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仙侠小说 > 我家师尊是大神 > 第十章 长安长安

第十章 长安长安

前朝末年,接连几任皇帝昏庸无道,天下渐乱,群雄并起,民不聊生。一穷乡僻壤,两名少年人不忍见万民深陷水火、任人屠戮,决心救天下于危难,救黎民于苦痛,扯起一杆大旗。旗号为“趟”,寓意:涉天下之泥潭,护苦难之庶民,开万世之太平。但也是两人的姓氏:赵,赵晔;尚,尚凌云。

赵晔自幼习武,勇猛果敢,处事不疑。尚凌云旷古绝伦,足智多谋。

两人亲若兄弟,遇事同进退,不分尊卑从属。但赵晔心底却自愿为将,尊尚凌云为首,于他心里,天下无人能比尚凌云更适合为帝。

两人共同努力之下,“趟”字旗很快便闻名天下,愈来愈多的人马追随这杆王旗,最后天下近乎半数江山尽归其所有。

而这时,没落皇朝却出现了一天资卓绝的公主,夺去了皇帝的权,一介女流竟使满朝文武尽折服。内患迅速被其平定,几路皇室亲王被杀了个干净,除却趟军这一支,逆臣叛贼尽数伏诛。

一直所向无前的趟字旗接连败退,士气低迷,赵晔也几次负伤,险些丧命。

“这娘们怎么这般厉害?”赵晔猛灌了口酒,酒水溢出来流进伤口,瞬时疼得龇牙咧嘴。

对面席地而坐的俊逸书生沉默不语。

“你也别担心,咱这是没料到他们竟还有还手之力,待兄弟我重整旗鼓,再帮你夺这天下。”赵晔摩挲着胡茬,年轻的脸上洋溢着自信。

尚凌云看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叹了口气,缓缓从袖口摸出本书递过去。

很厚的一本,赵晔以为是兵书,接过一看,书封上以潇洒的行书写着“治国纲要”四字。

“什么意思?”赵晔沉着脸。

尚凌云起身,望了眼星空,才道:

“叶氏气数未尽,但此时帝星暗淡,是你我最后的机会。姜王朝只是国君昏庸无能,朝中能臣良将却颇多。你我虽打着拯救黎民的旗号,但于天下人看来,此时与反贼无异。无论从哪一点来看,这盘棋你我已经输了。”

“你就是太轻易认输这点不好。”赵晔毫不在乎道:“且不论输赢,你我兄弟能走到今天已是不易。你别气馁,看兄弟我为你杀出一条血路。”

尚凌云摇头:“唯一的破局之法,便在于我。你收好此书,日后别忘每日读上一读,书房中我也备好了百卷军事谋略、治国理政的书卷与我的心得。相信自己,你一定会是一个好皇帝。”

“你想干嘛?”赵晔冷眼看着他。

“我去投靠姜王朝,看看当宰相是何感受。”尚凌云一脸轻松。

“做个屁的宰相1赵晔骂道:“老子帮你做皇帝。”

尚凌云无奈道:“我瞧上了叶长安,想娶个公主做老婆也不成?”

“就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你手无缚鸡之力也敢要?”赵晔斜睨他一眼,“要去也是我去。”

“你每有战事都冲在最前面,如今天下谁不识得你?你是趟字军的魂,你若离去,这杆大旗便要折了。我不一样,常年居于幕后,连自己人认识的都不多,当初我便有这样的考虑。再说,你知道怎么讨女子欢心?去了敌营又该做什么?”

尚凌云朝账内走去,懒散的声音传来:“我睡了。明日便启程,啥也不带,一匹马就成,也别送,不然被敌探查到我就没命了。”

赵晔捏紧拳头,最终却只能道一句:“活着回来。”

尚凌云挥挥手。

尚凌云见到叶长安那日。叶长安正立于高台之上,一席玄衣,长发飘舞,眉色如望远山。一手执令旗,千万甲士听令而动,随侍三军望之如火、如荼、如墨。一手执利剑,挥舞间战鼓如雷,将士呼喝震天。

好一个绝世女子!尚凌云暗叹一句。

他被绑到叶长安身前。叶长安横眉冷眼:“谍子?”

