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仙侠小说 > 掷剑歌 > 第292章 ‘小人物’们

第292章 ‘小人物’们

    “会长!会长!”

    听到门外传来的兴奋叫唤,杰罗姆从繁多的情报中抬起头,从察觉到女儿失踪的那一天起,他就开始疯狂的寻找,从各个渠道搜集各种或真或假的信息,试图从中找到自己女儿的踪迹。

    可是半年过去了,他什么都没找到,甚至不确定女儿是失踪了,还是死了。

    如果不是有外孙女陪在身边,他觉得自己可能会疯掉,即便如此,在这半年里,他的头发白了,容貌也变得更加苍老。

    砰!

    房门被突兀撞开,闯入者兴奋大喊:“大小姐回来了!”

    杰罗姆脸上的忿怒瞬间消失,转化成了呆滞,片刻后,嘴唇微微颤抖着,攥紧了铺满书桌的纸张,将其捏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他撑着书桌缓缓站起,看着站在门口那人脸上的惊喜之色,扯了扯嘴角,“斯嘉丽回来……她回来了?”

    这位头发苍白的老父亲不止是身体,声音也在颤抖,他那个令他引以为傲的女儿,除了在她选择夫婿的那段时间闹过一次别扭之外,他们两个的关系都无比融洽。

    “是的,父亲。”风尘仆仆的斯嘉丽从门外走了进来,满是疲惫的脸上撑起了一个笑容,眨了眨眼,几滴泪水从脸颊淌下。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道:“我回来了……”

    看到这感人的一幕,翠丝塔推了一下眼镜,沉默低下头。

    斯嘉丽并没有沉浸在重逢,她很快就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语气急切地说道:“父亲,这次回来,我是想要请您帮忙的请您帮我联系艾哈顿商会、弗鲁梅内商会、杰德商会,我回家去见一见伊莉莎,然后就回来。”

    听到这几个商会的名字,杰罗姆愣了愣,旋即顾不得惊喜和感动,眉头拧起,“你找他们做什么?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人……难不成,你真的是被什么人给绑架了?你要找人报复绑架你的人?听着,斯嘉丽,就算你去雇佣一些佣兵,也好过要找他们。”

    “不,父亲,我是被一群奴隶贩子给掳掠了,具体的事情等您联系到那几个商会之后再说,我现在要回去见一见伊莉莎,大半年没有见,她一定很想我。”说罢,斯嘉丽就转身离去,像是逃离一样,离开了这个地方,翠丝塔紧紧跟在她身后,她们这一次来,是为了求援。

    杰罗姆面带震惊,抬手想要拦下女儿,可是听到了她的话,又把快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和站在门边的仆佣对视一眼,擦去脸上的泪痕,挥了挥手说道:“按照大小姐说的去做,去把那三个商会的主事人请过来。”

    …………

    梅洛一脚踹开了眼前的大门,顿时吸引了酒馆里所有人的注意力。

    照入屋内的阳光刺得许多人都眯起了眼睛,一些人当即骂骂咧咧地起身,当人们的眼球适应了光线,定睛看去,就看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熟悉身影。

    “哟!这不是梅洛大姐头嘛?”酒馆里的一个佣兵咧嘴笑了起来,举起手中酒杯,“恭喜你安全归来!”

    女佣兵被奴隶贩子掳走的那段时间,这些佣兵和冒险者都认为她是去做什么任务了,像他们这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计,就算是某天死在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都不会有人在意,最多是有人在偶然想起时才会感慨一两句。

    除此之外,也只有家人才会怀念他们。

    看到是熟人,那些站起身来的人也坐了回去。

    梅洛没有理会那些起哄,说着下流笑话的家伙,径直走到柜台边上,把手里的书册甩在台上,“来一个识字的家伙!”

    哄笑声随之停滞,佣兵和冒险者们面面相觑,梅洛的态度表示了她没在开玩笑,所以他们都对被她甩到柜台上的那本书起了兴趣。

    酒馆的老板,一个断了腿的老佣兵,他坐在一旁,没有挪动屁股,因为他并不识字,但他却也盯着那本书,从梅洛这认真的态度来看,那本书里面记录的东西或许真的很珍贵。

    梅洛的话音落下,酒馆安静了片刻,随后,一个冒险者给自己猛灌了一口酒,抹着嘴巴站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打了个酒嗝,走到柜台边拿起了那本书,翻看了几眼,原本散漫的态度顿然变成了认真和严肃。

