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东京怪谈笔记 > 第五百零八章 果断离开!

第五百零八章 果断离开!

    “我……我知道了。”

    在白石平静的威慑下,男孩当即的做出了选择。

    “很好,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白石闻言也就放开他的脑袋,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扶了起来。

    男孩此刻已经没了刚刚的张狂,有些狼狈的擦着自己的鼻血。

    众人看着这一幕,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以为会看到房东的女儿挨打,结果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这么一个凶人。

    这小伙子也是中看不中用,看着留着这么拽的发型,结果几秒钟就被人打翻。

    没意思,没意思。

    这些人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走吧。”白石看着男孩,挥了挥手。

    男孩闻言露出愤怒又不甘的神色,想要争辩几句。

    白石没有心情继续跟他鬼扯,当即道:“不要让我重复。”

    男孩闻言心头一跳,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但就这么走,实在不符合他的性格。

    不行,不能就这么走,就这么挨顿打走了,以后他哪里还有面子!

    于是男孩酝酿了一下情绪,鼓起勇气,看向白石,道:“喂,你!”

    白石回头,看着白石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男孩心头咯噔一下,情绪顿时散了,小心翼翼的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想报复?”白石反问。

    “不,不是。”男孩连忙道:“我总该知道是谁打了我吧?”

    白石闻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还有这种要求?

    不,应该还是想报复才对。

    算了,白石也不在意,于是道:“藤峰白石。”

    “藤峰白石……”男孩重复了几句,暗自将这个名字记下。

    行,现在先服个软,以后有的是机会找回这个场子。

    哼!

    当然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万万是不敢说出来的。

    这时,旁边的看客们听到白石的自我介绍,其中一个青年顿时道:“你不会是前几天帮警视厅抓了杀人犯的那个藤峰白石吧?”

    抓杀人犯?男孩和小夜闻言顿时一愣,齐齐看向白石。

    只见白石扭过头去,问:“你认得我?”

    那青年见状一脸惊喜的走向白石:“真是你!”

    “我确实是藤峰白石。”白石道。

    “太好了。”青年一阵激动,握住白石的手,道:“没想到能见到真人,今天真是幸运日!”

    白石闻言扬了扬眉头,青年反应过来,道:“抱歉,我是个推理谜,遇到你这样的名侦探,有些激动,抱歉抱歉。”

    名侦探?男孩神色越发古怪了。

    “不客气。”白石则是客气道:“我可谈不上什么名侦探。”

    “哪里,你太谦虚了。”青年道:“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先生,过于了,我不是什么名人。”

    “不,你就是!”

    这时,其他的租客们也纷纷走了过来,看着白石一阵稀奇。

    “是了是了,有这么回事。”

    “谢谢你啊,维护了东京的治安!”

    “怪不得这么生猛,原来是专业人士。”

    “对了我听我在报社的朋友,你把那个杀人犯的手都打断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白石微微蹙眉,这件事的影响看来确实是比他想象中还大。

    但凡只要关注社会时事的,多少都对他有了印象。

    当然男孩这样的不良不在此范围,他只觉惊恐。

    这个人把杀人犯手都打断了?把杀人犯?!

    男孩闻言眼皮一跳,看了小夜一眼,骑上自己的摩托车果断撤。

    果然,自己的预感是对的,这个面瘫惹不得!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摩托车的引擎声是很明显,但此刻已经没有谁在注意他。

    区区暴走族,哪有白石有吸引力?

    小夜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以他对男孩的了解,从来就不是一个这么容易服软的人。

    但就是这样的她,却被面前这个男生如此轻描淡写的给解决了。

    这给小夜留下了冲击性的印象,不由得对白石产生了一丝好奇。

    起先,她就发觉白石很年轻,但如今离近了看,她就发现白石似乎不比她大多少。

    高中生?名侦探?

    “小夜!”这时,竹原妻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回头看去,竹原千花从三楼跑了下来。

    而竹原还是站在二楼,看着白石点头示意,白石也不矫情,坦诚了接受了竹原的好意。

    数秒后,竹原千花来到小夜的身边,一把将小夜搂在怀里,狠狠的抱了抱。力气之大,让小夜呼吸都顺畅了,连连拍着她的后背。

    “咳咳,妈!轻点,我出不了气了!”

    竹原千花放开小夜,一脸关切:“怎么样,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感受到来自母亲的关系,小夜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没事,我没事,妈,你别紧张。”

    确定小夜似乎是真的没事,竹原千花才放下心来,然后开启了教育模式,手掌狠狠的打在小夜的屁股上:“你说你,招惹些什么人,我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跟他们交往,你不听,你不听!”

    “呜哇,妈,你干什么啊!”小夜连忙躲避。

    其实竹原千花没怎么用力,但这里这么多人,小夜怎么好意思,于是连连道:“那就是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我都听见了,你不学习,跑去谈恋爱,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竹原千花愤怒的道:“你看看你的打扮,这是什么妖魔鬼怪!嗯!”

    “别打了,妈!”小夜连连躲避,最后躲在白石的背后。

    这时刚刚看戏的住客们,见事情解决了,也就跑了过来,假意开始安抚:“哎呀,竹原太太,你别生气,小孩子嘛,慢慢教,慢慢教”

    “就是就是,别气坏了身子,不过小夜,大叔我不得不说你两句,你这打扮着实要不得啊!”

    “正是,现在你该好好读书,将来才有工作啊”

    被自己妈妈说无所谓,但被这帮人说,小夜就受不了了,从白石背后探出脑袋来,道:“关你们屁事,先自己找到工作再来跟我说,你们差了几个月的房租了!?”

    “……”众人顿时无话可说。

    竹原千花大怒:“你这孩子,怎么跟叔叔阿姨们说话呢!?”

    “本来就是嘛!”小夜道。

    “你这孩子,啧!”竹原千花嗔怪的看了小夜一眼,然后看向租客们:“抱歉,大家,小夜不会说话,你们别往心里去。”

    “嗨,没事,孩子嘛,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说小夜打扮要不得的那个大叔毫不在意的道。

    竹原千花点头,道:“不过,小夜也是提醒了我,杉田先生,好像差了三个月的房租了,您看……”

    “那什么,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回去了哈。”杉田闻言脸色一变,快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