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当无限降临 > 第450章 不要再逼我换底线了

第450章 不要再逼我换底线了

索罗斯所谓的他们教宗崛起的希望,自然指的便是在上次那一役的危险种之乱中,被他们活捉的一名敌对头目。

那敌人实力极强,不仅强,而且杂……

他的力量如同异术师一般,但比起异术师相对单一的修炼之法要来的杂乱的多,各式神妙的异力在他手中那是信手拈来。

自然也就强大的多。

教宗与索罗斯两人君臣多年,默契自然极高。

当他派他单独一人去追杀这人时,他就明白了……

恐怕冕下是看中了这人独特的异力。

能同时驾驭这么多异力,若是天生也就罢了,左右不过空忙一场。

而若是对方这一身实力是后天修炼而来。

那毫无疑问,教会凌驾于三大帝国之上的机会……

不远了。

因此,索罗斯与人联手,以付出了到现在都还未曾痊愈的创伤为代价,这才算是成功的活捉了那人。

归来之时,告知艾丽丝等人,敌人已经被他击毙。

敌人的实力极强,妥妥的第六步……

再加上索罗斯的伤势并非作伪,因此,竟然无人怀疑。

教宗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昧下来了一个活口。

这也是教会甘愿付出绝大代价,近乎伤筋动骨的也要给于那些苦主们补偿的原因。

因为教宗迫不及待想要将这件事情彻底告一段落。

然后,脱离了所有人的关注之后。

他才能将心思放在全新的修炼体系之上……欸?

教宗突然打了个冷颤。

心道修炼体系……

斗气、御兽……

似乎教会沦落到今日,都是贸然接触全新体系的缘故。

如今这异术共修之术,该不会……

念头刚起。

教宗便急忙摇头将这念头给晃掉。

他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这一次是从敌人身上获得,而且他绝对会谨慎谨慎再谨慎,到时候必然不可能再出现什么问题。

想着,他说道:“对了,若是对方真的愿意将他所修炼的诀窍交出来的话,记得给圣主一份,这一次,若非是他中途出手相助的话,只凭你一人的实力,击毙强敌不难,但想要活捉,恐怕还力有不逮,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我也都明白!”

索罗斯惊道:“真就这么给他?”

“最近这段时间,圣主格外的亲善我教会,此人实力之强,不下于你,如果能为我教会所用,再不济……交好一下总还是不成问题的。”

教宗说道:“而且他是异术大家,如果这功法有什么问题的话,必然瞒不过他的判断,之前我们两次误判,折损惨重,如果再来上一个第三次,到时候教会就真正要彻底沦为笑柄了,给他一份,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是。”

索罗斯恭敬的下去了。

他并没有休息,而是第一时间直奔圣堂最深处的囚笼之内。

越过层层防守森严的防护,最后来到了一处四周悬空的反重力囚笼之内。

而在牢房四周,还布置下了层层叠叠的折叠空间湮灭装置。

一旦对方有越狱的想法,并且即将付诸于行动之时,自动感应便会检测到强敌脱离,然后直接启动湮灭系统,将这一小方空间彻底破碎掉。

显然,为了关住这个强敌。

他们其实也算的上是不遗余力了。

没办法……

对方的实力确实不及索罗斯,但那多不胜数,防不胜防的异术手段,却是让索罗斯也是头疼万分,单单为了防止对方以空间传送异术逃走,他们便以科技手段将周边的空间折叠了十七层,非得十七次跳跃才能逃离……

而十七次的跳跃,足够让他被粉碎上十次的了。

“又来做什么?还妄想着从我身上获得什么东西么?”

被囚困于牢笼之中的,可不就是异神尊么?

曾经觉醒国度的三尊之一,如今却沦为阶下囚……但纵然如此,却仍难掩他一身的从容,显然,他早已经随时做好了身往黄泉的准备了。

只是这多日来无论如何逼问都始终不张口的从容和自如,却在那一件褴褛的衣衫被抛落在面前的时候,瞬间破功。

“这……这是我觉醒国度独有的服侍,怎会在你的手里?”

