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农门娘子有点彪 > 第556章、合作

第556章、合作

    暂时忽悠人,苏婳还在行。

    谈两国合作,她不行,都不认识字,万一被人搞个处处陷阱的合同出来,她签下了丧权辱国的条约怎么办?

    将来她岂不是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她让黄糍招待这行人,拉着妹妹麻溜的回了屋子里。

    一边“卸妆”,一边问妹妹,“阿姐这段时间不在家,你和新来的小哥哥相处的怎么样啊?”

    苏婉撑着下巴看着阿姐神奇的“易容术”,摇了摇头,“除了好看,一无是处。”

    “啊?”这么好看的男孩子,竟然遭到了妹妹的嫌弃。

    “虽然他是比非珏哥哥好看,但他对人好冷漠哦,总是避着我,我还是更想非珏哥哥。”

    非珏那边的情况不明朗,苏婳还记得封璟的提醒,早恋什么的最好是扼杀在摇篮里,还好妹妹现在还小,还不懂这些感情,最好是让她赶紧“移情别恋”,不然越怀念越会觉得对方好。

    “是这样的,小哥哥的爹和妹妹被坏人绑架送去了西戎当人质,那两个被绑着的是细作,是派来破坏我们治沙事业的坏人,他们要控制……”苏婳将大概的情况和苏婉说了一遍。

    “所以啊,贺泞远小哥哥是因为担心家人生命安全,整日生活在惶恐和担忧中,这才没了笑容,他或许也担心会因为身边那两个细作伤害了你,这才躲着你。”本来还想说点什么,苏婳又觉得算了,她希望妹妹交朋友,又不是让她真的交男朋友。

    没必要把这贺泞远说的天上有地上无一样的,万一妹妹真的以为贺少爷是这么想的,将来她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岂不是倒贴。

    她的妹妹才不能这样追着男人跑呐。

    “对了,那个真的贺泞遥回来了,你们两年龄差不多,以后就有小伙伴了。”

    苏婉却不是很期待,兴致缺缺,“女孩子一般都胆小,她们根本接受不了灰灰,不接受灰灰的,我不会当成朋友。”

    行吧,小孩子交朋友有自己一套想法,苏婳对她说道,“行,不过现在他们到我们家做客,我们总不能一直呆在屋子里,一会儿我们还是出去和贺夫人他们说说话吧。”

    苏婳也看到了,封璟回来了,不然她还不敢现在出去。

    就害怕别人问她一些国事啊、合作细节这些,她回答不上来。

    封璟一回来,她底气就蹭蹭蹭的往上冒。

    去屏风后面换好了衣服,苏婉就体贴的给她梳头发。

    说来惭愧,苏婳打架种地一把手,在生活细节上就是一个大白痴。

    连妹妹都学会了盘各种发型了,她那一双能把水玩弄成各种形状的手,就是不能把头发丝规规矩矩的扭成需要的模样。

    苏婉的手很巧,她跟着娘学传统女性身上的技能,跟着暗卫他们学传统武术,跟着沈玉爹爹学写字念书,跟着她这个姐姐学……

    她交给妹妹啥了?

    第八套广播体操?

    越想越颓废,感觉自己在这个事情上就是个FW,所以她将来真的生了孩子能教育的好么?

    原本想把妹妹教育成能知道世间善恶、洞察人心的人,明明一开始也做得很好,可是随着她在古代日子过得越来越安逸,在这一方面却没有好好训练妹妹了。

    而且,主要是也没有机会。

    俗话说,在厉害的老妈的照顾下,会把孩子养废,因为孩子失去了自己思考做判断的训练。

    “阿姐,你皱着眉头在想什么?是我给你弄的发型不好看?”苏婉把脑袋凑到苏婳肩膀上,望着镜子里阿姐的发型,很好看啊。

    阿姐出去这么久,脸都没有晒黑的,阿姐真是天生丽质!

    “好看,老妹儿,你会不会觉得阿姐……教给你的东西,好像没什么用啊?”要说唯一交给妹妹还能用的就是种地了,可是妹妹应该没可能去种地的,将来她会嫁的很好,哪里需要种地。

    “阿姐以身作则教会我很多东西,阿姐很厉害,教会我永不服输,教会我勇敢,教会我走路,教会我打架,教会我种地,这个最重要了,以后要是我们没钱了,我们照样能靠种地发家致富。”

    “好了。”苏婉拿了一根羊脂玉玲珑簪插入了发髻中,满是骄傲的说道,“阿姐,全世界就阿姐最厉害!姐夫都没有阿姐厉害。”

    问自己脑残粉是问不出什么来的,还是去问问封璟吧。

    苏婳牵着苏婉的手出去,让苏婉带着贺泞遥和贺泞远出去聊天去了,她又把娘亲叫回来,她实在是不太懂怎么和外人打交道,让阿秀来安慰贺夫人比较合适,她们两年龄也差不多,也有共同话题。

    至于厨房,也不用她这个“甩手主母”去吩咐,全都由东善公公打理安排。

    她没处可去,最后也只能进了议事厅。

    封璟也是风尘仆仆的状态,是从营地里赶回来的,和三王子他们议事的他全程板着脸,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也带着大国的傲骨与和煦,不至于让与会者太过尴尬。

    这跟与她在一起的时候,差别太大了。

    看到苏婳,封璟嘴角微扬,面部表情变化不大,眼内的温情化解了刚才的谈判造成的气氛凝结,但想起她竟然擅自追去了西戎国,封璟眼神又埋怨了起来。

    当着外面人,得给他面子,这事儿的确是自己不对,苏婳端庄大方的走到他旁边椅子上坐下。

    三王子和贺大人站起身对她行了一个正式的礼,并为之前的怠慢道了歉。

    苏婳处理不来这些虚礼,直接让他们坐下,“也是我并未说出我的身份,不是你们的错,我们还是继续聊聊……你们聊到哪里了?”

    “对于将来并入我们乾秦国之后,西戎王族的安排。”

    苏婳哦了一声,这些人肯定是要特权的,苏婳听封璟说了一耳朵,意思是三王子希望将来他当西戎化郡之后的太守,而郡之下的县令,他也希望由他一脉的王族占六成。

    六成,那还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比例了。

    苏婳能明白封璟在担心什么,这么大比例,不利于将来的控制,“可以。”

    “王妃?”当着外人,又是正式场合,封璟的叫法也更正式,“我们出去聊聊。”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