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过关与否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过关与否

在经历了各种挖坑套路以后,墨凉城总算是通过了墨皓这关……大概吧?

墨重山都为儿子捏了一把汗,心想这傻小子好不容易过关了。结果没想到墨皓下一句话,就是让水无念再把尘十羽的玉简拿出来。

江晓黎这才发现,原来水无念身上另一个口袋也带了玉简,忍不住开口了:“无念,你身上哪来那么多玉简?”

水无念把玉简恭恭敬敬地递给墨皓,才回答江晓黎:“前一个是我向念千要来的,我还没用过,就拿来试试。后一个是……城主大人之前让十羽兄弟给我的,他说自有用处,就叫我一起带过来了。”

江晓黎眉头一皱:“等下!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墨皓叔叔会在这里?”

水无念朝墨皓的方向偷看一眼,低声道:“呃……那倒不是,我原本以为城主大人会在屋里的,没想到他会在屋外,而且还在你约定的等人地点。”

江晓黎要跳脚:“我去?十羽怎么那么听话就给你了1

火依依好笑的抚了抚她的肩:“妹妹啊,你觉得十羽敢不听城主大人的话吗?”

粉丝们觉得对呀,毕竟墨皓是珑儿亲爹,十羽真能娶到珑儿的话,怎么能跟岳父对着干?

江晓黎仔细想来,发觉有很多事情墨皓都事先知晓,肯定是有人做过详尽调查,并报告给他的。七界本土的事他知道也就算了,毕竟墨家势大,就算他不主动去查,也会有大把的眼线来向他提供消息。但异位面的事都知道,这手就伸得有点长,也有点可怕了碍…

为了把这个隐藏的威胁找出来,重点提防,江晓黎搓了搓手,讪笑着凑近墨皓:“墨皓叔叔,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情报的啊?”

墨皓淡淡道:“想知道?”

江晓黎猛点头:“想知道!观众们肯定都想知道1

墨皓将玉简交给她,提出了条件:“给我开视频连线墨孤城。”

危!观众集体惊震!墨孤城本人也怔住了,尚未挂断视频的墨家父子也愣了。

江晓黎不敢违背墨皓,老老实实地打了通讯。墨孤城看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视频请求,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接通键,与墨皓正式面对面。

指名道姓要见墨孤城,网友们纷纷表示,看来连当爹的都知道双墨的事情了,还有弹幕刷着让孤城加油努力的。说不定墨皓一高兴,就两对都一起答应了。

来自一个实力强大又高冷的爹的死亡凝视,墨孤城是紧张了,但他不会像墨凉城那样轻易表现在脸上,表面看来,他比弟弟淡定得多……其实内心慌得一比。

不明真相的粉丝还笑说,当哥哥的果然比弟弟心性镇定一些!

还有网友表示,怪不得珑儿高冷起来会有压迫感,果然是遗传父亲的说!

墨孤城同样坐得笔直,却不会像墨凉城那样让人感到刻意拘谨。这本就是他一贯的坐姿,那种睥睨万物的傲气,也是从他骨子里深深散发出来的。

并且和凉城相比,他还有两大优势。

一来,凉城一直放不开他寿命与肢体的双重残缺,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要比同辈弱了一大截,而自己是天宫门考核冠军,灵界大陆的年轻一辈第一人,战斗至今,未逢败绩。如果墨皓对自己有所调查的话,应该同样了解自己这些战绩才是。

二来,凉城和小黎已经确定了关系,墨皓作为准岳父,是把未来女婿放在了一个“审”的位置上,自然会横挑鼻子竖挑眼。而自己和珑儿只是正常交往,没有让他审的必要。他对待自己,多半也不会过于挑剔。

但就算是这样,墨孤城还是暗下决心,一定要表现完美一点,不能让珑儿爹看轻了。

墨皓开门见山,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上次来墨家,拐我女儿出去玩的,是你吧?”

墨孤城吸取了弟弟的经验教训,并且有弟弟这个前车之鉴,墨孤城意识到像那样絮絮叨叨的,说多错多,不如少说话,才不容易让珑儿爹找到扣分的机会。

于是,他像面对外人一样冷着脸,只是简单的答出了一个字:

“嗯。”

墨皓:“没欺负我女儿吧?”

墨孤城表面镇定自若:“嗯。”

墨皓又将坑挖起:“嗯?意思是你欺负她了?”

