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仙侠小说 > 掷剑歌 > 第293章 宣战

看着那个踉踉跄跄向自己走来,手里还提着一柄长剑的女人,斗狮勇者提尔诺目眦欲裂。

“你们这不符合道义!有种你们就杀了我啊1不同于往日的粗犷嗓门,他尖声叫喊着。

将他擒住的食尸鬼冷笑出声,“那你们就讲道义吗?身为骑士,却欺压平民,抢掠平民少女,强迫她成为军妓这就是你们的道义吗?1

听到迪普利的话,原本还心存畏惧的吉娜一咬牙,提剑刺向提尔诺的手臂。

吉娜抽泣着,一剑又一剑刺在眼前这个往日让她无比畏惧的骑士身上,她想起了死去的家人,想起了梅花他们到来之前的那段悲痛日子,一剑接一剑,但无论怎么都无法让自己心中的仇恨消解,反而越来越深刻。

少女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剑下的骑士惨叫声从高亢渐渐低落,最后完全失去力气,也撕裂了嗓子,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人彘。

提尔诺死去,吉娜都没有停下手,直到她感觉到肌肉酸痛,才停了下来,看着那具已经血肉模糊的尸体,忍不住一口胃液喷出,尽数落在了尸体上。

惨叫渐消,麦尔祖格收回视线,看向了坐在身边的梅花,他有些不太明白,平时路遇劫匪还会掂量他们身上的怨气,决定杀死他们,或者放他们一条生路,却会给他们深植恐惧的梅花,为何这时候会不管不顾,任由吉娜折磨一个骑士。

平时梅花杀人,无论是什么人,都会干脆利落的给他一剑,这时候怎么会一反常态。

最终,麦尔祖格还是按捺不住,问出口来:“道长,吉娜那么做,真的好吗?”

“大曦以武立国,尚武。”梅花闭着眼睛,淡然道,“在大曦,亲族复仇是不犯法的只要掌握了确凿证据,是恶意杀害,就算是皇帝也可杀。这是高祖颁布的指令,除非大曦覆灭,改朝换代,否则往后任何一位皇帝都不可更改。”

麦尔祖格听得冷汗直冒,“那……贵族呢?”

话音刚落,这个来自奥斯曼的巫师就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皇帝都能杀,更何况贵族?

“可杀。”这时候,梅花睁开了眼睛,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就算是自己报不了仇,亦会有任侠出手相助,但这也只是最后手段,若当地官府与罪犯勾结,上诉无道,才可使用此种手段。此后,刺史便会将此事上报朝廷,朝廷会下派巡抚,查明事情原委,只有证据确凿,复仇者才是无罪,如果杀错了人,就需一命还一命。

“纵使如此,大曦各地依旧有欺压百姓的案子出现,不过相较于前朝,已经少了很多。”

闻言,麦尔祖格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自己摸到了一手的汗水。

因为心存畏惧,所以就算是贵族都不敢欺压百姓,只敢使用正规手段赚钱,不然那些孑然一身,身无他物的平民百姓暴起,任他们有再多的钱也花不出去。

这样的制度对于麦尔祖格来说有点可怕,却相当合适尚武且推崇五常之道的大曦。

不过麦尔祖格现在倒是理解了梅花为什么没有阻止吉娜,出身大曦的梅花哪里会阻止,不怂恿就很不错了。

“我们这么做,是向那些贵族不宣而战了吧?”麦尔祖格扫视四周,他在这处破碎的营地当中发现了许多不同家族的旗帜。

“不宣而战的人,是他们。”梅花轻轻吸了口气,站了起来,望向远方。

从那些贵族开始迫害那些归家者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向他宣战从那些贵族不坐以待毙,而是选择反抗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已经向他宣战从那些贵族选择放纵自己的欲念,肆意伤害他人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已经向他宣战。

