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二次元类 > 星际我最大 > 第319章 身份和时机

第319章 身份和时机

    眼下整个隋家的情况复杂。

    摆在明面上的几个哥哥,明显是追随着宋帅的脚步,坚定不移地支持太子。

    只是如今在朝堂之上的变故,看似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暗地里所有人都开始悄悄的做准备。

    可是这些事情都与隋玉朝无关。

    “和隋玉朝那边都谈妥了?”

    宋唯问道。

    “目前只是第一步,惠泽星空目前借的是四公主的名义与隋玉朝联系。”陈项吾道。

    “老师的名义没有那么好用,而且隋玉朝也不是傻子,说归说,这件事情瞒不了他太久,惠泽星空的底细,他应该会自己去查。”

    “这是自然,隋玉朝是个谨慎的人,他既然要查,咱们就给他一个无可挑剔的结果。”

    宋唯眉毛一挑,“这么说来,你又有安排了?”

    陈项吾微笑,“你之前也是知道的,不管是卡兰星、普兰内,还是阿尔法,公主的学生遍布的地方可不少。要说,还是你们当年那一届的人才多。”

    宋唯皱眉。

    “我只知道你把丫丫调过去了。难道说?”

    对于陈项吾的这个举动,其实她有些不满。

    当年师奈和她帮助丫丫,并没有想过其他的太多杂念,只是单纯的同学之情和师生之情。

    陈项吾看到了宋唯不善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你想到哪去了,不是那个样子。丫丫的事只是凑巧,在你没有表态之前,我自然不会随意泄露你的身份。”

    “那你所说的无可挑剔的结果,是什么意思?”

    宋唯问道。

    前世她战死的时候,隋玉朝此人仍然名不见经传,倒是隋家的几个嫡出小辈,一直在军中,跟随宋宸在恒河域打出了不大不小的军功。

    显然这一世,变数比以前大得多。

    恒河域的战斗早已结束,如今他们隋家的几个嫡出子弟,虽然还是在军中,却是在左天星域。

    如今与虫族的战争,占优势的是他们帝国,而非虫族。

    若是按照这个趋势来看,胜利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二皇子虽然战功彪炳,而几个隋家的小辈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太子的队伍里,双方的实力能够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

    而距今世她对隋玉朝的了解来看,实际上他才是隋家老家主偏爱的孙辈。

    在这个时候,将他派到泽塔星,在惠泽星空还没有联系上他的时候,就已经主动推行课改。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隋玉朝能够出现在泽塔星,背后少不了隋老的帮忙。你所说的无可挑剔的结果,不只是要对隋玉朝而言,更要对隋家老家主而言。隋玉朝虽然机警,到底年轻,隋老可是老狐狸。”宋唯道。

    陈项吾道,“这倒是未必。”

    “哦?”

    宋唯来了兴趣。

    “隋玉朝被他那几个嫡出哥哥压了这么多年,他的心思,除了隋老看到的那些之外,总还有些不甘心吧?”

    “说下去。”

    “很简单,惠泽星空大多消息对外透明,隋家很容易查到。这么多年的口碑也是有目共睹,不是作假。如今联系上了隋玉朝,等他先答应与我们前期合作,在这方面,隋老能够查到的消息未必有隋玉朝多。丫丫是青云班的学生,是公主的直系学生,不管是由谁派她过去,都能够代表公主的意思。就算隋玉朝发现了细微的区别,可他会就此放弃么?”

    “咱们不可能一辈子潜伏于此。你的身份也不可能永远掩埋在迷雾之中。隋玉朝是个聪明人,到时候,他会做出最有利的选择,甚至会帮着我们一起,给隋家一个完美的解释。”

    听到这里,宋唯眼睛微眯。

    “只等时机成熟”陈项吾还在说着。

    “时机成熟?然后我就表露身份?让他为我们加德林所用?”宋唯毫不犹豫打断了他。

    陈项吾乍然被打断,顿了顿,才又说道,“对。”

    宋唯神色平静,“那么关于这个时机的判断,你怎么看呢?”

    陈项吾沉吟片刻,说道,“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最近在左天星域已经有消息传来,二皇子打了一个大胜仗。这个消息让帝国皇帝很高兴。为此,安家最近一直在为太子争取,想让帝国皇帝委任太子一部分民生政事。原本最开始泽塔星的农场主和雇农们闹罢工的时候,安家就有意为太子争取让太子前去平息,帝国皇帝却不知为何没有同意。这些消息一部分来自屈家,一部分是咱们的人手得知。”

    “但是如果接下来,二皇子继续战功显赫,帝国皇帝未必不会同意。”

    “屈家一直以来都想要与你亲自见面,不过都是由我出面与他们交涉,等这一次帝国使团返程以后,你不妨亲自与他们见一次。”

    “所以”

    “所以接下来,我只需要等泽塔星那边的事情开始,到了最严重的时候,再对隋玉朝轻轻施压,就能将他收为己用,还能顺便打击太子,是么?”宋唯接口道。

    陈项吾欣慰一笑,“不错。正是这样。”

    “你似乎,已经为我安排好了我该做的事。”宋唯淡淡道。

    陈项吾原本的面色一滞。

    “你误会了,宋唯,我没有这个意思。”陈项吾终于感受到了宋唯的不悦。

    “这件事情该怎么做,确实是大家一起商量,但什么时候显示我自己的身份,由我决定,是么?”

    宋唯可以接受他们一起商量接下来的对策,但绝不允许,自己被赶鸭子上架一般,被决定一些事情。

    陈项吾沉默半晌,“是的。”

    顿了顿,又说道,“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宋唯点点头,复又微笑,“陈叔叔也是为我考虑,不过这个时机我自有顾虑,需得商量着来。对了,他们屈家那边最近的情况怎么样,陈叔叔再与我细说。”

    方才的不悦,云淡风轻一笔带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态度也和以前一般无二。

    陈项吾看着宋唯,片刻之后也恢复常态,开始讨论屈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