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到古代后我大杀四方了 > 第七章:打赌

第七章:打赌

桑韫埋好东西,又在树下做了标识,便无声无息地回去。

刚进门,颜霏就跑上前,递给她一张纸。

态度之热情,丝毫没有之前的埋怨和冷漠。

“这是什么?”

桑韫接过来看了看,吃力地辨认着上面的繁体字,隐约认出“绣娘”“田地”等字样。

颜霏见她没有计较之前的失礼之处,暗暗松了口气,向她解释:“这是刚刚送来的单子,入城的流民可以根据自身所长来挑选合适的活计,以便尽早自力更生,离开这里。”

桑韫顿时恍然大悟。

这东西相当于现代的工单,上面标着苍城内所提供的工种,以及对应的工钱。

她边看边问:“你们打算选什么?”

“我选绣活儿。”颜霏眉飞色舞地说,“以前在家时,我经常做女红,做点绣活儿维持生计应该不成问题。”

桑韫嗯了一声,又问:“三娘呢?”

刘三娘搓搓手,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只会下田做点农活儿。刚好看到在招工,我就打算去试试。让你们见笑了。”

桑韫看着她,正色道:“三娘多虑了。能靠双手挣钱,本来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没什么见不见笑的。更何况,你孤身一人带着小夭,敢从郦城来到这里,这份心智和毅力,更是令人肃然起敬。”

颜霏眸子一转,也夸她:“是呀是呀,三娘,你可真了不起1

刘三娘一愣,腼腆一笑,却再也没有刚才的局促不安。

她又问:“木姑娘,你打算选什么?”

桑韫有点头疼。

这上面的活计,似乎是给这个时代的女子特别准备的。

除了做绣活儿、种田、给大户人家做奴婢,就再没其他的了。

前世她是一名军人,缝补衣服不在话下,但要想捏着绣花针绣出个花样儿来,实在为难。

种田也不行,那会让她想起有关原生家庭那段不好的过往。

做奴婢,更加不可能。

看来看去,竟是没有合适的。

刘三娘安慰她:“木姑娘,若是没有看到合适的,也不用急。过几日,咱们去街上看看,总会找到合适的。”

颜霏同样点头,“三娘说得有道理。”

桑韫郁闷地想着,最好能找到镖局武馆之类的,让她能够发挥所长。

前世她会的技能都与军营有关,根本不能拿来谋生。

她倒是想当兵,可惜人家不招女的。

女扮男装也不行。

原主虽然脸不能看了,但这身材凹凸有致,一看就知道是个女的,恐怕还没走进军营大门,已经被人扔出来了。

一个字,愁!

……

三日后。

桑韫跟在其他两人身后,一起去街上看看。

苍城接收流民,不仅提供住所,还提供各种活计。

为此,城西专门辟出一大片场地,雇主在这里招人,百姓也在这里找活儿干,有点像前世的招聘会。

场地入口架着一扇拱形的门,用藤条编成,门前有官兵把守,维持秩序。

走过拱门,吆喝声此起彼伏,浓浓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一张张桌子摆在道路两旁,桌后都坐着人,或询问,或提笔书写,被记名的显然很高兴,没有报上名的只能转头再寻去处。

越往里走,桑韫越感慨苍城的井然有序。

无论是流民安置,还是工种提供,都能把官府和权贵的资源利用得很充分。

看得出来,这位靖王爷是个很注重民生的人物。

但更让她感到惊奇的是,除了女子、老人和小孩,其他青壮男子都投身军营之中。

一切都像是做好规划似的。

难道这才是苍城接收流民的根本原因?

为了扩军?

想到这里,桑韫对沐宸这位“原主夫君”更多了几分忌惮。同时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离这个人远一些。

这个时候,颜霏和刘三娘各自去报名,唯独她四处走着,不知该选什么。

临街客栈的雅间里,路琰正百无聊赖地俯视着楼下,乍一看到桑韫那英挺的身影,连忙招呼道:“王爷,你看那是谁?”

沐宸手里捏着酒杯,往下瞥了一眼,眼里飞快地划过一道流光。

“王爷,是那位木温姑娘啊1路琰扒在窗子上,半边身子几乎要探出窗口,兴致勃勃道,“她居然也来这里。真不知道她会选什么。绣活儿估计做不来,那张脸又被毁了,做不了奴婢。你要说挥着锄头在田地里干活……”

一想到那个画面,路琰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王爷,你说,她会选什么?”

沐宸饮下一杯酒,平静地问:“你很闲?”

路琰笑眯眯道:“王爷,您不是怀疑木姑娘吗?属下多观察观察,也是想要确认她的身份啊!不过,她现在站在士兵招募的场地前想要做什么?她居然想入伍当兵?”

有此惊讶的不只是路琰,还有负责招募士兵的官爷。

那官爷挖了挖耳朵,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我要报名。”桑韫认真道。

官爷像赶苍蝇一样赶她,“去去去!没见我忙着吗?别来捣乱1

桑韫:“我没捣乱1

官爷指着她,对周围的人说道:“这可是男子报名从军的地方,将来是要上战场杀敌的!你一个女人,就该找个人嫁了,好好在家相夫教子,没事干嘛来这里捣乱?你以为,这里是你说来就能来的地方吗?”

他的嗓门很大,直接把周围的人都吸引过来。

有那么一点难堪。

桑韫早就想过此行会遭遇一些挫折,也知道古代对女子的要求近乎严苛,但真要面对时,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可是,转念一想,“男主外女主内”早已是根深蒂固的思想,她一穿越过来的,又怎么能指望短时间内凭一己之力打破这些人的偏见?

想明白这点,桑韫也没有太沮丧,试过之后不可以,便也暂时歇了那份心思。

她又去了隔壁兵器局的招募摊子,同样被拒之门外。

熙熙攘攘的人潮里,她仰头望天,头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没用。

路琰把某女碰壁的过程收入眼中,连连摇头叹气。

沐宸倚靠在窗口,白玉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酒杯,神色始终淡淡的,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王爷,我跟你打个赌。”路琰忽然说道。

沐宸面无表情,“赌什么?”

楼下,桑韫又走到两个桌子前,纵然跻身于人群中,身姿依旧笔挺英气。

“就赌她会选什么活儿。我赌她选做郁家的奴婢。”

“那可不一定。”沐宸一笑,风华万千,“你输了,就把那一酒窖的好酒拿出来1

“没问题。”路琰应得很干脆。

楼下,桑韫看都不看旁边招收奴婢的摊子,走到工地招收沙袋工的摊子前,手一拍桌子。

“我要报名1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路琰一头撞在窗棂上。

沐宸晃动着手中的酒杯,唇角微勾,低喃了句,“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