    眼前书页翻飞,冒险者的神色越来越惊讶,这本书并不厚,他翻了几下就翻完了,可是在翻完之后,他又忍不住从头开始翻阅。

    就是在这时候,一只满是老茧和细小疤痕的手盖在了书页上,这只手即便骨节较为粗大,也能看出是一只女人的手。

    冒险者眼中闪过一抹恼怒,沿着那只手抬头望去,含带怒火的视线落在了梅洛脸上。

    他愣了愣,看了看梅洛的脸,又看了看她的手,嘴巴一抿,很是不甘,但也还是让她把自己手上的那本书收了回去。

    梅洛将书页的褶皱轻轻抚平,有些心疼地看着已经沾到封面上的油渍,轻哼一声,抬起下巴指向那些翘首以待的冒险者和佣兵。

    他们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好奇,有些人已经等得不耐烦,看向冒险者的眼神中带着不善。

    冒险者轻轻吸了口气,“是呼吸法一种相当简单的呼吸法,根据那里面的介绍,除了能让我们的锻炼更加有效率,增加些许战斗力,并且更加容易控制身体机能以外,没有别的功能。”

    仅是如此就已经足以让人心动,或者说,任何一种呼吸法都能让在场的人感到心动。

    “梅洛你是什么意思?”一个佣兵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在场的佣兵和冒险者都混迹在底层,别说是一本完整的呼吸法了,就是一本残缺的呼吸法,都会引起他们的疯狂。

    梅洛当着他们的面,把一本呼吸法拿了出来,还让一个识字的人当众辨识,如果说梅洛没有什么打算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有一位阁下想要雇佣你们。”女佣兵举起手里的书册,“报酬就是我手里的这本呼吸法,尽管它很简陋,但这正是你们需要的就算不识字,哪怕是傻子都能练成的呼吸法!”

    刚才发问的那个佣兵手臂向旁边一挥,疑惑看着梅洛,问道:“所有人?”

    梅洛点头,“所有人!”

    紧接着,所有人都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向她。

    他们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有自知之明,也正因为他们绝不做超乎自己能力的事情,所以他们才活到了现在。

    他们是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佣兵和冒险者,依靠出卖自己的性命换取一份赏金,有些时候还会客串一趟盗匪。

    像他们这种人,哪里值得一本呼吸法?

    “一本呼吸法,买你们的性命和前程!”

    虽然是这么说,但梅洛还是把那本书册抱得死死的,因为这是梅花亲手抄录的,她不会让这些粗人玷污了梅花的亲笔抄本。

    一个刚刚走进酒馆的佣兵听到这句话,跟着原本就坐在酒馆里的人们一齐愣住了。

    他没有听到之前的话,刚刚走进来,就被这句话冲击了心神。

    呋……

    酒馆老板放下烟斗,吐出一口烟气,“梅洛,你应该知道我们这行的规矩,说吧,雇主是谁?他想要做什么?”

    女佣兵按着剑柄,瞥了那个老人一眼,面向酒馆里的所有人,一词一顿道:“他是一位半神!”

    …………

    “鹿角部落的小姑娘……”

    琴奈伊蒂身前的那位苍老无比,脸皮是褶皱无数的长老费尽全力抬起了眼皮,“你知道,一位半神意味着什么吗?”

    琴奈伊蒂挥动拳头,叫嚷着,“我当然知道!我还见过他只用了一剑,就把一头恶魔的脑袋给剁了下来那头恶魔可是有三个我叠起来那么高!而且梅花阁下还是辉月冕下的朋友,还有一个司铎级别的月光祭司跟在梅花阁下身边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了琴奈伊蒂的这番话,站在长老身后的护卫脸色一变,呵斥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你们信仰辉月冕下,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还不来呢!”琴奈伊蒂梗着脖子,不甘示弱地回瞪过去。

    跟着她一同前来的两个少女对视一眼,不由得低声叹息,若不是她们一直恳求,梅花阁下根本不愿意放她们出来,就算是让她们离开了队伍,前来求援,像是琴奈伊蒂这样的弱者,也需要几个人的陪同。

    平时琴奈伊蒂就表现得相当暴躁,只是那时候有梅花阁下为她兜底,无论她惹出什么祸,最终都能解决。

    不过她脾气虽然比较暴躁,却也没怎么惹祸,往往在闹事之前就已经做好打算,不会让事情波及到他们。

    而现在,也是一样。

    身材高大的护卫适才上前一步,就被长老拦了下来。

    “鹿角部落的小姑娘,让我们帮你通知鹿角部落也可以,但只凭鹿角部落的力量,没办法与整个欧罗巴对抗……”说到这里,长老急忙喘了几口气,然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撑着拐杖站起,哪怕现在他的身躯已经佝偻干瘦,但他在站起来之后,仍比三位少女要高出一个头。

    他是月桂部落最年长的长者,射杀过地中海的海兽之王瓦娄的英雄,即便因为年老,实力已经衰弱,但一身威势却不减半分!