异神尊看着那残破的衣物,心神瞬间大乱。

他一直以来拒不配合,但却又不慨然赴死,就是因为心头还残存有复仇之念。

他已经是觉醒国度最后的残存了。

他要报仇。

他不能死。

但若是要让他跟这些曾经参与过谋害他的主君的人合作,虚与委蛇,他也委实做不来。

可现在,看到这一身残破的服侍,上面还沾着灼烧过后的焚灰痕迹。

“这件衣服,是我从一处地方得来的。”

索罗斯正色道:“那是一位真正的勇者,他为了掩护自己的战友,不惜以一身分饰两角,保护自己的战友逃离死境。”

与索罗斯斗智斗勇许久,异神尊自然明白面前这个人并非是勾心斗角的阴谋家,而是一位单纯的实力强悍的异武双修的强者。

这也是教宗让索罗斯前来的真正原因。

如果换一个人来的话,恐怕能根据目前所有的线索,说出一个振奋人心,一波三折且荡气回肠的故事。

但在索罗斯口中却是磕磕绊绊,干巴巴的,把自己发现这些衣服,然后获得的线索等等所有的一切几乎就是照本宣科的说了出来。

但毫无疑问,对异神尊而言,索罗斯的话更为可信。

也正因为如此。

异神尊的表现甚至比索罗斯预想中还要冲动的多。

他豁然起身。

大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真的……真的有一个人逃出生天?”

这一刻,异神尊失去了所有的方寸。

难道说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逃出生天?

还有别的族人……

是谁?

是文君……还是……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族人呢?

不对,能让人为之牺牲性命也要保全,那逃生的那人身份必然极高,最低也得是文极君,亦或者是神主都有可能。

这一刻,异神尊的脑海里罕见的转了起来。

无数想法纷呈浮现,他罕见的有了些微睿智的时刻。

问道:“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索罗斯正色道:“很简单,我们的目的你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了,而这段时间里,我们也没有苛责你……事实上,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可以互相合作的。”

异神尊冷冷道:“我可不想跟杀害了我们族人的凶手合作。”

索罗斯被气的忍不住笑了。

这一刻,他才发现面前这个实力强大到足可与他匹敌的异神尊,心智竟然还有几分斗气的幼稚。

明明是你派人袭击我们,我们反击杀了你的族人,可你却能帮亲不帮理的责怪到我的头上。

不过也正是这种思维,才让索罗斯更有说服他的欲望……

这样也好,不必担心他有太多的心机了。

“谁杀谁都只是战争而已,人死已矣,你要因为已经死去的人而枉顾还活着的人吗?相信你也该知道,我们教会跟皇室本身就是不和,而如今,皇室陛下艾丽丝·洛克哈特亲和《无限ol,而太平岛同样也是囚禁你的同胞的所在,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双方是天然的盟友。”

索罗斯说道:“我可以代替我们冕下答应你,只要你能将你的功法倾囊相授,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帮你找到你的族人……你想一想,你当时在你族人眼中看来,是已经逃出了生天的,也就是说他现在虽然已经逃了出去,但很可能正在敌人的追捕之下,随时都要落网,而他唯一的盼望,就是已经逃出去的你。”

异神尊失落道:“可我现在却被困囹圄,不能挣脱。”

“我们可以放你出去,而且教会的力量你也该了解,如果我们全力帮你找人的话,想必比你一个人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来的效率的多了吧?”

索罗斯暗示道:“你最好快些考虑,你的那个同胞其实未必逃出生天,也许他此刻已经落入了另外一波人的手里,被他们折磨控制,正苦心期盼着援兵的到来,若你能有如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将他身边所有的敌人都给杀光的话,岂非是给了他一个惊喜?”

“好,我答应你!”

异神尊大声道:“但你现在就要放我出去,同样……你们要尽全力帮我找到我的同胞的下落。”

“成交!”

索罗斯说道:“但为示诚意,我们需要你先将你修炼复数异术的方法交出来。”

“嗬……人类啊,果然是没有信誉的生物,以己度人,就认为别的人也都没有了信誉。”

异神尊冷笑一声,却不以为意。

这也是他们觉醒者必将取代人类的原因不是么?

“好,没问题!”

