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都市现实 > 王妃,王爷又来求亲了! > 第1282章 五皇子来表白了!

第1282章 五皇子来表白了!

第1282章五皇子来表白了!

雕梁画栋的船舫上,灯笼发出晕红的光,有人在光中翩翩起舞,好似人间精灵。

雪白的长裙轻柔如风,婉转摆荡,好似被暖红的光镀上丹色的浮云,随着人影的舞动,青丝飘散,偶尔露出触目惊心的雪肤花貌。

周围观看水袖舞的人都好似呆了,微张着唇,却发不出声音,双眼一眨不眨,生怕错过每一个绝美瞬间。

处在最中间的女人,好似众星捧月,越发吸引人。

薄纱覆面,依稀可见柳叶眉,漆黑长发散乱飘荡,发间一朵粉色的梅花,莹莹难书韶华,随着她的舞动,错落成一身淡影。

当真是婉转轻盈,容光夺魄。

耶律沭站在船舫三楼的栏杆边,眼睛一眨不眨,视线始终只盯着中间那一人。

不知是江风太大,还是水汽太冷,吹在脸上,他却只想哭,心里苦涩,纠结成一团。

他默默地看着舞动的人儿,眼神缱绻深情,满是不舍,似乎在做最后的离别。

他恍惚想起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往国师殿跑。

明知道会被拒绝,明知道她对自己没有好脸色,明知道她心冷如冰,明知道……

所有的一切都知道,还是忍不住想见她,哪怕是被她冷嘲热讽,只要能多看一眼,心里也极满足。

他就像是中了毒,一种名为花洛虞的相思毒。

见之,可解相思苦。

不见,则神思不属,像被抽去了灵魂。

耶律沭也知道自己没用,对待感情过分执着,若能跟太子哥哥一样,凉薄而寡情,反倒少烦恼些。

可他终究不是太子,即便已经跟其他女人睡了,可他满心满眼还是那个人,早已经刻在心尖上,融在骨血里了。

“殿下,你怎么哭了?”

站在旁边偷偷看了好一会儿的青椒发现自家主子在默默流泪,吓得心肝都快爆了。

正看水袖舞看得出神的肉丝闻言急忙转头,满是不可思议。

“殿下,你、你是被感动了吗?”

耶律沭被青椒肉丝盯着,淡定从容地抬手摸摸眼角。

“风太大,眼里进沙子了。”

沙子?你当我们是傻子还差不多。

这他娘的方圆几里都是水,哪里来的沙子!

青椒肉丝对视一眼,觉得自家主子不对劲,正要打听一番,帮忙排忧解难,却见自家主子激动地抓住栏杆。

“人呢?人怎么不见了?”

肉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刚刚还在跳舞的人已经陆续下去了。

“殿下,水袖舞已经结束了,水神祈福仪式也到尾声了。”

耶律沭神色一变,转身朝下跑。

说好今天偷偷再见最后一面,可他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埃

就在他没头苍蝇到处乱翻的时候,有人从旁边擦肩而过,随手递给他一个纸条。

耶律沭眼底讶异一闪而逝,待要看清那人是谁,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狐疑地展开纸条,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却是他最关心也最想知道的。

人在一楼船舫后,正要离开。

耶律沭看到离开两个字,也来不及细思到底是谁给的消息,消息是否可靠。

此时他脚步如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就算是见最后一面,也要当面跟她说清楚。

可当他跑到一楼后侧甲板时,却发现周围好多人,议论纷纷。

更奇怪的是,当众人看到他的时候,眼里放着光,不停地拍手叫好,甚至还有人朝他招手。

“呀,是五皇子!五皇子来了1

耶律沭一头雾水,他只想找花洛虞,不想被人当猴子看,当即沉着脸走过去。

能登上祭祀水神所用船舫的人,都是北冥非富即贵之辈,一群爱看热闹的大家公子小姐聚在一起,叽叽喳喳。

“五皇子来表白了1

耶律沭心头一跳,表白?

难道神女姐姐就在那儿?

这个念头一出,他脚步飞快,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手扯住那人的袖子,把人转过身来。

“终于找到你……”

待看清女人的脸,后面的话瞬间戛然而止。

耶律沭放开手,眉头微皱,声音也变得有些冷漠。

“怎么是你?”

申屠晓晓露出一张无辜脸,反手拽住他的衣袖,满是委屈地看向他。

“表哥,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还说有惊喜给我呢。”

耶律沭面色一僵,毫不犹豫地摇头。

“不是我,你肯定是弄错了。”

他怎么可能约申屠晓晓在这里见面,就算已经跟她……

想到这里强行打断,可看到眼前人无辜的眼睛,又觉得是自己搞错了。

就在这时,人群再次爆发出巨大的呼声。

“是神女大人1

“神女大人来了1

“啊,她看了我一眼1

耶律沭急忙挣开申屠晓晓的手,朝花洛虞跑去。

待到了近前,却又不知该说什么,皱巴着一张脸。

花洛虞打量他一眼,脑子里不由浮现那天晚上不可描述的画面,耳根子瞬间红了。

她生怕被人看出端倪,故意端着一张冷脸,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五殿下,你让人给我留言,把我叫到这里,所为何事?今日祭神,我很忙,还请你废话少说。”

若是按照她以往的性子,就算耶律沭跑断腿,磨破嘴皮子,她也不一定会赴约。

可那天过后,终究有些不一样了,心的一角好似柔软了许多。

耶律沭回神,眨了一下眼,下意识地回。

“不是我啊,我没有让人给你留消息。”

确实没留,因为他亲自去找了。

花洛虞闻言,脸色微变,环顾一周,把周围人或兴奋或嫉妒或幸灾乐祸的表情尽收眼底。

最后视线停留在申屠晓晓脸上,冷笑一声,质问。

“是不是你让人给我传的假消息?”

突然被点名的申屠晓晓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笑着站出来。

“你可不能胡乱冤枉人,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又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呢?”

有什么理由?

你暗恋耶律沭那么多年,每次他出宫,你都上赶着去偶遇,当真以为别人都是瞎子么。

花洛虞心里清楚的很,笑容满含讽刺。

“为什么你心里不是比谁都清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