梅花缓缓拔出了长剑,面对那道呼啸而至的身影,展露杀意。

虚幻之中,有一声狮吼震响,来者的气势外放,震动天地,一头雄狮的头颅自虚空中浮现,硕大双目瞪视着梅花。

麦尔祖格身体一颤,急忙后退一步,站到了梅花的身后。

这可不是他能够对付的敌人,但对付这样的敌人对于梅花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声波冲荡梅花的衣袍,几缕自鬓角垂下的发丝在风中狂舞,梅花却不为所动,只是举起手中长剑,自上而下轻轻划下,那只巨狮头颅便被从中剖开。

一位全身覆甲的骑士从中冲出,他的肩膀在空气上撞出了阵阵波纹,涌动的空气徘徊在他的四周,包裹着他的身躯。

他的铠甲很具特色,像是狮鬃一样的金色皮毛环绕脖颈,兽皮包裹着关节和小腿、手腕,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狮王。

狮王手中双手巨剑直扑面门,梅花却毫无动摇,一剑平滑刺出,后发而先至。

锋锐之气直逼魂灵,眉心刺痛不已,狮王不做他想,顿踏大地,向后撤开。

梅花得理不饶人,顶着长剑大步向前,逼得狮王不断后退。

他没有使用其他能力,单纯使用剑术就已经将狮王给压制得死死的。

这世上大概不会有剑术造诣比梅花更高的人存在,一千个日夜,一千个梦境,一千场人生,纵使他失去了其他记忆,可那些有关于剑的理解却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当中。

再强大、精妙的剑术,也无法脱离肢体的限制,剑术的极致便是肢体的极致。

梅花熟悉这天底下任何一种剑术,无论有多么隐秘,他的记忆中都存在相似的技巧,剑术最强也不过是成为人体的延展除非,超越术。

他的剑术朴素,轻轻挥洒,便如漫天雨滴纷纷坠下,寒光四溢,凶煞他人。

狮王只能狼狈抵挡,除却一开始来势汹汹,他就像是一个小丑,动作丑陋粗鄙,只有这样,他才能避过那一道又一道的剑锋。

他从没见过这种剑术,对此难以理解,所以抵挡起来狼狈不堪。

梅花没有打算杀他,只是将他逼退到了营地边缘,后撤一步,向他问道:“为什么要为那些贵族出头?小道能感觉到,阁下并非邪恶之辈,小道也不过是在替天行道,为那些可怜的女子寻求公道罢了。”

狮王攥紧大剑,沉声回答:“因为你是大曦人如果你是欧罗巴人,我不会参与到这件事里。”

他本身就对那些贵族所行之事感到不齿,只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管其他人的事情,只能约束自己和子孙,不要去做那种事情。

如果梅花是一个欧罗巴人,那么他也不会理会,那些贵族本就死不足惜,但很可惜,梅花是一个大曦人……

“吉娜,在五个月前被奴隶贩子捕获,三个月前被小道救出,又过一个多月,她回家了,后来,亲属死绝,自身被抓住,被成为了军妓琴奈伊蒂,鹿角部落的一个普通精灵,一年前被抓获,原本性情温和,如今对任何人类都充满了不信任感,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斯嘉丽,威尼斯的杰罗姆商会会长之女,梅洛,女佣兵,子宫受损,再也无法生育……

“以上只是一些例子,她们幸运被小道救出,没有沦为玩物,可在这些年里,如她们一般遭遇的人又有几多?若成为玩物,被玩腻之后,她们的结局又是如何?”

狮王被问得哑口无言,在那个大曦人的一番言语背后,隐藏着一片尸山血海。

“若说小道是大曦人,那么她们,难道就不是你的同胞了吗?”

沉默良久,狮王叹了口气,高大的身躯也佝偻了下来。

他拉起面甲,露出那张苍老的面容,深深地看了梅花一眼,艰涩问道:“……你只是想杀那些贵族,对吗?”