    就连他的护卫都低下了头,三个少女却毫无动静。

    长老俯视着那张倔强的小脸,“关于你之前说的话,我感到很心动,但我必须为我的氏族负责,为那些信任着我的人负责……与整个欧罗巴为敌,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么看着自己的族人成为人类贵族的奴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种族滑落向灭绝的深渊,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了吗?”琴奈伊蒂双拳攥紧,大声反驳。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只是精灵族里最普通不过的一员,一个小人物,但是,你们这些大人物在做决定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有过像我这样遭遇的族人有多少?

    “在我小时候,人类侵占了我们的地盘,大人说,忍一忍,他们只会居住在森林外围当他们将森林外围变成了平地,继续向深处进发,大人说,他们实力很多,但他们人数很多,一旦让他们知道我们住在这里,我们就会遭到骚扰我再长大一点,发现玩伴当中有人失踪了,就去询问父母和朋友,没有人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当我长大,失踪的就变成我自己了鹿角部落很小,月桂部落很大,我们没有能力抗争,但我想你们一定抗争过,可是在那之后,也还是有人失踪,对吗?”

    面对琴奈伊蒂的质问,无论是长老,还是他的护卫,都沉默了下去。

    “只是杀死一些奴隶贩子,一些伐木工,能够消除贪欲吗?我们真正的敌人是那些提供了需求的贵族,因为他们有需求,因为他们有钱,不管我们杀死多少奴隶贩子、伐木工,他们都不会感觉到疼,还是会有人为了金钱而伤害我们!”

    长老和琴奈伊蒂对视了许久,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根本不愿退缩,只得无奈叹了口气,坐了回去。

    “……我会先把你的消息传给鹿角部落,然后再考虑一下这件事。”

    …………

    骏马拖曳着在阳光下熠熠生光的马车奔腾于天空之上,马蹄脚踏虚空却仿佛落在实地。

    阿芙拉望着窗外,攥紧了手中短弓。

    从梅花做下那个决定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要与欧罗巴的贵族一战。

    只是在他原有的计划之中,是他独自一人应战整个欧罗巴,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改变了主意。

    她可以退缩,因为她的身后是辉月冕下,如果她就此离去,没有人胆敢为难她。

    然而,她也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怎么的,并没有选择离去从一开始就没有过那个念头。

    如今他们正在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赶,他们举世皆敌,无论向哪个方向走,都会遇上他们的敌人,那么为何不回去,把那些尚未死去的女子再救回来?

    狂风横贯长空,车队踏着这条长廊,从远方赶来,携着无穷杀意,降临于此。

    车队驶入了一条下坡道,阿芙拉能看到车队的高度正在降低,这是因为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投射在地上的阴影从模糊到清晰,传播向四方的马蹄声从渺茫到明朗,手握水晶球的斗雪叫了一声:“吉娜就在下面那个军营里!”

    梅花听到了,所以他一甩缰绳,让车队如同一枚流星般向大地坠落。

    衣衫猎猎作响,狂风伴随四方。

    提着裤子从营帐里走出的士兵活动了一下肩膀,带着笑容抬头望天,然后,他的脸色就僵住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支被烈焰裹挟的车队从天而降,轰然坠落在了地上,他身处之地,便是落脚点。

    轰

    车队用大地奏响了残酷的乐章,血花肉糜么在马蹄下猛然绽放,无数裂纹拖曳着火焰向四面八方扩散,撞碎了许多帐篷,许多人体。

    有梅花护佑,车队毫发无损,当车子挺稳,一众女性便从马车跑下,涌入了那个被八辆马车包围其中,独独没有碎裂的营帐里。

    她们沉默地将手中武器插入了那个惊慌至极的士兵体内,结束了他的性命,然后将悲悯的目光投在她们的姐妹身上。

    吉娜浑浊的眼神在看到她们之后,先是绽放了光亮,而后又迅速灰暗,挣扎着起身,想要结束自己,却被她的姐妹们阻止。

    她们轻轻地用一张毯子裹上了那具满是淤青、伤疤和污渍的身躯,在她的低声啜泣中,带着她离开了营帐。

    手持法杖,麦尔祖格站在了梅花身边,视线扫过那些试图重整阵势的骑士,讥讽地笑了一声:“道长,全杀了吗?”

    “不杀。”梅花摇了摇头。

    他抬起眼帘,平静地看着那些骑士,道:“那样太便宜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