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仙侠小说 > 几醉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寄拍轩鳞

第一百二十六章 寄拍轩鳞

    几醉正文卷第一百二十六章寄拍轩鳞“原来是宗钦道友。”

    那主事见此立刻就极其亲切的改了口,随即掌心一亮,就有一枚金色的卡片夹在他的两根手指间,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谢清辞看着,瞳孔微微收缩。

    “嗡”

    一声清鸣响过,那漂浮在半空中的、两枚散发着光芒的文字一颤,顺着他的指引倏地化做一道流光,稳稳地附在了金卡上。

    他手轻轻一转,一张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卡片就这样立在半空,静静地悬浮在谢清辞身前。

    金色的光芒将她黝黑的眼睛照亮,将她的眼底照亮。

    谢清辞伸出手接过金卡,外表看着神情波澜不惊,只淡淡地道了一句:“有劳。”

    主事眼中有光芒一闪而逝,笑吟吟道:“宗钦道友需要的资料我们已经复刻好,很快就可以送到您手中。不知道除了这个,宗钦道友还需要多宝楼什么帮助?”

    谢清辞眼睛骨碌碌转了转,试探性的问道:“那,这一次拍卖会上拍卖物的资料可否提供给我一份?”

    “这……”主事闻言微微皱起了眉,顿了顿,有些歉意地道:“实在是抱歉,按照小楼的规定,只有金卡以上的贵宾才可以享有这项特权。”

    “唔……”

    谢清辞微微蹙眉,沉吟片刻,又开口道:“那可以往你们拍卖会临时添物吗,就现在?”

    “自然是可以的。”

    似乎是看出了谢清辞的犹豫,那主事微微一笑,补充道:“既然您已经是小楼的贵宾了,那我们必将全力保护您的隐私。无论您寄拍的东西是何来历,我们都可以接受。”

    说罢,他微微仰起头,颇有些骄傲地道:

    “请您放心,我们多宝楼从来不惧任何威胁,也不受任何势力的干扰,也不会向任何人妥协。”

    他的声音虽不大,却底气十足,言语中充满着自信和傲气。

    谢清辞闻言忍不住笑了,心中赞叹这多宝楼真是好气魄,不愧是九州第一财阀势力。

    她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犹疑,当下便手掌一翻,祭出一柄黑色的剑。

    此剑通身漆黑,魔气弥漫,剑柄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似乎还用古文字勾勒出两个字形,看上去颇为古朴。

    看波动,似乎是一把上品灵剑。

    主事看着这把剑瞳孔微微收缩,眼中有些许的颤动。

    谢清辞见状缓缓勾起嘴角,声音一字一顿:

    “这便是我要寄拍的宝物,上品灵剑——轩鳞。”

    ……

    拍卖台上,唐淑刚以高价拍出一瓶灵药,正轻轻地笑着,突然神情微微一变。

    与她互动的客人也敏感地意识到了她的神情变化,正想问原因,却见唐淑随即绽放出了一个更大的笑容,仿佛肆意盛开的玫瑰,美得让人目眩神迷。

    她娇声道:“就在刚才,一位客人将一件宝物托给多宝楼拍卖。淑儿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件宝物,只能说此宝来历非凡,威力巨大,想来客人们会对它很感兴趣。”

    她说的隐晦,将众人的兴致挑起,就连一直作壁上观、安静不语的高级包厢里的那些贵宾也不自觉轻咦了一声,似乎是起了好奇心。

    当下便有人喊道:

    “淑儿仙子,不要打哑谜了,快说吧。”

    唐淑眼神微不可查地迅速扫了某处高级包厢一样,美眸极快地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她勾了勾红唇,声音轻柔:“客人们不要着急,淑儿这便让人将宝物呈上来。”

    她轻轻扬了扬手,马上便有两个女侍捧着一个托盘缓缓走上台。那托盘照旧用一块金布包裹着,让人无法探视里面的东西,颇为神秘。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她红唇轻启,声音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却让整个拍卖会刹那间安静下来。

    “此宝名为轩鳞。材质珍贵,削铁如泥,威名赫赫,曾是某族先祖流传下来的至宝。”

    场面一时静寂。

    仿佛没有意识到场面的诡异,仿佛一点都不知道这剑的来历,唐淑继续笑吟吟地说着,神情没有一丝变动。

    “这轩鳞剑品阶为上品灵器,但爆发起来可有下品宝器的一半威力,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各位客人可千万不要错过哦”

    “……”

    她看着安静的四周,眯了眯美眸,缓缓地举起小锤子。

    拍卖锤“咚”地一声敲在底盘座上,仿佛敲在了某些人的心里,让人心中一震。

    唐淑道:“初价为一百万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下品灵石。我宣布,此次拍卖,正式开始!”

    她的声音刚落,原本安静得几乎落针可闻的拍卖场瞬间沸腾,喧闹声几乎要将这大厅屋顶给掀翻。

    “这不是佟家先祖年轻时曾经用过的法器吗,赫赫有名的轩鳞剑,怎么会被拿来拍卖了?”

    “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吗,轩鳞剑被赐给了佟家这一代最优秀的弟子佟鳞。可没想到……”

    那人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旁边的人连忙好奇地问道:“没想到什么?”

    “嘿嘿,那佟鳞被一个无名女修给杀了,储物戒指被夺走。这佟家盛怒之下将那女修通缉,却连那女修半点消息都没得到。那女修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本以为她是离开了离州,可没想到居然在此出现了丢失的轩鳞剑。”

    “这说明什么?说明那女修过得好好的,甚至就在柳城,此时正在明目张胆地拍卖轩鳞剑。”

    “……”

    某一高级包厢内。

    此时,佟二长老的脸被气成了猪肝色。

    他浑身剧烈颤抖,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脸上的青筋凸起,显然已经愤怒地快失去理智。

    “可恶!居然、居然如此嚣张,真是气煞我等!老夫必要将她碎尸万段!!”

    旁边的三长老同样也是愤怒得脸色铁青,只是他拼命地压制住自己的怒火,神情虽然难看,但还不至于失去理智。

    一旁站着的佟家弟子脸色苍白,有些无力地问道:“长老,我们要拍下轩鳞剑吗……”

    他们都清楚,拿轩鳞剑来拍卖的人,除了那被通缉的“谢青”别无可能。

    也就是说,无论这轩鳞剑卖得如何,这拍卖所得的灵石多半还是要到那恶女手里的。

    想想都让人气得几乎昏厥。

    三长老狠狠地咬了咬牙,牙关间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几乎要将其碾碎,仿佛暴怒的野兽。

    他沉默了一瞬,眼神择人而噬,从牙缝间硬生生咯出两句话:

    “拍!一定要拍下!”

    “佟家的脸面不能丢!无论如何,轩鳞剑必须要完完整整地回到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