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游戏体育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第五十二章 煽动者的完美演出

第五十二章 煽动者的完美演出

“幸好你还记得我。”

路易还有点担心桑普森是亚裔脸盲症呢。

传说某些人看亚裔都是千面一人,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路易是信了。就像黑人白人各种非东亚的人种都有体臭一样。

“我绝对忘不了你,奥尔巴赫教练应该让你来说服我的父母。”桑普森对路易的表现印象深刻。

虽然他们不认识,但能寒暄几句,气氛就来了。

奥尔巴赫之前进门连寒暄的机会都没有啊。

“我这样的小角色,估计你家里的大人们不愿意听我啰嗦。”

桑普森开始进入正题,“莱昂说,你在这里等了我几个小时?”

“嗯,是的。”

“你知道我会来这里?”

“我的目的和里德一样,都是说服你参加选秀,所以当然要对你进行一番了解。”

桑普森意外地说:“这件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的家人已经拒绝奥尔巴赫教练了。”

一瞬间,路易便捕获了桑普森话语里的重点。

“我的理解是,拒绝我们的是你的家人,是霍兰德教练,是丑八怪教授,而不是你。”路易缓缓说道。

桑普森笑了笑,“布雷特教授平时不那样,他今天是受霍兰德的邀请给你们制造难题,但你成功地阻止了他。”

霍兰德肯把他们引荐给桑普森一家已经很难得了,他相信桑普森不会提前参加选秀,但又担心奥尔巴赫口才了得说服他们一家,所以请外援。

于情于理,都可以理解。

“拉尔夫,一般人听见里德的条件是无法拒绝的。”路易笑道,“为什么你和你的家人会拒绝65万的收入?”

桑普森淡薄地说道:“这笔钱对我来说,只是明年进入我的口袋,还是几年以后进入我的口袋的区别。”

他有自傲的本钱。

无论是大几参选,他都是状元秀的不二之选。

“我不想复述里德的话,但你应该知道,任何人在赛场上都有受伤的风险。”路易希望能够像个朋友一样和桑普森说这件事。

没有家人在侧,没有大人照看,桑普森放得很开,无话不谈。

“如果我命中注定要在赛场上受伤,那就是我的命运,我不会抱怨。”

路易佩服他的勇气,换作是他,还真不能拒绝这65万。

“你不看重钱,也不看重排场,甚至不看重球队环境”

似此油盐不进,奥尔巴赫如何能说服他呢?

“不,我看重。”桑普森解释道,“这些我都看重,但都不是我最看重的。”

“我知道你最看重什么。”

路易撕开了热狗卷,吃了一小块面包。

“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路易咬着嘴里的面包,“你拥有世人从未见过的身体构造,我看过威尔特张伯伦的比赛录像实际上没有,他的身体素质在你之上,但他没有你的速度,你跑起来像小鹿一样我也了解卡里姆贾巴尔的大学生涯完全不了解,你比同时期的他,有更全面的技术我更知道你精通罚球线之外的中远程跳投,你会运球,会持球推进,你想成为控球者和支配者,你想改变篮球这项运动,你希望摆脱中锋球员永远只能去低位肉搏的桎梏!”

路易的话语如同魔音,他完全掌握了演讲的腔调,什么时候升调,什么时候降调,什么时候抒发情绪,什么时候控制情绪,什么时候击中聆听者的内心。

他清清楚楚。

拉尔夫桑普森以为路易把他的心掏出来看了一遍,不然他怎么能如此直白地说出他最大的愿望?

“为什么”桑普森震惊地犯了口吃,“为什么你你会知道?”

只有这句话,路易是真心的:“因为我在你身上看见了篮球运动的未来。”

如果用奥尔巴赫的话来说,路易就是在对桑普森阿谀奉承。

但他的这种奉承方式,和桑普森平日里所听到的,是不一样的。这是他想听到的,也是他第一次从自己之外的人那里,听见这样的话。

他似乎遇到了一个完全知道他想要什么的人。

“我所设想的未来篮球,是一种快速、优雅、模糊了位置之分,无论你是五尺高的后卫,还是七尺高的中锋,都能够随心所欲地展示自己的技术。”路易的双眼和桑普森对焦,“拉尔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就是我这里等你的原因,我要让你知道汝道不孤,我理解你的感受,我知道违背传统是什么滋味。”

