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眼亲见,无法还

第二百七十五章 眼亲见,无法还

    冷面男子和络腮胡正是刚刚抵达豫都的叶宗成和牧紫庆父子。父子四人照旧各自骑着马,只是比来时,身后多了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

    马车外表普通,但内里舒适温馨,主要是为安明瑜准备的,里面只有黎皓月一人陪着她。

    驾着马车的是浓眉大眼的少年,身边懒懒斜斜地坐着一位身负大刀的明媚少女,正是轩辕晋哲和澹台平平二人。

    越书鸢被安明瑜留在了溱都,辅佐在那里处理所有事的韩光胜。

    安明瑜特意带着轩辕晋哲,并没有让他随着皇甫明璟她们回迷幻岛,是因为她想在收编十二氏族后,让他统领这一支军队。

    她会给他制造练兵的机会,会让他去成长。待时机成熟时,就让他带着人去靳珂那里,开始收复北方三国。

    至于皇甫乾昭、皇甫寒和几名暗影卫,都隐藏在暗中护送安明瑜。

    皇甫寒和暗影卫本职如此,而皇甫乾昭境界太高,给人的压力太大,尤其是对叶宗成父子四人而言。她便在出了溱都之时,很自觉地消失不见了,但谁都知道,她是要将安明瑜送到牧氏驻地,才会回去的。

    一行人因为一进城没多久,就遭遇了皇太孙的出行,便被迫下马,靠边停在路旁。

    牧紫庆忍不住说了皇太孙的八卦,因为同为男人,他真想不明白那家伙到底哪根筋不对,地位权力那么高,又不缺女人,竟然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生下的孩子,太不可思议了。

    遭到自家爹亲巴掌待遇的牧紫庆觉得自己没说错,但迫于爹他的淫威,只能小声嘟嘟囔囔。

    一行人又动了起来,准备去找一家客栈先暂时安顿下来。

    谁都没有发现,马车的小帘子动了一下,在它后面的小少年在看到策马疾驰而过的皇太孙,并听见了牧紫庆的这样一番话后,若有所思的神情。

    半晌后,黎皓月有了决定,望着安明瑜,说了一句:“一会儿,我想去看一眼。”

    纵然他没有多说去看什么一眼,但安明瑜也知道他的意思。

    对此,她并没有阻挡,只是点了点头说:“安顿下来后。”

    旋即,她又有点担心他,虽说他一向处事不惊,但有些事很难不让人失去理智,怕他真在亲眼见到了一些事后,冲动行事,累及他的安危,便加了四个字,特意嘱咐道:“让乾昭陪着你,快去快回。”

    听及安明瑜变相地劝他冷静,他表示明白,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不让皇甫乾昭的同行,点头应道:“放心。”

    他真的只是去看一眼,看一眼他娘……是不是那个传遍天下,被皇太孙所宠爱的太孙妃,看一眼她……究竟过得好不好,以及箐箐如何了。

    其实,他已经可以肯定了,因为刚才被人簇拥着,策马离去的男子,就是在大黎村出现过的那个为首男子。

    对方化成灰,他都认得。

    只是,情感,他并不愿意承认而已,他还奢望着,有一天,一家人能够团圆,只可惜,内心深处,他知道,恐怕不可能了。

    一切,终究已经变了。

    没多久,一行人就到了客栈。

    因为到了新地方,牧紫庆高兴地吆喝着让安明瑜出来,准备一会儿四处逛一逛。

    “阿瑜,快出来看看,我们到了。一会儿三舅带你去四处玩玩。”这个自来熟,没几天就跟安明瑜混熟了,更是心太大,直接忽略了安明瑜的特殊之处。

    在他看来,反正是他亲外甥女,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小的人儿应声出了马车厢,被直接跳下马车的澹台平平伸手抱了。她身后紧跟而出的绝色小少年这一次却一反常态,并没有接管她的任何事,而是披了归来的路,到牧氏据点,牧紫庆送给他的一件黑色毛皮斗篷,将他整个人都裹了起来。

    斗篷彻底遮住了他的颜面,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他一声不吭,谁也没望一眼,就悄然不做声地离了去。

    同时,一行人都听见了皇甫乾昭的传音:“我跟着去了。”

    就见安明瑜点头应道:“好。”

    这两个人要去做什么?疑问浮心头,但没人敢问唯一的知情人安明瑜。

    谁让她最小却又最大呢?

    …………

    浩浩荡荡的队伍蜿蜒而行,就在进入豫都城门的那一瞬间,矗立在城门附近的一道好像在那里,却又好像不在那里,根本让人不曾发现的身影动了一下。

    只见他微微抬起了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支队伍,巨大的斗篷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当那辆最为华丽贵气,明显是一队人马之中最重要的马车进入他的视线之内时,除了紧跟着他的皇甫乾昭之外,压根都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身形一闪,就那样消失不见了。

    黎皓月的暗影术,令皇甫乾昭赞叹。

    无论多少次,她都想说,自家皇太姑祖母的眼光就是厉害,这个少年完美得不似人间之人。

    小少年完全没有在意自己是否太过优秀,他现在的心神都在那辆马车。

    无声无息地紧随而行,从中听到了那个让他无比熟悉的声音,那个从小对他温柔关爱的女声,都没能阻止他的暗中跟踪。

    直到跟着对方进入皇太孙暂时的居住之处,亲眼看见那个他再也熟悉不过的绝美容颜,看到她不同于记忆中的轻松笑容,看到她与那个下令残杀大黎村村民的皇太孙相互之间充满爱意的眼神,默契的互动。

    黎皓月感到有些绝望了。

    事情,终归是向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走去。

    他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掩饰身形,就那样地盯着二人。

    终于,皇太孙感觉到了不对劲,转头看向那个站在屋子外面雪地中的身影,慌忙护住沈雪茹,怒喝一声:“什么人!?”

    “来人……”皇太孙刚要叫人来抓住对方,却被身后的沈雪茹抓住了胳膊。

    他听见她紧张地说:“不要……”

    哪怕黎皓月整个人被斗篷罩住,但作为生他、养他多年的母亲来说,沈雪茹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黎皓月抬起了头,露出了斗篷下的绝世容颜。

    小少年日渐长大,稚嫩的气息已然褪去不少,武功境界更是超出常人的想象。

    皇太孙显然被他那与沈雪茹相似的容颜给镇住了,还没能给得出反应时,就见黎皓月如当初在大黎村时一样,身形渐消,直至无影无踪之时,随风传来了一句话。

    “若是有一天,你胆敢负了我娘,就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