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仙侠小说 > 飞升上神之后 > 第七十五章:造境聚灵

第七十五章:造境聚灵

话虽是如此,但悬空咒已毁,重建虚怀园毕竟还需要时日。

所幸有神兵相随,园中一众人等皆住进了军营,忙着重建府郏

原也是富贵滔天的门楼,雕栏玉砌的宅院,结界一毁,便全都烟消云散了。

来得越轻易,失去得也容易,世间之事大多如此。

晏和对着残陋废墟日常思考人生。

穷奇诛伏,铸决也被制住,云泓与云汲二人自然要回天复命,倒留下不能言语的晏和在赤青镇休养。

休养是不可能休养的,虚怀园的悬空咒,铸决身上的纵魄散,处处都是疑点。

才在榻上安分了不到三日,晏和又挣扎着爬起来。

趁着这两日云泓、云汲二人回天,自己独自一人查事也可方便些。

只是脖颈上这伤…本来晏和皮肤白,又常年着雪裳,这脖颈上一道的青紫色的瘀伤更显骇人,正拿着绸缎往自己脖子比划着缠绕,明善却是端了一盘青紫色衣料过来。

晏和极少穿深色的衣料,正欲开口拒绝,却被明善夺过了手中绸缎。

明善眼神凉凉:“殿下,我刚才进来时,差点以为你是要拿白绫自尽呢。”

晏和:“…”

确实,白绫缚脖,看起来也不大正常,索性就任由着明善摆弄。

青紫色的衣裳与瘀血颜色相近,脖颈上的瘀伤倒不像是伤疤,更像装饰,深色也衬得本就是乌发雪肤的晏和更加明艳动人,脸色却不像着白裳时的苍白惨淡,晏和心中赞叹,明善也很满意。

想起先前所诉一事,晏和有些不好意思,昨日还在明善面前夸耀自己,却不想转瞬之间被铸决掐了喉咙,如今却是不好意思再提。

明善叹口气,缓缓道:“泓殿下把明善赐给小殿下的时候,我就是小殿下的人了。小殿下要带明善离开,自然是随时可以。”

晏和目光闪闪,十分感动,却是说不出话来。

明善:“…”

整妆完毕,晏和自然要去溜达溜达,昨日微生迟,还有那么多的天兵天将都在赤青镇看到了自己,锁灵珠却是多余了,不——也不算多余,此趟游历,锁灵珠却是让自己发现另一件重要的事,只是,还要等回到寒山再说了。

心中既然起念,神力如潮泛起,晏和瞬间来到赤青镇镇外,时至正月,遍地的枯草干枝,还记得盛夏时自己来此的枯骸白骨,暑热蒸腾,都说寒冬肃杀,反而是冬日情景不如自己想象得那般恶劣。

又走了几步,巡着地脉八卦一路翻翻找找,终于在一颗枯树下找到一枚纳采符,同样,以虚怀园为中心的话,晏和又陆陆续续地找到了三四枚纳采符。

近千年来,灵气稀薄,修行飞升都极为困难,仙境宝地更是三界难得,因而才有了这造境术,取十八枚纳采符围绕一处灵气充裕之地,设阵便可集周围灵气于中心。

自己是上神之身,因而早不靠吐纳之法行气修行,只是却也是此时才发现虚怀园是一处造境。

想来也是,赤青镇外枯骨遍地,赤青镇里四季如春,虚怀园里更是仙草满盛,但造境术毕竟是逆天而行,也算得是邪魔外道,原还以为是云泓是财大气粗,没想到…

不!不对!

晏和展开南淮地图,赤青镇四周临木,灵气是还不差,却算不得充裕之地,要运行造境术难度可不低,除非——晏和把目光移到了梦柯镇,除非有水气相通。

两件事一联想,才觉骇人,众人皆道梦柯镇被淹,神官下凡治水,却不想正是这位治水神官是为了早日飞升上神,下凡淹了梦柯镇。

屠龙者恰巧是恶龙本身,想到自己亦在虚怀园里住了那么久,晏和不禁脸色惨白。

不对,太不对了,梦柯镇被淹发生在寒族灭门之后,而云泓自请治水却是在怒杀礼德之后,中间还隔了一段时日,若说可疑的话,反而是在被淹梦柯镇的水下神宫更可疑些。

身随心动,不知不觉间已来到了梦柯镇,仍是一片平静水面。

传音术、缩地阵、破术咒、遁水法…

百术不灵,晏和很是觉得心累,想来水下神殿应该还是有什么禁制的吧,但回想那一日玄切带自己回殿也只是使了个缩地阵,难道是弦乐阁?

晏和眼前一亮,立马飞身回镇。

镇内人多眼杂,自然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施法,正一路疾步向弦乐阁赶去时,却不防被人拉了衣领。

谁啊,没见着本公主忙着呢?晏和懊恼转过头。

却发现是云汲。

“你…怎么…”喉伤未愈,一说话,晏和顿感痛苦。

“用传音术。”云汲拉着晏和的衣袖,继续向前走,心情颇好的样子。

晏和瞪眼: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回九重天复命吗?

云汲坦然:“复完了,二哥庭院受损,我俩兄弟情深,自然也要帮着休整休整。”

晏和一个白眼扔过来,看着他那幸灾乐祸的模样,实在看不出他俩哪里兄弟情深了,转而又无语道:天帝如何处置铸决世子?

论及正事,云汲却是收了笑意,“那还要等世子醒来了再看情况了,九重天上的群官也在论呢,倒不是该你一个小姑娘操心的事。”说着又抚了抚晏和的发顶。

晏和却忍不住沉思:那自己在这里的事情,天帝也知道了?

云汲正色道:“世子与穷奇身上均有玄冰寒气,昨日还有那么多的天兵天将在场,我们便是想瞒也瞒不了。”

听到云汲回话,晏和一惊,才发现方才是不小心把自己想的事情也传出去了。

“怎么?阿和你不想让父皇知道你在这里吗?”云汲却是发现了晏和神情的不对之处。

我下界游历,原是因为心性有失,灵力难控,下凡前,陛下还赐了锁灵珠,想来也是在暗示要少用灵力才好,此番一战虽是迫不得已,但也…

“无妨,以阿和你今日的地位,大可不必如此小心谨慎。”看着眼前人小心解释,云汲却是畅然。

什么意思呢?晏和垂下眼帘,这次却是小心收住了心神。

被凤簪牵绊的异族公主,跟魔族缠绕不清的上神,有篡位之心的遗族之后。

桩桩件件都是大逆不道之举,九死一生一罪,如今天帝对九神遗族的态度,还是得看铸决的发落结果…

心思颇重的晏和被云汲拉进了旁边一座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