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都市现实 > 我的导演时代 > 第526章所有人都是工具人

第526章所有人都是工具人

练习生偶像的播出,在国内掀起了一股爱豆风潮。

爱豆这个词,这个职业,在此之前,对大部分人来说是很陌生的,只有隔壁的两个邻居,南棒和霓虹有各种各样的偶像团体。

就算回国的那四个人,其实走的路子也不全是爱豆。

可是练习生偶像这档选秀节目,播出一个月了,里面比较火的几个练习生,那就完全是爱豆了。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节目也不过播出了五六期,就飞速在网络上聚拢了一大批的粉丝。

粉丝质量如何先不说,最起码在网上,尤其是微博,那是大火的。

不过,这种比较娘的风格的练习生,还是让很多人反感。

但是,火是确实火,那些粉丝的战斗力也是无比地强悍,互相之间争斗的非常激烈。

不光是互撕,还有撕平台、撕节目的,那叫一个热闹。

李谦看了三期的热闹,也就没有再关注了,继续忙自己的事。

除了命运航班的筹备,我和我的祖国那三部主旋律电影,也要先后开拍了。

我和我的祖国19年国庆就要上映,7个导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情,还得协调各自的档期。

幸好,7个单元是完全可以分割开的,等于就是一个人拍一个短片,各拍各的,互相之间没有什么联系,要不然就太费事了。

开拍之前,李谦这个总导演,也再次把导演们都聚了起来,探讨一下,完了就各自带着剧组拍自己的了。

主旋律电影,主题很明确,又是七十周年这种大日子,大家都很有分寸,没人敢瞎搞。

而20分钟的短片,是最好拍的,不可能出现不会讲故事的情况,就算张一谋、程凯哥,20分钟的故事还是没问题的,太好把握了。

散会之后,送走了张一谋他们,李谦留着自己人,又开了个小会。

李谦笑笑道,“大家这段时间准备献礼片,也挺忙的,像老郭、宁昊你们都有片子在拍,不知道有没有看现在正火的那个选秀节目练习生偶像?”

众人微微一愣,还以为李谦有什么大事要说,特意把他们留下来开小会,没想到竟然是说这个。

“这节目啊,我倒是知道,跟以前的超女差不多吧,也挺火的,刷微博天天能看到,我也好奇看了一点。”宁昊道。

“我也看了,不过不符合我的审美,没意思。”苏仑摇摇头。

“你也这样觉得是吧。”

徐征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摇头晃脑地说道,“要能力没能力,要长相没长相,我要是年轻二十岁,我都能去拿冠军了。”

“咳咳”

李谦差点没闪着腰,提醒了一句,“征哥,人家那节目不收光头,你连报名资格都没有。”

“光头怎么了,谁还没个小鲜肉的时候,我跟你们说,当年我还是标准的奶油小生呢。”徐征颇为傲娇地说道。

“要说这个,我可不困了埃”

奶油小生,吴经那可是很有发言权的,立马来了兴致。

“想当年,上到八十岁老奶奶,下到十八岁小女生,谁不说一句吴经长相俊俏又奶又可爱。”

“你说这个我就想起来,刚才微博上还有粉丝喊你京妹呢。”文幕野适时地插了句嘴。

“啥?”

吴经傻眼了,“什么京妹,啥玩意?”

“就这个啊,来的路上我刷了会微博看到的。”

文幕野掏出手机,点开微博。

原来是现在那几个练习生太火了,于是有好事的网友,找出了现在这些中生代演员的年轻时候帅气的照片,放在微博上,还挂在了热搜的尾巴上。

焦恩俊这种肯定少不了的,还有反差感非常强的沈藤、沙毅、徐征他们,尤其是越来越油腻的沙毅,和光头徐征,老照片可是惊呆了一众网友。

也有吴经的,是小李飞刀里的阿飞,和少林武王里的女装扮相,而且都是高清修复的照片。

80后的基本上都看过吴经奶油小生时期的扮相,不过对九零后和零零后来说,习惯了硬汉吴经,这有点萌萌的吴经,太让他们震惊了。

于是,很多人在他的微博下留言,喊他京妹。

“京妹”

李谦嘴里念着这两个字,实在是忍不住了。

“噗哈哈”