墨孤城内心慌的一笔:“没1

墨皓突然抬高了声音:“记下,这分视后续情况再看是加还是扣。”

墨孤城心慌慌:“万一不同意我和珑儿来往,怎么办?”

女婿有女婿的审法,朋友也有朋友的审法。墨孤城发现,自己一开始好像太低估这次谈话了。但就算他想修正态度也难,他本来就不擅长跟人交流,强者的傲气让他从来不用去讨好任何人,结果现在……也只能先继续把冷脸维持下去了。

观众们:我们都能读懂孤城内心了哈哈哈哈,见家长的恐怖!

还有凤墨粉开心了:“孤城对珑儿爹这么冷淡,爱理不理的,他根本就不喜欢珑儿呀1

有路人看到回怼:“你说得跟他对九幽殿主多热情似的?”

墨重山看得都担心了,儿子话怎么这么少,也不多说两句拉近彼此关系,会不会让未来亲家觉得他没礼貌啊?自己都都恨不得站出来替他解释了!

墨家兄弟来一次默契很难得,墨凉城意识到,哥哥这是避免说错话,所以才不多说话的。哥哥,你要努力加油!

墨皓续道:“上次你和珑儿在滑雪场比过一场,你的实力,我也看到了。尽管很遗憾你没能和十羽切磋一次,不过……”

墨孤城静静等着墨皓的下文。

墨皓也没有再刁难他,掷地有声的道出:“你合格了。”

墨孤城一时竟有些措手不及:“我合格了?”

全场惊呆,墨皓先前问了橙子那么多,结果在孤城这边才问了几句,就合格了?果然是因为朋友的审核比女婿好通过?

墨皓解释道:“因为在找你们之前,无念力保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珑儿跟你一起,你能保护好她,我很放心。刚刚的询问,其实都没什么大用,主要还是想亲眼和你见一面。”

墨孤城有些诧异地看向水无念,按理说他们并不认识,他为何力保自己?

见墨皓示意自己说话,水无念才张口道:“孤城兄,个中缘由,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另外,凉城兄也别觉得之前城主大人对你说的话是无用的。”

墨皓手一挥,不知从哪里变来一张分数表,上面竟是墨凉城的各种资料,水无念从他手中接过,当众宣读:“凉城兄,一百分的答卷中,你获得了六十分。”

墨凉城有点遗憾,又有点小惊喜:“这么说,我合格了?”

水无念面无表情:“合格是一百分。”

墨凉城:“啊1

水无念有些同情的望了他一眼:“合格即满分,你这剩下的四十分,需要你自己赚回来。”

墨皓此时的表情也缓和了几分,不再似先前的冷面判官:“这六十分,是因为你对小黎的好而得到的。剩下的四十分,具体内容分别是孝敬父母、关爱兄弟姐妹、心系朋友,以及照顾孩子。”

墨凉城下意识确认道:“一项十分?”

墨皓没有再回答这显而易见的问题,转而询问道:“你应该也知道,霄影的事情吧?”

众人皆惊,霄影是什么人?一旁的江晓黎则呆了呆,没料到墨皓会突然提起霄影。

霄影……就像是她心里的一道伤疤。这些年,这道伤疤好不容易淡了,褪色了,却从未愈合。如今经墨皓提起,那股沉寂多年的刺痛感再度从她心底涌了出来,痛得她水灵灵的眸子都是瞬间一黯。

墨凉城也注意到了小黎的神情变化,她的痛苦令他心疼。但现在他却不能及时的安慰她,当务之急还是要让墨皓满意。他忍下心头的苦涩,诚实点头:“知道。”

“说句不太好听的,”墨皓的开场白让墨凉城心头一沉,“你之所以不合格,最大的原因还是你实力太弱。如果你总是要靠小黎来保护,那你甚至还比不上当初的霄影。”

江晓黎垂眸:“墨皓叔叔,小橙子他……”

墨皓一摆手:“我知道你向着他说话,但霄影的事,我们不能当没发生过。你希望墨凉城步霄影的后尘吗?但凡霄影实力稍微强点,当初也不会命丧黄泉。他死后,他的家人朋友又是如何待你的?”

江晓黎耷拉着小脑袋,声音越来越小:“爹爹他不会的……”

墨皓加重了语气:“有谁力保他不会?”

