗中。

直到此刻,虞舒雅才敢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背后的衣衫不知何时,早已经被冷汗浸透。

她不明白,为什么来牛王村的第一天晚上,就会遭遇这么恐怖的事件。

还有父亲那边

虞舒雅眸子里露出担优之色。

她很想去看看父亲怎么样了,还有外公外婆这会儿是否安全。

但时间却来不及了。

因为爷爷在梦中说过。

自己这次,只有两分钟的时间!

尽管自己这会儿双腿发软,但她还是强撑着,从房梁上慢慢爬下来。

然后快步走到靠窗户的墙角,在角落里蜷缩起来。

说实话,相比于躲在塌下,以及躲在房梁上,这会儿缩在墙角的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毕竟,周围可没有什么遮挡的物体。

那扇重新关闭的大门,只要被鬼物推开,就可以一眼发现自己的身影!

在她头顶,则是一扇窗户。

淡红色的月光经过了窗户,洒落在她面前。

虞舒雅蜷缩着自己的双腿,两只手紧紧攥着脖颈处的城隍饰品。

这种时候,她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无条件的相信那梦里爷爷说过的一切。

但愿,城隍爷能够保佑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