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他的学渣小祖宗 > 第83章 让我亲一口

第83章 让我亲一口

仅你可见这几个字实在让人心动。

徐笙承认自己是要跌倒在林楠这再起不来了。

班级最后的投票结果目的地是一片海湾,海湾的周围是一片森林,是单独独立出来的一片小岛,徐笙看着班级群最后公布的地方笑的眉眼弯弯。

扁桃体发炎这病来的快,去的慢,徐笙本来喝了退烧药已经不烧了,一到晚上又烧了起来。

林楠一下午留在家里陪着林栖,还特意给徐笙做了晚餐,林栖吵着闹着也要去看看徐笙。

赵倾一开门,就见面前站了好几个人,林楠一家子都到了。

“爷爷奶奶,快进来坐。”赵倾懵了一下,赶紧去倒了点水。

徐笙已经下床活动了,就是晚上一烧上又浑身酸痛的,一点劲儿也没有,她从洗手间出来一见沙发上的人,也惊了一下。

“爷爷奶奶,你们过来啦1徐笙嘴角扯着微笑,嗓子又尖又哑的,听了就让人揪心。

“还在烧吗?来,让奶奶看看。”奶奶也跟着心疼徐笙,把徐笙拉到身边坐下,一摸她的额头眉头皱的更严重了。

“不行啊,你这炎症下不去,这么一直烧不是烧坏了,小笙要不我们去医院挂个点滴吧1奶奶握着徐笙的手没松开,用力的在她手掌的虎口按着。

林楠没坑声又给徐笙倒了一杯热水。

“大孙儿,把饭菜拿出来,等小笙吃完了,你们就去趟医院吧。”连一向不怎么说话的爷爷也发声了。

饭菜是林楠做的,汤是奶奶又特意给徐笙重新熬的,徐笙忍着嗓子疼也多吃了点。

一向黏着她的林栖出奇的乖巧,也没争着往徐笙的怀里扑,安安静静的坐在徐笙的旁边,偶尔抬头看她两眼。

徐笙和林楠一起去的医院,赵倾想去又觉得不太合适,想想还是算了。

徐笙讨厌医院林楠知道,到了医院门口,徐笙侧头看了两眼林楠:“林楠,你说我们不挂点滴行不行?”

徐笙的声音小又软,没了平常的锋芒,现在软的像个棉花糖,林楠注视着她的眸子,她的眸子里面再没有了往日那般防御的枷锁,甜的不像话。

徐笙话的力度已经赶上撒娇了,听的林楠耳根子一阵发软:“......”

徐笙见没有门路了只好作罢:“那这次我还可以要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奖励?”林楠垂眸看着她。

“上次是拥抱,那这次......”徐笙思考了一下:“要不这次就让我亲一口?”

要是放在平常只会是被当成流氓,放在现在硬生生是让林楠怔住了。

他连话都不会说了,只剩一双眸子萦绕着微光。

徐笙的话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最重的蛊药让他难以自拔,林楠的脸上都是错愕,比徐笙高出一头的个子,如此垂下来眼睫看着她,让她的心都跟着加速起来。

徐笙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单纯了很多,不然为什么现在就单单看着他,她就跟什么都不懂似的,也不知道是发烧的缘故还是害羞的缘故了,反正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的脸都烫的不像话。

两个人的脑子都有点发麻,明明很常见的一句撩拨的话,两个人却都是认真的。

还是徐笙先闪躲了一下眼神,错开他目光的瞬间正好看见他红透了的耳廓,果然她的段位还是在这的,她侧了侧身下巴正好在他肩膀前方,她声音放低了,还带着点笑意:“逗你的,林楠。”

徐笙进了诊室,林楠还缓了半天。

“你的嗓子发炎了,挂两针就能好的差不多,我去给你准备,你在这儿休息一下。”看诊的人不是徐笙平常找的那个医生,脱离了家她也很想远离这些,但是很明显,这个医生心里有数,对待徐笙还是很客气。

打吊针这点事要不是徐笙拒绝,差点就是那个医生亲自上手了。

医生找来的护士也是个老护士了,一针下去手又快又稳。

林楠:“徐笙,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

徐笙干脆躺下了,顺便还能睡一会儿,她这么一躺还真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打了几个吊瓶,她醒的时候就知道是最后一瓶了。

单人的病房很奢侈,毕竟对于徐笙这点小病来说呆在这里是奢侈的,徐笙睁眼看了一眼天花板才侧过头去找林楠的身影。

林楠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曲着长腿倚着沙发靠背上看着她上方的吊瓶。

“马上就打完了,嘴里苦不苦?”林楠揉了两下眼睛才起身走到徐笙旁边。

“有点。”徐笙吧唧吧唧嘴,是有点苦。

“糖,是保护嗓子的,吃一个?”林楠是跑出去买糖的,本来想买和徐笙上次给他买的那个一样的,找了好几家也没找到,最后只能买了一个类似于金嗓子一样功效的棒棒糖。

徐笙尝了一口,这味道,是甜,还有点清爽。

“您好,她的吊瓶快没有了。”林楠看了一眼还有一个底的吊瓶出去叫了护士。

护士过来等了不到一分钟,吊瓶就打完了,护士拔针以后还嘱咐了一句:“按一会儿再松手。”

徐笙没往心里去,应了一声,下一秒就伸手去转自己嘴里的棒棒糖去了。

好在,林楠反应快,徐笙手还没摸到棒棒糖就被林楠给拉了回来,林楠的手很温暖很大,徐笙的手被他放在手心里,按着的动作还小心翼翼的。

林楠特别专注的给她按了好一会儿,直到感觉脸颊旁边有热气一点点的散在他脸上的时候才猛的抬头。

徐笙扬着眉头和小脸正细细的盯着他,女孩的脸型很好看,不是尖瘦的形状反而还有点微微的婴儿肥:“林楠,吊瓶打完了。”

林楠低着头,长睫压着的眸子一闪一闪的,听着徐笙的话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徐笙越靠越近,林楠一下懂了,僵硬在那,一动不敢动。

徐笙的手还在他的手心里,徐笙微微的弯曲着手指去圈住林楠的手指,单就这一个动作已经足够要了林楠的命了,偏偏徐笙的呼吸就在他脸颊不到一拳头的距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