尚凌云含笑摇头。叶长安居高临下看着他,朝身后侍从招了招手,侍从拿来一副弓箭,叶长安张弓搭箭指向尚凌云。

“说出你的身份。”

尚凌云面不改色:“趟字军,尚凌云。”

叶长安手中羽箭激射而出,划破尚凌云脸颊,钉在地上发着颤。尚凌云脸上顿时鲜血淋漓,他却微微一笑,俊美的脸庞竟显得有几分妖艳。

“你要什么?”叶长安问。

“不多,殿下却给不了。”尚凌云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叶长安眯起狭长的双眼,冷冷看着他,尚凌云抬头与其对视,寸步不让。

良久,叶长安将手中令旗丢给他,冷声道:“以后你便是本宫的传令官。”

尚凌云看了眼令旗上“长安”二字,这才擦了擦脸上的血,应了声:“得令。”

没多久,叶长安将失地收复近半,趟字军龟缩城内,避战不出,长安军久攻不下。叶长安索性班师回朝,重新修整。时日长了,趟字军自会人心离散,不攻自溃,而朝内国事也需她亲自处理。

京师朝臣、百姓竞相出城相迎,夹道恭贺长安公主凯旋。

尚凌云为叶长安驾着车,感受着两侧望向马车的那些炙热目光,不禁轻笑:

“民心所归,国运长安。”

“你有何高见?”叶长安听出他语气中的嘲弄,冷然道。

“女子当朝,前所未有。”

尚凌云提着马鞭,小心控制着车驾,心中却有些气恼,驾车怎的这般难?自是他第一次做这般事。他没再细说,叶长安却已是明白。

朝臣虽尊崇,但若她平定了外患,必将逼她交出大权。这亦是她留下趟字军的原因之一。她再狠心也不会杀光父母、兄弟,也不能枉杀这批始终支持姜王朝的老臣,如此一来,她只能交回军政大权,再远离京都。可她父皇昏庸,几名皇子尽皆无能。

唯一的法子……她看向尚凌云:便是培养自己的心腹。

几个月后,趟字军未灭,长安公主拜其军师尚凌云为相。满朝文武自是不答应,但眼下也不好发作,便默认了此事。

尚凌云成了姜王朝的宰相,却成天游手好闲,不理政务。朝臣乐得如此,叶长安也不理会,反而时常召尚凌云陪同游玩。民众只道是公主寻的后宫。

趟字军因朝廷放缓了攻势,在赵晔的主持下,利用已占据的城池休养生息,军民大肆开垦荒地种田,鼓励民众从商,同时选贤举能,得到了不少能人志士。朝廷中皇帝依旧被禁锢于后宫,朝政由叶长安处理,趟字军未灭,众勋贵、大臣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此逐渐形成了南北朝廷的格局。

姜王朝中一众大臣许是见此时既无力改变什么,姜王朝又趋于稳定。又或是叶长安带回尚凌云后未再杀过人,便以为这位公主终于体会了女子之乐趣,已有几分柔弱。便又逐渐开始了党争与谋取私利。

叶长安对此视若不见,众勋贵、朝臣大喜,这本就是姜王朝近几任皇帝当朝时的传统。仅仅两年,百官不再克制,朝廷再次乌烟瘴气,连续几任君主无能而产生的一应弊病暴露无遗。

“你说此次能除去多少?”尚凌云窝在太师椅上,懒散地问了句。

叶长安停下笔,将手中奏折放在右手边一摞折子顶上,左手边还有一大堆未批改的。她揉着眉心,疲惫地答道:

“不清楚,听天由命吧1

“你也信命?”尚凌云看着她憔悴的娇姿,不由道:“不如你我赌一赌,五成以内或五成以上,你若能赢,以后的奏折我包了。如何?”

叶长安黛眉微微一挑:“三成。”

尚凌云轻笑:“那我猜七成,包括三位二品官员。”

叶长安瞥了他一眼:“这般自信?那好,若你赢,我招你为驸马。”

“可不许反悔。”尚凌云眉开眼笑:“我不当驸马,赢了我娶你为妻。”

“无聊。”叶长安冷哼一声,低头继续批奏折。

尚凌云走上前,从她手中取下笔,她冷眼凝视,他洒脱道:

“为表诚意,提前供你驱使段时日。”

叶长安起身让开,尚凌云自然而然坐上御座。叶长安揉着手腕,凝视着他俊秀的侧颜。

三个月后,吏部尚书刘安民离奇死于家中,朝野震动。叶长安高坐御座,面色平淡,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手边的长剑。

朝堂四下落针可闻,百官垂着头听着那一声声敲击声,心尖发颤。上次叶长安这般神情,可是在殿上杀了一位皇叔,那位亲王可谓威风半生,最后竟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血溅了前排几位老臣一身,那几人直接病了数月。

正当此时,一声轻咳不合时宜地响起,是那位年轻宰相。这宰相要步王爷后尘了,众朝臣心想。

“殿下,臣可查明真相。”

满朝文武皆惊,心念这人是不是疯了?