只有了解当年发生过什么的人,才会明白墨皓这看似严苛的审核,本质上还是为了保护江晓黎,让她不用再体会一次当年的悲哀。

当年的霄影和江晓黎,也曾经是非常幸福的一对。但在霄影意外身亡后,一切就改变了,霄影的父母把江晓黎当成了敌人,认为是她给儿子带来灾难,是她害死了儿子。他们的指责加重了江晓黎的愧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她真的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而墨凉城,他现在的实力就跟一个稍通武艺的凡人差不多。尽管他已经退出了修灵界,未来还会不会再遭遇什么天灾人祸也是说不清的。身为弱者,世界不会保障他的权利,也不会给予他机会,一旦他再有个三长两短,墨重山会不会同样迁怒江晓黎?那时的小黎又该如何自处?

墨皓犀利的发问,的确是难住了江晓黎。她相信自己和墨凉城情比金坚,不管将来遇到什么难关,两人都可以携手共度。但墨皓的问题,又确实是太难回答了。

这不是一个能草率做出承诺的问题。江晓黎固然可以说,自己能保护好小橙子,不会让他出事——但如果自己的丈夫,还需要靠自己来保护,只会让墨皓觉得他更不靠谱。

她也不方便说,就算墨凉城不在了,墨重山也不会欺负自己。她没有资格代墨重山做担保,她也不想预先许下了一个没有墨凉城的未来。这种话,毕竟是不吉利的。

但同时,她更无法担保墨凉城的命运。她不是天,她无法代天赐给墨凉城的余生平安顺遂。

她只能说,即使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她也愿意为了小橙子去赌。可她毕竟不是那种为了爱情,就可以把家庭和朋友的感受统统抛开不顾的人。墨皓放心不下自己并没有错,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安他的心?

江晓黎是左右为难,墨凉城也同样正在痛苦中挣扎。

这时的他,体会到的是一种强烈的落差感。

他并不是一出生就是个废物啊!曾经,曾经他也是备受瞩目的天才,一览众山校如果能够按照当初的速度成长下去,今天的他,说不定都已经突破通天境了呢……那样的话,一定就可以得到墨叔认可的!

可是,再辉煌也只是曾经了,过去的荣光不能为他添加丝毫筹码,也不能令墨皓对他增添半分好感。他们谈的是他的现在,是他那岌岌可危的未来。

世间最大的遗憾,不是“我不行”,而是“我本可以”。

见墨凉城和江晓黎都一直不说话,凌雨诗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那么多考验他们都撑过来了,难道最终还是通不过家长这一关?

上午看他们官宣,看得欢欢喜喜的观众们也跟着沉默下来。是啊,现实往往就是那么残酷,相爱容易相守难。

曾经“亲手”废了墨凉城的叶朔,现在也正冷着脸观看这一幕。

令墨凉城受伤致残,是他重伤昏迷时的一个意外,他也没想到天苍兽会对一个小辈下那么重的手。

对墨凉城,他的确有过愧疚,即使在擂台上他招招狠绝,一心要致自己死命,但在当年尚自单纯的自己记忆中,记得的也仍然是那个在天澜秘境幻境中,贪恋着家庭温暖的,善良的,令人心疼的墨凉城。

但这种愧疚,在他随同虚无极杀上玄天派,葬送了师父和无数师兄弟的性命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叶朔开始无比痛恨自己,若是时光倒流,他绝对不会再阻止天苍兽对焚天派那群人下杀手。如果早早把那群狼子野心之徒都解决掉的话,师父……还有师兄弟们就不会白白枉死了!

为了讨回这笔血债,他在修艺有成后,将焚天派及其党羽几乎是尽数诛却,元凶虚无极也已经走火入魔,神智尽丧。但墨凉城、罗帝星、阮石三人却是在他的追杀下侥幸逃脱。

其后罗帝星一跃成为罗刹鬼帝,阮石也成了万象妖王,他们高高在上,万民臣服,就只有在墨凉城身上,他还能看到一点点“报应”的存在了。

墨凉城手上,沾满了自己师兄弟们的血。如果他能够安度余生,死去的师兄弟们又该如何瞑目?叶朔曾经多次给墨千珑留言,向她讲述墨凉城的罪恶,希望她能代为劝说江晓黎,不要助纣为虐。

现在江晓黎那边他已经不指望了,但墨皓眼下只说墨凉城实力不济,却从未提及他的罪状。难道,珑儿还没有跟父亲提过吗?墨皓所收集到的情报中,也没有这一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