索罗斯猛然间松了口气,随即便是巨大的喜悦涌上心头。

这一次……

教会崛起,有望了。

太平岛上。

苏唯还真没想到,异神尊竟然已经与教会之间的达成了协议。

或者说他的关注点几乎都集中在了文极君等这一干头目的身上。

异神尊……六步异化师,对旁人而言也许很强大,但对他而言,却根本不值一提。

要知道。

就连玩家中,也有那么几个得天独厚之人,已经突破到了第六步的境界。

比如说雪千寻。

还有幻神机……哦,他不算,进入游戏之前,他便已经是第七步的异术师了。

而提起幻神机,苏唯就忍不住想笑。

这两天里,幻天成来找过他,一脸的愁绪……

那悲催的模样,比当初来找《无限ol麻烦,结果被他给狠狠的暴揍了一顿还要来的颓然。

原因很简单。

他的父亲,幻神机。

自从加入了琼华派之后,就认真学习,勤学苦练,俨然一位极为优秀的,学到老活到老的老弟子。

而他也极受那些同门弟子们的青睐,愿意与他成为道友,共修功法奥妙。

尤其是女弟子们……

没办法。

为了防止引人瞩目,被人发现自己当真实身份,幻神机特地的把自己的年龄调年轻了十岁。

虽然并未经过刻意的美化……

但常年修身养性造就的从容气度,以及那白发微苍的独属于中老年男人的沧桑。

还是迅速的收拢了一批小迷妹们。

那些女玩家们纷纷被幻神机那优雅而又沧桑的气质所迷惑。

尤其幻神机无心女色,只一心修炼琼华功法。

那专注而又禁欲的模样,更是让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们迷的三荤五道的。

而幻神机也许是不好意思向频繁向自己那越发不耐烦带自己练级的儿子求助……

因此,对她们的示好一概视而不见,帮助则全盘接受。

这样一来,练级有人带,修炼若有不解也可有人协商。

他也开始慢慢的感受到了游戏的快乐。

只是这却让他的儿子险些崩溃。

幻天成曾经还很幸灾乐祸于石炎在游戏中的风流韵事……虽然他的年龄跟石清根本就算不上是同辈人,但同样都有一个太过优秀的父亲,让他还是难免的对石清有了些微的认同。

正因如此,他更是对石清的遭遇很是嘲笑,老爸玩游戏竟然玩动了真情,在游戏里跟一个npc结婚了。

作为儿子,劝阻也不是,促成也不是,真是想想都觉得可笑。

可现在,幻天成笑不出来了。

他的父亲没有跟npc搞暧昧,很欣慰。

但他的父亲成了一个海王,不知不觉间已经收拢了一大池子的鱼儿,成天被一群年轻的小姑娘簇拥着。

他似乎还挺甘之如饴。

而当幻天成去质问之时,幻神机却还振振有词。

“我们只是单纯的道友关系……”

“她们只是在教我修行而已……”

“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

几句话噎的幻天成连话都说不出来。

眼下,他反而羡慕起了石清。

我的亲爹啊,你但凡专一点儿,我其实也并不是很介意自己多了个后娘呀。

幻天成感觉自己的底线已经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了。

“这些老家伙们,在现实世界里一个个端着放不下来,如今好不容易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获得了一个重新开始的身份,这平日里压抑着的本性真正是一点一点全都暴露出来了。”

苏唯摇头而笑。

也懒的去管。

游戏里嘛,男男之间互相老公老婆什么的叫着不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比起来,幻神机的心思很明确,只是因为年老体衰,领悟力比不得年轻人,突然接触到一个全新的功法,虽然触类旁通比年轻人看的更深更为长远,但细节上领悟却有所不如。

她们愿意倾囊相授。

他接着就是了……

大不了未来现实世界里对她们的家人多多照拂一二就是了,他幻神机,有这个资本当海王。

苏唯自然也乐得成全。

这段时间里。

《无限ol发展的倒很是平稳。

无论是日活量还是热度都在节节攀升。

尤其是随着明庶门分宗在中亚帝国开测。

《无限ol已经真正摆脱了虚拟的限制,在现实世界里也开始出圈。

哪怕是不通修炼的普通人,也都知道了有那么一个《无限ol的游戏,这游戏跟游戏一样好玩儿,但跟游戏的不同就是在里面学习到的技能和武技都是可以在现实中施展的。

因此,这段时间里。

终于不再局限于那些武者,异术师以及殖装师,哪怕是普通人,也有不少家境宽裕的,花费了大量的资金购买激活码,进入《无限ol。

然后,为《无限ol之内那真实的社会所震撼,纷纷开始后悔起了自己没有早点儿进入这个世界。

而对于这些人,苏唯自然很是欢迎。

虽然短期之内,苏唯可能没办法从他们身上挣到大量的真实度。

毕竟对刚刚进入游戏,一切都很新鲜的玩家们而言,就算穷困潦倒也不失为一次难得新奇的体验,他们更为享受那种重新白手起家的感觉,才懒的充值呢。

苏唯也不急。

但凡一个完整的社会,总需要有人来填充底层的世界。

他们只要进入游戏,哪怕什么都不做,对《无限ol都是一种帮助……

对这些人,苏唯自然是抱持有无限欢迎的姿态。

至此。

《无限ol在中亚帝国的日活量已经超越了200w!

