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在古代当宠妃的日子 > 248.皇嫂可能要受点苦

248.皇嫂可能要受点苦

    柳沐乐看了上官宏煜一眼,好像是在问“你没告诉他呀!”,上官宏煜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成功,想着也就几天就没说。”

    明宣帝问:“所以你也知道?”

    “知道!”上官宏煜颔首。

    明宣帝压住心底的惊涛骇浪,问:“在开始之前你有多少把握能成功?”

    柳沐乐老实回答:“没有!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最后成功了不是吗?”

    怎么不重要,一定有人跟她说过万一失败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她或者上官宏煜稍微自私一点拿来练功,只要他们不说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没人会怪他们,可是她却选了最没有把握的那种。

    说不感动是假的,明宣帝说:“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对你们家小煜很好的。”就冲着你今日这份无私,只要我有生之年,一定会保护好你们。

    为什么会有一种丈母娘嫁女儿的感觉,柳沐乐拒绝:“不用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就好,让他多有点时间陪我就行,我会自己对他好的。”上官宏煜过去牵柳沐乐的手,看着她笑得很幸福。

    被强迫喂了一嘴狗粮的明宣帝,什么感动都没有了,也拒绝:“那不行,这宫里多无聊呀!小煜不进宫,我找谁玩儿。”

    柳沐乐心想你都有皇后了,还找弟弟玩你是扶弟魔吗?别人兄弟情深,柳沐乐只能退而求其次,“国库我可以搬空吗?”

    明宣帝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这不行,我要养活很多人的,不能搬!”他还想从独孤岛那里抠点钱过来。

    柳沐乐就知道,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抠,她已经放弃了:“我听说皇宫的梅花开得很好,你还记得吧,我之前说过的要让阿煜带你去滑冰的。到时候我带孩子们进宫摘梅花做好吃的,这总可以吧!”

    柳沐乐记得明宣帝说过想要去室外看看长在树上的梅花,她也承诺过治好了明宣帝在花开的季节,给他表演控水术的,那就这一次一起实现了吧。

    这回明宣帝没有拒绝了,“行!行!以后宫里的花都给你,你想什么时候来摘,就什么时候来,不想进宫可以让小煜带个口信,我让人摘了给你送去。”

    上官宏煜看着越扯越远的两人,终于知道明宣帝为什么那么喜欢柳沐乐了,因为只有这个人的思维和他一样发散,任何事情他们都能随便聊得很起劲,这样他枯燥的帝王生活才不至于那么无聊。

    在他们讨论到夏季宫里的花有什么品种的时候,皇后到了。

    上官宏煜才打断他们:“好了,皇嫂到了,先聊正事!”

    那两个人一起看他,用玫瑰花做鲜花饼怎么就不是正事了,也许是他们的眼神太过认真,上官宏煜居然有一种不该打断的心虚。

    不过好在柳沐乐还是挺正常的,她终于说回来了正事:“这归元丹在炼制的过程中出了一点小小的纰漏,留下了点副作用,要皇嫂帮个忙。”

    皇后不解:“我可以帮什么忙?”她从来没想过可以在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上,可以帮到他们。

    于是柳沐乐又把副作用要做的事情解释了一遍,一时间大殿内十分安静,四个人脸、脖子和耳朵都有不同程度的红。

    明宣帝看着上官宏煜,用眼神问他这是不是真的?确定柳沐乐不是在耍他或者打击报复吗?

    上官宏煜点头,告诉他确实是真的,柳沐乐理不直气也壮:“我可是正经大夫,你们再考虑一下吧!”说完就出去了,上官宏煜也跟着她,出去了,把空间留给帝后。

    柳沐乐觉得她一世的英明就要毁在这个副作用上了,出去之后她又觉得不对,她和上官宏煜是情场小萌新,对提及这种事不好意思很正常。

    帝后都成婚快八年了,这种事做得还少吗?皇后脸皮薄也很正常,明宣帝这纯情小处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柳沐乐不知道的是,自从表明了心意,帝后一次都没有正式同房过,从感情上来说跟她和上官宏煜没什么区别。

    柳沐乐他们并没有等多久,帝后就出来了,明宣帝说:“我也是时候好起来了,有些人也该解决了,所以,小弟妹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其实这本来就没有什么需要考虑的,比起能活着每个人都知道那点副作用根本不算什么,只是需要当事人自己同意而已。

    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和顺利,毕竟里面蕴含了世间最罕见的两种药,明宣帝吃下之后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一会儿全身冒烟,一会儿眉毛都是结成冰珠的汗水。

    柳沐乐只能把两种不同的内力不停转换,输入明宣帝的体内,帮助他缓解药效的发作,眼见时间一点点过去,柳沐乐因为输入太多的内力,脸色也越来越不好了,明宣帝的症状并没有任何好转。

    上官宏煜和皇后在一旁看得都很着急,却也不敢贸然上前打扰。

    两个时辰之后再上官宏煜觉得柳沐乐就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柳沐乐终于收回了输内力的手,上官宏煜和皇后一人过去扶住一个人,防止他们摔倒。

    “怎么样?”上官宏煜扶着柳沐乐的肩膀坐在床边问。

    柳沐乐知道他是在问自己怎么样,同时也是在问明宣帝的情况,柳沐乐伸手去给明宣帝把脉,现在他的脸还是很红,仿佛正在饱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脉象却很正常,除了血液流动得快一点,心跳也快一点,没有什么问题。

    “还好,现在应该是因为副作用。”柳沐乐对皇后说:“我们就先走了,你自己可以吗?”

    皇后点头,说:“你看起来不太好,回去休息吧,这里不用担心。”

    上官宏煜带着柳沐乐离开了,在门口的时候柳沐乐还是不太放心,让曹公公宣太医过来候着。

    上官宏煜见她此举,也很担忧:“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

    柳沐乐不太好意思,解释:“我没敢输太多的内力,结束得早了一点,皇兄体内的火麒麟丹没有化解到最低,皇嫂可能要受点苦,我怕她受不住。”这他妈都是什么虎狼之词,柳沐乐都不敢想象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

    上官宏煜听懂了,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问她:“你到底输了多少内力?”才会虚弱成这样。

    “五六十年吧!”柳沐乐说,其实并没有太多,只是因为是连续不间断地高效工作,才会显得比较严重:“放心,云宗术是可以短时间内快速回复内力的,只要没有受到重大的损伤,今天这点内力过十天半个月就恢复了。”

    五六十年吧,这点,上官宏煜不知道她是不是觉得自己两百多年的内力太多了些,怎么能这么云淡风轻把几十年的内力没有了说出来,有些人一辈子都达不到这种程度。

    他突然有些生气,也不知道是气她的不在乎,还是气自己的无能。可是上官宏煜知道柳沐乐只在乎的,她这样说只是不想自己太担心,那就是气自己太不能吧,每次只能看着她涉险而无能为力。

    柳沐乐看上官宏煜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阿煜,说这些话并不是在安慰你。我只是在尽自己的能力做该做的事情,就跟你在背后默默保护我是一样的,你从来不亏钱我什么。而我也不需要你牺牲什么,我们就这样好好的陪伴着彼此好吗?”

    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请你相信我能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而不是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将自己置于险境。

    “好!”上官宏煜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在他们离开不久后,云霄殿内,看着很虚弱的明宣帝睁开了眼睛,眼里没有一点病人的虚弱,甚至还泛着浅浅的红光,完全没有一点理智。

    “陛下!”皇后唤他,他也听不见,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

    把皇后推到身后的床上,开始粗鲁撕她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