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仙侠小说 > 凡人修仙之我是陆师兄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偷袭

第一百九十六章 偷袭

    他只是一个三灵根的体质,在普通修士里面或许还算不错,但是在结丹修士之中,只能算比较平庸了,因为能够真正有机会结丹的修士,除了灵根之外,就是许多变异灵根和两灵根修士,三灵根的修仙者修炼到结丹,可是屈指可数的。

    只是因为他早年有过奇遇,在一颗厉害妖兽的胃口里找到了一粒上古时期才有的分元丹,其效果跟补丹其实极为类似。正是靠了这丹药之力,他才有幸获得今的地位,一直修炼到接近元婴的层次。

    否则,光凭他的资质,只怕还在筑基后期打转呢!

    四人之中,资质是剑飞扬最高,是整个乱星海都极为少见的金属灵根。陆寒来到这个界面也算有些时了,还真是第一次遇到金属的灵根修士。

    通常而言,灵根中以水、火为最多,土次之,木属的灵根最为少见,当初在擂台上差点击败陆寒、被陆寒得当场结丹的古剑门才明馨姑娘,就是木属的灵根。

    而金属的灵根,莫是见过,就是听,陆寒都没有听过。

    这也许就是剑飞扬之所以能把剑气修炼得如此凝练的原因吧。

    “甘兄还一直没能出手过,我们也好奇甘兄的功法。”卜绪对一旁默然无声的甘霖打趣道。

    “老兄不过是修炼了一点最为普通的土属功法,除了防御力稍强,对水属功法有些克制效果,便没什么别的出彩之处了。”甘霖苦笑道。

    就在此时,一直不参与谈话,全程闭目炼气的赵长老,忽然无声地睁开了眼睛。

    “注意,有几个不开眼的家伙来了。”赵长老淡淡地道,“是冲着我们来了。”

    “这几个人,不太像是在埋伏我们。”陆寒忽然出声道,“应该是海盗之流的。”

    几人都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让人无法察觉,甚至很容易被当成筑基期修士的。

    乱星海的海域之中,很有些心术不正的修仙者,四处劫掠低阶修士,属于海盗一流。这些修士有的是魔道弟子,有的干脆就是散修,虽然行径恶劣,但是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星宫的人,就算想执法,也很难找到他们确切的踪迹。

    不久之后,便见得十四五个戴着黑兜帽的修仙者,从四面方包围了过来。其中只有一个结丹修士,而且修为实在不怎么样,顶多跟金青差不多的样子。

    “想不到今儿如此舒适,居然又遇到几只肥羊。”看到五个人,那为首的海盗头子大为兴奋地道,“的们,好生招呼着,千万别叫跑了一个出去!如今星宫和正魔两道的老家伙为难,正是我们吃喝汤的好子!”

    “甘道友,此番你出手一次试试。我们几个,倒对道友的功法很是好奇啊!”卜绪对着盲修士甘霖好奇地道。

    赵长老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也难怪,对于他这个级别来,这些海盗基本跟蚂蚁也没什么区别了,他连关心的兴趣都没樱

    “好,那为兄就献丑了。”甘霖之前没出手过,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缓缓站起,挥手一招!

    只见一颗土黄色的大印法宝,从他口中喷出,渐渐化成丈许宽窄,散发出一股精纯的土灵气来!一股浓郁的土腥味在海面上散播开来,连闭目养神的剑飞扬,都忍不住睁开眼睛,似乎对于这件土属法宝有些好奇。

    毕竟,纯粹的土属法宝,在高阶修士手中还是比较少见的。

    陆寒则是没什么兴趣。他上重宝极多,对于这等品质的法宝,也就是看了一眼而已。

    土黄色的大印法宝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十几个海盗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就被法宝的吸力汲取,竟然不由自主地朝着甘霖的方向飞遁过来!

    “妈的,踢到铁板了,能走几个走几个!”甘霖法宝一亮出来,那海盗首领就知道踢到了铁板,回祭出一口飞刀似的法宝,转便要遁走!

    甘霖当然不可能让一个区区结丹初期修士从自己的手里跑出去。

    他挥手一拍,整个人已经飞而上,直扑向那个企图逃走的海盗首领,双手一捞,直接显现出一双泥沙所构筑的巨掌,猛地朝那个倒霉蛋头顶抓去!

    他的法力之雄厚,何止是对方的一倍?那家伙就算竭力用法宝抵挡,仍然被巨掌握在手中,吱哇一声,直接被捏成了饼!

    “这家伙法力倒还是浑厚,比那卜绪还强过三分。”陆寒点点头,这甘霖的法力之浑厚,比之寻常的假丹修士还要胜过三成以上,明显也是修炼了类似青元剑诀的功法。不过土属功法,往往法力越是雄浑,对敌时的威力也就越大。

    赵长老招来的这几个人,无一是庸手。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在一堆筑基期海盗之中,忽然有两个人挥手一抹,把上的一层外衣就地除去,露出里面的一副朴素的道袍打扮来!

    其中披月白道袍的,是一个面色红润、鹤发童颜的老道士,另一个面容沧桑、颇有威严的少年道士,则披着黄衫。

    二人子动如闪电一般,瞬息而至,刷地一声齐齐出掌,朝陆寒等四个结丹修士猛击过来!

    陆寒立刻站起,手中遮魔手运转起来,在头顶化为一团魔云,那剑飞扬同样汇聚起一张太白化气手,从陆寒肩膀后侧挥击一掌,跟陆寒并肩而立,两人齐齐出手,和那飞扑而来的少年道士猛拼了一掌!

    这一掌,二人举起十二万分的法力,只听平地里打了个闷雷也似,那少年道士掌中法力渊源不断,如滔滔江水一般冲击向二人,两人无法,只得凭着法力硬抗,不过十息时间,陆寒脚底下的太乙金鳞舟实在承受不住如此重压,居然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尖鸣声,尔后竟露出了一丝丝裂缝,眼可见地灵光黯淡下去!

    另一边,卜绪和甘霖同样被另一个老道士偷袭!

    陆寒此时的法力,居然和剑飞扬联手,都有些支撑不住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