长安城终于尽复旧观。

登记在册的居民数量已经达到了80w!

而就在登记完了第八十万名长安城在册居民那天。

唐玄宗狠狠的醉了一通。

站在长安城最为高耸的城墙上放声大笑,嚎啕大哭,最后更是解开腰带来了一波月牙天冲。

他曾与苏唯闲聊之时听他说起过。

贞观之治之时,长安城最多时人口曾达到80w。

但那就是巅峰了。

自安史之乱之后,大唐国力一蹶不振,再难恢复旧观。

直至灭亡……

也只持续在了那一个80w而已。

而他唐玄宗李隆基,就是拐点,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如今虽然仅仅只一个长安城,但却终于让他有了几分赎罪的感觉。

可惜……

他后续没法儿继续撒酒疯了。

因为他撞上了正在巡逻的石炎,直接以有伤风化罪逮进了号子里,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这也算是现实虚拟两大世界的帝皇第一次意义上的会晤……

毫无疑问,石炎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而太平岛上。

也终于有轮回者们在明庶门苦修了月余,终于掌握了共鸣之法。

然后掏出大量的轮回点和无限值,向苏唯申请,想要出海抓捕危险种,炼化御灵。

时间上倒是跟苏唯计算的差不太多。

这段时间里,自从索罗斯离开之后,美杜莎又进了轮回空间进行历练。

海域狩场之内,又汇聚了不少危险种,且等级比起索罗斯之前抓捕的还要更高上几分。

“少侠真的想好了吗?这里可是在现实世界,如果死亡的话,就真的是死了,什么都不剩下,现实世界,可没复活币可以使的。”

小蛹依照苏唯给他准备好的台词。

照本宣科的读道。

“放心吧,我自然早有准备,反正真要遇到了危险,只要逃回福音书的保护范围之内就安全了,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我这些年来在轮回空间里的历练还真就白练了。”

“嗯,少侠勇气让人钦佩,来,登记一下年龄性别个人经历,现实中有否加入宗门等等等等,以及自己的平生理想是什么。”

“为什么要登记这个?”

慈母守中线惊奇的看着手里的登记表,上面可不仅仅只是这小东西说的这些,还有家中姐妹几人,父母是否尚在等等等等……

简直比人口普查还要来的更为严谨。

他无语道:“统计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是打算等我死了之后,好及时通知我的家人来给我收尸,避免疏漏?”

“少侠想太多了。”

小蛹啊哈哈笑道:“如果真的死在了狩场,自然是连人带骨头衣服都沦为了危险种的吃食……我顶多帮你通知家人来哭丧,这些东西其实是为了统计你们的生平,来计算你们跟危险种的契合度,嗯嗯……主要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有备无患嘛。”

说这话时,他明显有些心虚。

这么搞私货,万一让苏掌门发现,感觉工资都得扣没了,还得倒贴钱。

但为了能够加入宗门。

拼了。

“哦。”

慈母守中线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尤其是他离开之后,看着后续的轮回者们也都纷纷签署了这个人口普查单。

看来应该是规章程序吧……

那就配合就是了,登记一下又死不了人。

说不定登记之后,有什么库存的危险种突然发现跟我相性极合,直接就被安排上了呢?

而小蛹上任之后,接连招待了几十个组队的轮回者。

也是忍不住心头欢愉……

想不到这工作这么轻松,每天随随便便说上两句话就能挣上2500的月薪,这苏唯果然是个好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

“嗯,这张统计名单回去可得好好看看了,说不定就有适合我的宿主……不对,御主也说不定呢?毕竟想当我的御主,最起码腰包不能穷,不然拿什么供养我修炼呐……就指望我这一个月两千五的工资?还有家世也必须清白等等等等……”

小蛹显然还没放弃加入仙门,而这张统计单,就是他私下里悄悄搞的,打算从中间筛选出合适的冤大头来。

美杜莎显然不方便,御灵的御灵什么的套娃恐怕不行。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一个强大而又活泼可爱的御灵,想找一个有钱有颜又脾气好温和的御主,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题外话------

儿子也发烧了,39.5,更悲催的是医生很直白说了这流感就是挂点滴也没啥效果,只能先吃点儿奥司他美慢慢耗着……唉……我跟老婆快好了,想着这事儿快结束了呢,结果孩子还是中招了……疫苗都没用……今天算是一夜没睡,儿子烧一夜,布洛芬都降不下烧来,半夜去医院打了一剂小针也只降了四个小时又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