叶长安点头:“一个月。”

她将手中长剑丢了过来:“不成便以此剑自尽吧1

尚凌云领旨退下。众人神色各异,几位老臣彼此对视一眼,其中意味不得而知。

就当朝野皆以为尚凌云要马不停蹄彻查此事之时,尚凌云却在宫中待了二十多日,最后出宫之时,距期限仅有七日。

尚凌云领着一支禁军招摇地赶到了尚书令府外,管事称自家大人染病不便见客,随后便大门紧闭。尚凌云直接令禁军拆了大门,提着御赐长剑便领兵冲了进去。半盏茶后,又云淡风轻地退了出来。众人不明所以,尚凌云却又如法炮制接连将三省六部主事官员府上踏了个遍。

一个月期至,门下省与六部各家推出了一个替死鬼。此事暂时了结。

但之后又有数次翻案,每次翻案皆会有各部官员牵扯其中,彼此诬告。案情变得错综复杂,几大党派明争暗斗,官场掀起巨浪。

最终,门下省一名侍中、两名侍郎,尚书省门下六部三名尚书、五名侍郎均有牵涉,其下各品阶大小官员涉事者过百。叶长安无一手软,罢官的罢官,抄家的抄家。至于空缺的官位,尽让尚凌云补了上去。

数月后,叶长安、尚凌云大婚,朝政转由尚凌云处理。叶长安背尽骂名。

一年后,叶长安诞下一子,取名尚田。

三年后,趟字军赵晔自立为帝,率三十万大军兵压姜王朝南境。叶长安欲领兵征伐,尚凌云却早已架空了她的军政大权,尚凌云大开国门,引赵晔直入姜都长安。

赵晔入主长安之日,尚凌云、叶长安并肩立于城头。叶长安身着雪缎绣花袍,素白之色上如落瓣瓣残梅,红梅点雪,煞是好看。

“长安,不如你我再赌一次。如何?”尚凌云轻轻将叶长安冰凉的纤手捧入怀,面色温和。

叶长安沉默片刻,缓缓点头。

尚凌云笑逐颜开,看向城外齐整行来的大军:“就赌赵晔愿不愿退军换我一命。我赢,你随我离去。”

叶长安气质清冷:“他一定救你。”

尚凌云笑若春风。

赵晔兵临城下之时,叶长安提剑指着尚凌云。

赵晔面色平静,他看向城头,朗声道:

“叶氏气数已尽,公主这又是何苦?”

“退军。”叶长安仅有两字。

赵晔眉头微簇,他看向尚凌云。

许久,赵晔打马离去,临行之时,朝副将吩咐了句:“攻城。”

“我又赢了?”

看着城下大军铺开战阵,尚凌云洋洋自得。

“你不想活?”叶长安凝眉。

尚凌云摇头,将她圈进怀中:“是你不想活。”

叶长安默然。

“不恨我吗?”尚凌云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

叶长安摇头:“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倒没想到你还喜欢这样的诗。”尚凌云调笑。

叶长安声音柔软了许多:“初见之时,我便已知你目的,但我偏偏高傲,自以为能将你折服。到得后来,你还是轻易抛下我。但我不怪你,你若贪图王权富贵,便也不值得我喜欢。”

她倚在他怀里,痴道:“但我还是想问:你所求,到底为何?”

当年你说我给不了,那如今呢?

尚凌云抱紧她,鲜血从嘴角流下,他低声:“我四岁能作诗,六岁能撰文,十岁时闻名江南的夫子便说已不能为我师。我自诩为旷世奇才,天下难入我眼。但偏偏十六岁之时,远远瞧见了你一眼,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我要的,从来都只是你。”

两人倒下,一只羽箭不知何时已贯穿二人身躯。

寒冬腊月,长安城一夜梅绽千万枝,花红似血,飞落千门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