众人也是脸上憋着笑,看看微博,又瞅瞅吴经,也都笑出声来。

刚才还回想当年风华正茂,迷倒万千少女的吴经,此时别说多尴尬了。

他把手机一番,不顾文幕野心疼的眼神,拍在桌上,嚷嚷道,“说正事说正事,别扯淡了。”

徐征也一本正经地道,“对对,听京妹的,说正事,别打岔。”

“说事说事,说完吃饭去,太下饭了简直,我得多吃两碗。”

宁昊也充分发挥了自己喜剧导演的功底,该搞怪的时候,丝毫不错过。

一番插诨打岔、调笑之后,李谦回归正题。

“暑假之后,企鹅的陈伍来找过我,谈了一个计划,练习生偶像这个节目,还有接下来女性选秀节目,也都跟这个计划有关。

长话短说,大致就是企鹅打算在影视行业里,认为地制造一下资本可以完全掌控的闭环。

整个环节就是,通过选秀节目包装出红极一时的超级偶像,类似当年的超女,拥有大量粉丝之后,参演一部大导演的电影,演一个主要配角,积累路人观众缘。

这一步顺利的话,下一步就直接找一个大,拍摄电影,有本身的粉丝和演员的粉丝傍身,再加上资本的营销,电影未映先火。

电影上映后,口碑好就大卖,口碑不好的话,粉丝和水军在各大网站、贴吧控评,购票平台也控评,给电影打高分,删除差评,置顶好评,欺骗路人观众”

李谦把陈伍说的偶像营销控评这一套,总结了一下说了出来。

现在电影行业已经和营销分不开了,任何一部电影都少不了宣传营销,而且作用十分明显。

在坐的几位,虽然只是导演,不过对于行业现状还是很清楚的。

李谦这么一说,他们立马就意识到,这个套路一旦能够实现的话,那真的会非常有用。

商业嗅觉最敏锐的徐征立即就开口了,“现在很多片子就是这么干的,不过都做不到这么完善,企鹅这是要把营销做到极致埃”

“魔都堡垒好像有点这种意思了,也是加偶像的组合。”

郭凡拿魔都堡垒举了个例子,看得出来,还是对这片子有点意见的。

“不过完全控评不现实吧,互联网什么东西都遮不住,而且太大了。”

“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看看微博上那几个爱豆的粉丝有多疯狂就知道了,再加上还有水军呢。”宁昊道。

“可是,购票平台呢,另外三家平台都敢这么干,那是砸了招牌埃”

普通观众,现在对四大平台的评分还是很认可的,甚至已经超过了对逗瓣评分的认可度。

当然,只是普通观众,普通观众本来就不是逗瓣的用户群。

因为,四大平台的分数,只有买了票的才能打分,其中大部分都是普通观众,他们的评分虽然无法凭借一部电影的好坏,却可以直观地看出普通观众的喜好。

目前四大平台都没有操控分数,哪怕是自己发行的电影,也顶多稍微照顾一下,0103之间浮动,不会做85改成9分这种事。

没有哪一家敢开先河,大家都知道后果,谁先做了,谁就要被淘汰了,除非大家一起干。

这种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有人意识到不对了,开口道,“难不成,企鹅已经和猫眼、逃票票合作了?”

李谦摇摇头,“合没合作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基本上是大概率了,丑团和啊狸都是资本,资本讲究的是利益最大化,不会考虑用户的利益。”

众人一想也对,把购票平台类比很多新锐互联网企业,都一样。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互相在竞争,为了抢用户,疯狂地让利,把用户当爸爸。

嘀嘀打车之前那多优惠,乘客打个车比出租车便宜太多了,而且司机也能赚大钱。

可是,当用户瓜分的差不多了,或者说垄断了之后,那就要让用户把之前吃进去的全部吐出来了,变着法地从你身上捞钱。

这个时候,用户就是不是爸爸了,连儿子都不够格。

自己的儿子还会好好疼爱呢,人家就是把用户当韭菜。

购票平台这几年加在一起烧了上百亿,而且还持续亏损,肯定不是为了做慈善,后续必定会想方设法把亏的钱捞回来。

改一部片子的评分和评价,肯定会有利于票房,不管是自己出品发行的片子,还是别人的片子,都有钱拿。

“可是老大,他们三家平台这么做的话,不怕失去公信力,把用户逼走吗?”郭凡提出了个问题。

李谦还没说话,徐征就开口了,“到时候就是31,了,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大多数人手里的。”