路易情真意切地说:“即使你不肯现在就参加选秀,我也希望你离开弗吉尼亚大学,为了离家近选择这所学校会伤害你的未来,会毁灭你的梦想。霍兰德教练很尊重你,也很爱护你,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发你的潜力,你的球队打着慢节奏的比赛,你每次接球都要被两三个人夹击,薄弱的阵容又使你很难逼近全国冠军我在这支球队身上看不到哪怕一个对你有利的因素。”

桑普森陷入了沉默,他在挣扎,他在与自己交战,他在与家人交战,他在和渴望让他带来一座全国冠军的家乡人的期望交战。

“你是一匹前所未有的独角兽,的土壤不足以让你茁壮成长,如果你坚持在大学打三年甚至是四年,将会对你的未来造成巨大的伤害,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你真的认为你想改变这项运动,那你就应该现在就进入最高级别的联赛进行提升!”

桑普森好像在寻找着他不该进入的理由。

他终于有回应:“在波士顿打替补难道比在更能帮助我提高吗?”

“你觉得你过去的一年在有任何的提高吗?”路易讽刺地笑道,“我并不是在侮辱你的学校,也不是在否定你的训练成果,但除了体重之外,你在过去的一年没有进展,你的天赋没有得到任何的开发,霍兰德教练渴望你打得更靠内,而你注定要成为改变篮球运动的革命者,如果你留在这里,你永远都做不到。”

“以你现在的体重,你还无法承受级别的碰撞,所以,你必须替补,这是为了你的未来考虑。当你有了足够强壮的身体,对你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波士顿打替补,你可以和很多伟大的球员学习技巧。”

“戴夫考恩斯、塞德里克马克斯韦尔、阿奇博尔德,还有拉里伯德如果我说,他是历史上最好的传球手,你相信吗?”路易狂热地说,“他就是有那么好,在拉里身边打球,比在轻松百倍,在你雕琢出属于自己的进攻技术之前,他会用传球让你获得无数轻松得分的机会。”

桑普森的面容变得和路易一样地狂热,似乎恨不得原地成为球员。

他的眼神写满了“我他妈现在就要去”的欲望。

“而我,向你保证!”路易用桑普森所见过的最诚恳地语气说,“如果你来到波士顿,我会倾尽全力帮助你提升短板,我会让你成为最好的篮板手,最好的封盖手,最好的进攻终结者,卡里姆贾巴尔之后最伟大的内线有朝一日,如果我有幸执教你,我发誓,我会让你看起来和其他内线都不一样!”

桑普森的脸上不再是狂热,眼中不再有欲望。

他就像听到了不敢置信的事情,怔住了。

路易对自己的言语煽动力充满信心,穿越前他就是用这种话术,让周奇抛下了儿时的玩伴,背井离乡来到新疆让齐林鬼使神差地相信会允许有球员一边替打青年联赛一边又打大学联赛。

一转眼,外面的天已经黯淡了下来。

桑普森陷入沉思。

数分钟后,他说:“我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路易看得出来,参加选秀的意愿,不可遏制地占据了上风,而且正以摧枯拉朽之力压制留校的意愿。

路易成功地让桑普森相信,留在学校他前途无亮。

更重要的是,他摸透了桑普森的内心。

他知道,这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他有看不到上限的天赋,却对篮球拥有远超张伯伦和贾巴尔的热诚之心。

“我会在这里待到关门,你随时可以打电话到这里告诉我答案。”

“如果你今晚没有得出结论,明天我依然在这里,在你做出最终的决定之前,我都会在这里。”

路易相信桑普森下决心只是时间问题。

他走了。

大约晚上10点的时候,路易刚要喝掉他今天的第七瓶可乐,柜台的电话响了。

服务员接起了电话,喊道,“路,拉尔夫找你。”

路易的心情快速地跳动,他有把握,但哪怕是万分之一失手的几率,在得到答案之前都让人不安。

他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以求改变桑普森的命运,结果如何呢?

他拿到了电话,“直接告诉我吧。”

“我想立马把65万装进我的口袋。”桑普森在那头说。

“可以,够直接!”路易恨不得仰天长笑,“我保证你会如愿以偿!”

求推荐,求收藏,求月票,求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