“不。”梅花摇了摇头,“小道要杀到他们害怕为止。”

闻言,狮王又发出一声叹息,摇着头,转身离去。

他失去了与那个大曦人战斗的理由,因为他觉得那个年轻人说的对,他们不是同胞,那么,他和她们也不是同胞吗?

他没有勇气说出不是,可是,如果她们和他是同胞,为什么他之前什么都没做,反而在她们得到救赎之时,出来阻拦?

狮王弯着腰离开了,来时气势汹汹,去时无比落寞,他做了一辈子的英雄,到了年老之时才忽然惊觉,原来自己一直都不是什么英雄。

他和那些被他鄙夷的贵族并没有什么区别。

望着老骑士离去,梅花也默然转身走向营地,既然把吉娜救回来了,那么接下来就要去解救其他人,然后帮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就在他转身之时,一道杀意暴起,凝聚在了一支箭矢上,贯穿重重空气的阻隔,从远处山巅射出,将十里之距浓缩为一个眨眼。

狮王猛然抬起头,怒姿勃发,将视线投向了那座山峦。

浩瀚蒸汽骤然升腾,一点星芒闪过半空,稍纵即逝的光线照落在梅花身上,沛然巨力猝然而至。

可是哪想梅花扭身出剑,一剑劈开了这一支接通了人世与冥世的死亡箭矢。

抬眼望向那处山巅,梅花深深吸了一口气,刹那间,风云逆转,怒意和杀意同时爆发,天地之力归于一身,手腕扭转,手臂挥动。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

“斩1

一声长啸扫荡浩瀚长空,无穷风云于天穹汇聚,凝作一柄长剑,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中向大地斩落。

一剑落下,大地开裂,玉宇澄清,山峦被劈成两半,至于射出了之前那一箭的人,早已灰飞烟灭。

便是地覆天翻!

梅花面目冷然,将满心舒畅欢喜的清影收入鞘中,转身走向车队停靠的地方。

这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决定了从今往后,贵族是否还能如同先前那般肆无忌惮的战争。

如果他成功了,这场战争将会被永久铭刻到历史当中,如果他失败了,那些贵族会大肆宣扬自己的功绩,但过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不会有半点改变。

梅花也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多的正义感,但他知道,如果他失败了,不仅是如今聚集在他身边的那些女子,从今往后,还会有无数女子遭殃。

说来也是可笑,欧罗巴人自己都不想管这种事,他一个大曦人,却在为这件事情拼尽全力,甚至不惜付出性命。

当梅花走到车队的时候,除了斗雪以外的所有人,都还在为梅花之前的那声宣告感到震撼。

他那一剑宣告了战争开始,震撼了所有围观者,让他的敌人知道了他们的对手是何等强大,也让他的追随者们心神震动。

她们虽然知道梅花很厉害,很强大,有如神灵,但她们完全没有想到,那不仅仅只是一个夸张,一个比喻,而是一个事实。

用欧罗巴这边的言语来解释,那就是只要梅花想要成为神灵,哪怕没有信徒,也能随时随地登临神位。

开天裂地,易如反掌!

“收拾一下,咱们尽快出发。”梅花闭眼盘坐,“战争已然开启,咱们要加快救援的速度,不然那些贵族极有可能会伤害莉亚娜她们的性命。”

梅花的声音将人们从震撼中唤醒,他们先是深深看了梅花一眼,然后才开始收拾东西。

这里本是一处军营,梅花之前控制车队给予了这处军营一次致命打击,但除了车队降落的地方之外,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受到伤害。

他们这次主要收集了食物和武器,尽管梅花会一直照顾她们,可是她们也要拥有自保的力量。

当所有东西都收拾完毕之后,梅花一甩缰绳,挽马再次踏上由狂风塑造而成的长空走廊,兴奋嘶鸣。

车队再次翱翔于天际,犹如纸片一般的情报也从这个地方为中心向欧罗巴各地飞去。

在同一天,梅花的情报被摆到了无数人的面前,让他们寝食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