李谦点点头,确实有这个可能,现在网上谁说话声音大,谁就是正确的。

无数新闻和报道都印证了这一点,黑的说成白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偏偏一次又一次被无良媒体哄骗的大众,事后都不会关心真相,然后下一次还是会上当。

当然,电影和新闻不一样,新闻都是媒体报道的,大众没看到,只能听别人说。

而电影大家都看了的,心里有自己的评价,相对而言上当受骗的可能性校

“我估计,他们真要是合作了,未来一年里,肯定会想方设法把未来电影干掉,只要只留下三大平台,那就什么问题都不存在了。”李谦说道。

文幕野深以为然,“解决不了问题,就把制造出问题的人解决。”

“3打1,能撑得住吗?”徐征有些担心道。

“不一定,难。”李谦摇摇头。

“那麻烦了。”

众人齐皱眉,购票平台如今也是重要的宣传平台,对每一部电影都是,毕竟上面的用户全都是潜在观众。

“嗐,其实也没什么担心的。”

李谦哈哈一笑,“不是什么大事,总菊一纸文书什么都解决了,购票平台野蛮发展了几年,也快到瓶颈了,前几天找领导汇报这几部献礼片的工作时,领导跟我提了一嘴,明年就开始限制无底线的票补了”

限制票补,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其他三家平台就是想用钱砸死李谦,都花不出去。

“对了,李导你开始说的,练习生偶像是企鹅这个闭环里的重要一环,难不成他们打算捧这些爱豆来拍电影?”宁昊又问道。

“何止埃”李谦摇摇头,把陈伍规划的三年一个周期地循环割韭菜说了下。

众人听着李谦说的,这才反应过来,这个闭环的可怕性,不禁瞠目。

自己捧选秀偶像,安插进名导的片子里演个主要配角攒路人缘,然后开始一部部大电影,只要控评控一个星期,就可以赚一笔。

“那这不就是流水线了,三年后这批偶像观众缘败光了,又开始下一批,没完没了了?”

“资本家,心都黑啊,这要搞,烂片也稳赚钱,而且还是可以复制的,理论上想拍多少拍多少,反正不需要电影的质量。”

“反正都是赚钱,想给观众看什么就拍什么,要是这么循环个几年,观众看多了这种片子,不会习惯了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的颇为激烈,这完全和他们不是一个路子的,大家都想办法拍好电影卖座,可是别人只需要在流水线上加材料,不管拍出来什么东西,只要这条流水线的程序没错,那就能赚钱。

不过也越说越离谱,真要想给观众看什么就拍什么,不想给观众看什么就没有什么,那得到陈伍的第二个计划成功,掌控终端之后,才能做到,那就是真正的垄断了。

李谦道,“大家也都能想得到,这种行为未来会对电影行业造成多大的恶劣影响,所以今天把你们留下来,就是希望一起打击这种行为。

不管企鹅花什么代价,想塞个什么偶像明星进来,我都希望大家能够拒绝,不要被陈伍说动。

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我也不是想拦着大家赚钱,只是想想看,你们觉得,这个闭环里,有几个受益方?”

“只有资本。”

学法律的郭凡立马就开口了,脸色有些凝重,“那些被捧起来的偶像看起来会有好处,其实这种行为只会缩短他们的演艺生涯,然后立马被资本抛弃。

更关键的是,这个环节以后完全不需要导演什么事,拍电影都不用管好坏了,也用不着让利给有能力的导演了。”

“没错,除了资本,所有人都是工具,见过让工具分利润的吗?”

“那就连好莱坞的导演都不如了?”

细思极恐,好莱坞因为有完善的电影工业化,导演并没有多重要,很多电影都是剧本、分镜写完,外景选好了,演员选好了,制片人才开始找导演,连改一句台词的权利都没有。

国内导演的权利就大多了,基本上算是连带着兼任了好莱坞里制片人的角色。

而这个闭环里,导演的重要性可能还不如好莱坞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