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游戏体育 > 大主播!你家榜一又在狙击你 > 第51章 我好像被人尾随了

第51章 我好像被人尾随了

老板大笑着拍了拍沈牧羽的肩头,忍不住给他竖起了个大拇指,“年轻人好样的1

酒足饭饱之后,吹着小风牵着白念然慢悠悠的回家走去,路边的突然飘来一张冥币落在了两人脚边,再抬头看去时,一家小店门口竟摆满了花圈。

牵着她的沈牧羽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身边人身体的微微颤抖,想都没想直接抱着她不让她去看这些东西。

两人的脚步默契的同时向后移动,避开了这条小路,从小区正门的方向进入。

但他能很明显感受到的是白念然的情绪变化,A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瞪着黑漆漆的大眼睛把趴在她腿边守着,一步也不离开。

给她冲了杯温水之后在她身前蹲下,目光中尽是心疼,让自己手掌的温度把她吓得冰凉的双手握热。

“对不起...”沈牧羽有些自责,墨色的眸子里星光点点,渗出薄薄的雾气,语气有些颤抖:“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些委屈。”

沈牧羽从来不知,自己的神经和心跳会被一个女孩的一呼一吸一颦一笑牵引着,甚至会因为她情绪的低落感到自责。

看着他内疚的模样,白念然突然笑了,笑得极美,豆大的泪珠从弯弯的笑眼滚落到沈牧羽的手臂上,刺痛着。

她张开手抱住了眼前的男人,尽力隐忍住自己的哭腔,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会很难,但我也知道总会过去,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也没有那么难了。”

我爱的人,让我觉得被爱

白念然抱着他的手臂睡的很沉,沈牧羽却一夜无眠,站在阳台上看着仍旧亮着霓虹灯的商圈,手边烟灰缸里的烟头越来越多。

“找到了吗?”

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权少池仍旧呆在俱乐部内,面前的三台电脑在轮番播放着昨天大堂的监控录像。

因为备案的关系,警方也提供了这个配送员驾车离去的画面,他做事很谨慎,使用了共享单车的方式不留下车牌,并且停在了一个监控并不完善的老小区内,之后便再也没有露面。

调取了居住在这个老小区的所有住户的身份信息,没有任何头绪,如大海捞针一般困难。

直到他发现身后的白念然有要醒的征兆才匆匆回房,担心她醒来看不见自己会害怕。

刚钻进被窝,白念然就抱了上来,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不满的皱了皱眉,“你抽烟了?”

“我去洗个澡再抱你睡觉,好不好?”

怀里的小脑袋摇了摇,继而抱的更紧了些,还没睡醒的小奶音含糊不清的从被窝中传来,“不要...”

一直等到白念然睡到自然醒,沈牧羽才放心的出门把她留在家里,一个电话把闷在家里许多天的顾思帆也一并叫了来。

还以为是要出门玩,精心打扮了一番,结果被叫来就是为了给舅妈打发时间,但看到沈牧羽阔气的给自己发了个大红包,顾思帆连忙乖巧的答应,“你放心,等你回来我一定还一个完整的舅妈给你1

白念然没有心思玩,她今天联系了4S店的维修师傅,但因为怕顾思帆会耐不住暴躁性子动手只好谎称是下楼买杯咖啡约在了不远处的便利店内。

洪师傅浑身黝黑,工服上印着一些洗不掉的汽车污渍,看上去还算本分老实,对于白念然的话也是有问必答。

他本来是沈清秋车辆的质检员,但奇怪的是那天进厂检修之后,维修工人并没有及时通知他到现场进行检查,而是擅自作主的让客户把车开走以至酿成悲剧。

说到这里,洪师傅低下了头有些后怕,他修车将近二十年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问题,白念然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那洪师傅你有当天维修工人的照片吗?”

“维修沈小姐车辆的是两个新人,因为出事的缘故已经被开除了,不过照片我好像有一张我们厂子的合影。”

照片的像素并不高,但好在能分辨出那两个工人的面容特征,白念然拍下之后不忘给洪师傅拿了一信封厚厚的补贴,算是感谢他今天特意前来。

回到家才发现沈牧羽也已经回来了,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顾思帆低头站在一边正在挨训。

“你怎么回来了?”

白念然笑着挡在顾思帆身前,歪头问道,这大神什么时候回家的,也不跟她说一声。

“不是说去买咖啡?咖啡呢?”

“啊这...路上喝了...”

喝了?

起身径直向前,大手一伸直接把白念然圈到了自己怀中,凑上前去靠近她的唇瓣,故意挑衅,“这叫喝了?”

没反应过来的白念然手机已经被他抽了出来,熟门熟路的打开锁屏,界面仍然停留在方才的照片页面上。

目光渐冷,但因为顾思帆的关系没有直接挑明,而是把手机放进了自己兜里,“走吧,带你们去吃饭。”

顾思帆回去后,沈牧羽用自己的手机翻拍了一下洪师傅传给她的那张照片,直接告诉白念然:“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你别急。”

看着不明所以的白念然,沈牧羽也不好解释太多,只是叹了口气,让她放心。

这件事往下,恐怕会查到不少东西,对她来说实在太危险了。

因为沈牧羽答应了上次饭局李老板的节目邀约,所以他很快得启程赶往魔都参加一档电竞的综艺节目。

白念然给他收拾好行李之后表示小帆一个人在这里也怪无聊的,清秋姐伤好之后又一天到晚呆在公司,和杨云坤也是见面就相互讨厌。

“我不在你有什么事可以联系他们三个,这几个保镖我都付过钱了。”

“yes,sir1

“要我去接你这位祖宗吗?”

“不用啦,哪敢劳驾您呢,俱乐部也不远。”

白念然笑着挂断了沈牧羽的电话,牵着AK纯当遛狗了。

今天也奇怪,这才几点?这条小路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看上去怪吓人的。

AK看上去非常兴奋,只要白念然牵它出来玩它都会原地转着圈圈发出愉悦的喊声,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

寻常时候AK总是会原地转圈,今天怎么总是在用力的拉扯着绳子往前走?就这么想见到沈牧羽?是我对你不好吗!

直到AK转头突然对着后面一阵狂叫,白念然才发现身后不远处跟着两个男人,头戴着鸭舌帽似乎是有些害怕AK的样子,原地不动。

“不好意思啊...”

拉着AK就赶紧往俱乐部的方向走去,但奇怪的是,白念然只要回头,两人必定在后面,但这条小路只能通往俱乐部所在的大楼啊!

故意从小路的分叉口出去之后,僻静的巷子里,加快的脚步声愈发明显,白念然突然攥紧了手中的牵引绳。

绕到了人流量还算多的路口,还好带着耳机,不动声色的给沈牧羽打了个电话。

“喂,姑奶奶,到哪儿了?”

“沈牧羽...我好像被人尾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