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盛宠无度之娇妃养成记 > 第二十一章 她会是本王最锋利的剑

第二十一章 她会是本王最锋利的剑

楚泠的心猛地一跳,手脚也变得冰凉。

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温柔善良的好哥哥,而是杀人不眨眼的摄政王。

他不怒自威,仅仅一个眼神,便仿佛带着汹涌的寒意,让人无法动弹。

她不过只是一个仰仗他人庇佑的孤女而已,又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的做事方法指手画脚?

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他真的尽职尽责地扮演了一位温柔善良的哥哥角色,让她入戏太深,有些飘飘欲仙了。

事实上,他们之间不过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而已。

在小事方面,或许,他可以任由自己胡闹,但是涉及到大事,她便必须要审时度势。

楚泠垂下头,恭敬道,“泠儿妄言,望兄长恕罪。”

百里俟周身的寒意尽散,静默了片刻后,便又勾了勾薄唇,温声道,“泠儿,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中,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若想成事,便不能顾忌太多。”

“多谢兄长教诲,泠儿记住了。”

楚泠的神色微变,却还是点了点头,认真道。

百里俟慢条斯理地轻嗯了一声,遂即便轻倚着檀木小几,合眼假寐。

事实上,边疆早前就传来消息,军粮一直补给不足,但朝廷每隔三个月便会运送一大批军粮过来,不可能不够。

他心生疑虑,也曾派下属过来打探,但也只能拿到少部分信息,没办法掌握足够的证据。

这次,他巡视边疆防线,恰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解决军粮问题。

他三番两次地试探董诺,想要与他进行生意上的往来,但董诺小心又谨慎,尽是打马虎眼。

他知道董悦榕心悦于自己,便借着楚泠与董悦榕交好,故意接近董悦榕,以让爱女心切的董诺放松警惕。

倒是没有想到,楚泠会因这些日子的相处,对董悦榕心生同情。

不过,他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得干扰。

未过几日,百里俟便给了董家回复。

父母并未反对,只是希望将大喜之日定在下个月初二,以便于二老从京城过来赴宴。

董诺十分高兴,昭告全城,大肆庆祝。

为了促进双方的感情,他还特意准备了别院,邀请百里俟与楚泠入府同祝

百里俟略微推脱后,便应邀,名正言顺地入了太守府。

太守府位于城中心,里面却与一般的府邸别无二致,甚至还略显朴素。

看来,董诺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清正廉明”的人设。

董悦榕如今一心准备婚嫁物品,根本没有闲暇相约游玩。

楚泠来这里两日,颇为无聊,便只能带着凉夏逗猫捉狗,扑蝶采花。

这日,她追着小猫来到了府中最深处。

那里有一处别院,大门紧闭,周围杂草丛生,似乎荒废了许久,但门口却站着七八个精壮的府兵,腰佩长剑,面目凶横。

楚泠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他们按时换班,纪律严明,防守牢固。

她想进去探探虚实,但也知道自己文武不佳,不能轻易动作,便悄悄抱着猫咪,退了出去。

回去后,她便去找了百里俟。

百里俟与叶沂坐在茶厅里商量着什么,见到楚泠走进,便停下来,转头看她。

“泠儿有什么事么?”

百里俟注视着她,唇角含笑,温和而又淡雅。

楚泠微微往后瞥了一眼,确认门外没有人后,便向百里俟走近,低声道,“泠儿似乎发现了董府的秘密所在。”

百里俟嘴角的笑意忽地一凝,微微转眸,看了叶沂一眼。

叶沂迅速会意,抬手一扬,带起一道劲风,茶厅的门便合了起来。

百里俟回眸看向楚泠,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泠儿发现董府的府兵布置蹊跷。董诺的卧房和书房附近只有零星的府兵当值,防守松懈,而府中一处废弃别院门口却安排了众多府兵把手,按时轮换,防守严密。”

百里俟的眸中迅速滑过一丝讶异,遂即又仿佛想到了什么,一片了然。

“难怪婢女们说你进了太守府后很开心,终日扑蝶逗猫,不亦乐乎。”

他慢慢勾了勾唇,似笑非笑。

楚泠的小脸微红,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泠儿只是想为兄长分忧,才会自作主张。”

叶沂愣了愣,随即才仿佛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甚是惊讶地问道,“不会吧?你的意思是这个臭丫头故意天天疯玩,实际上是调查敌情去了?”

百里俟并未说话,但那微微扬起的嘴角,显然已经证明了他的猜想。

“我的天!你这个丫头小小年纪,城府也太深了吧?真是不知不觉就能着了你的道呀1

叶沂忍不住对着楚泠赞叹,只是他说出的话……不是那么顺耳。

楚泠闻言,不禁白了对方一眼,“您不说话,没有人将您当哑巴。”

叶沂没有生气,反而嘿嘿笑了起来,“臭丫头,虽然你挺讨厌的,但是你有时候确实还是有点脑子的,让本少都忍不住夸赞呢。”

“大可不必。”

楚泠伸出小手,“义正言辞”地拒绝。

百里俟见此,眸中不知不觉便覆上了暖意,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泠儿很聪明,只要多加教导,今后说不定会胜过本王。”

温柔的大手轻揉着楚泠的脑袋,使得她不自觉地便放下了戒备,轻眯着眼,像一只乖巧顺从的小猫咪。

叶沂动了动唇,似是想说什么,却还是忍将下来,未发一言。

待楚泠离去后,他才忍不住开口。

“你为何不告诉她暗探早就已经查到了那处别院?即便她不说,我们也打算今晚去谈谈虚实。”

百里俟执起一盏茶,慢悠悠地浅啜了一口,而后又微微一笑,“泠儿年纪尚小,难得努力去做些什么,作为兄长,自然是要给些鼓励。”

他的语气温柔又亲切,还带着些许的骄傲。

叶沂皱了皱眉,试探性地问道,“你不会是……想要将她培养成暗探吧?”

臭丫头个性这么活泼,若是成了只知道执行任务的暗探,感觉会有些可怜。

百里俟轻嗤一笑,缓缓摇了摇头,“叶沂,你太低估她的能力了,无论多少个暗探也比不上她半分。”

“那你是想?”

百里俟放下杯盏,墨色的瞳孔渐渐幽深,冷冷勾唇道,“终有一日,她会成为本王手中最锋利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