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焦糖奶油爆米花 > 泼出去的女儿嫁出去的水

泼出去的女儿嫁出去的水

    这一天成岁老爸下班顺路去了一趟超市买了水果,到家的时候屋里十分的寂静,就好像没有人在家一样。按理说闺女下班要是直接回来的话应该在沙发上蹲着看电视了,老婆今天一整天都在家里写稿,这个点竟然没有在做饭。

    成岁老爸换了鞋直接去到卧室里,果然老婆在家,拉死窗帘开着小台灯趴在书桌上,右手捏着一只铅笔在乱糟糟的草稿纸上毫无目的的乱画。听见有人走进来也不抬头就知道是谁,随即说话了:“厨房里有晾凉了的绿豆汤,别的你自己找点吃吧。”

    “岁岁还没回来么?”成岁爸在屋里没看见闺女,听老婆话里的意思闺女也不回来吃饭了,要不然不可能是这个待遇。

    “他那个大明星男朋友不是今天回来么,”成岁妈直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我估计今晚是不回家了。”

    爸爸听到这种话很难像妈妈那么淡定,毕竟男人更加了解男人都是什么货色。

    “不太好吧?见见面就回来吧。没必要住在那儿吧?”成岁爸联想到早晨端个早饭都恨不得唱个小曲儿的闺女不禁有点慌。

    成岁妈现在就只想嘲笑自己的老公:“你这不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我生岁岁那年比岁岁现在还小两岁……”

    老爸赶紧打断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这不一样吧,哎呀哎反正你别说那个字,我想想就头疼。”

    那个字八成就是“生”吧。

    “行了,人家小伙子挺懂事的,别老把人家想的和你一样。”

    “我又怎么了?”

    此刻景行正陷在沙发里,把成岁放在自己腿上,扶着她的腰接吻得火热,在成岁晕晕乎乎的时候终于放开她,顺势把她的脑袋按进自己的肩窝里,对她耳语:“今晚住下来吧。”

    成岁哪顾得上听他在说什么,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景行身上,一下也动不得。

    景行趁机追加:“上次扯坏的衣服我买了新的给你,明早换给我看合适不合适吧。”

    “嗯……”恐怕成岁就只听见了衣服两个字。

    景行确实是个懂事的小伙子,多懂事呢,他懂事就懂事在,跟成岁说这些骚话之前,他给成岁妈发短信报备了。

    “明天我会负责任的送岁岁去上班的,安心。”(关键词提取:负责任)

    哦,真的是懂事过头了呢。

    港真,FFF团是真的很有存在的现实意义的。因为情侣之间的相处,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观的人是不会跟你感同身受的,那些嗑CP嗑日常的你以为是真的在吃糖么,她们只是在庆祝跌宕起伏的部分之后得来不易的一点甜头,所以啥秀恩爱死得快啊。他根本就不是,嫉妒不嫉妒的问题,恰柠檬什么的都是少数派或者是玩儿梗,是没有故事基础秀出来的恩爱他本身就,很无聊。

    局中人景行感觉和成岁呆在一起混日子很有意义,成岁也把这久违的黏黏糊糊当做了馈赠。可能这就是热恋真正的意思吧。所以他们其实只是吃了景行带回来的贵贵的点心啊,打情骂俏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比较恶心啊,就感觉周围的空气里都是可爱的小心心啊。(所以你们能感受到我字里行间的白眼么!!!!!!)

    其实一起吃东西打游戏聊本月见闻的时候,成岁还是很平静的。但在景行拿出发给老妈的短信给她解释她想回去也回不去的时候,问她喜欢什么颜色的毯子随便挑的时候,胡乱聊天的时候谈到出道时候的发型突然邀请她去卧室看相册的时候,隐隐觉得有点紧张。

    女孩子对于男孩子的各种奇怪的操作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想多了,他心里盘算的东西,往往比你担心的东西还……那个啥。

    果不其然,一顿计划经济循序渐进之后,成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什么底线,刚刚发生了什么?怎么自己就坐在床上,景行的怀里,橙色的毯子下,拿着景行的手机,翻他空间里的照片了?

    这种时候女孩子千万不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成了坏女孩,你只是掉进了一个坏男孩挖好的陷阱里。

    你别看景行现在美人在怀好像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倚在成岁的肩膀上,还冷不防游刃有余的朝着她的脸颊吐口气,好一副情圣的架子。其实内心慌的一批。

    短信是真的啊看一眼就行了别看了万一就看出我有啥险恶用心来了呢。

    跟我进去里面柜子里挑吧,千万别说随便啊,要不还得再找个别的理由把你骗……不,带进那个屋。

    坐床上就行了别回客厅了别回沙发了。就这一个毯子就行了别再拽那一条出来了别别别。

    不过还好,成岁现在的心思全被景行给她看的名为《樱花树下的美少年》的“世界名画”所吸引。

    “哇~好看,是真的好看。”这是成岁发自内心的夸奖。

    “比现在还好看么?”被自己的媳妇夸也是很开心的。

    “感觉自带滤镜一样,就特别的梦幻你知道嘛。”成岁没有选择敷衍他而是认真的思考并回答问题:“那个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可爱,还是现在好看,特~别的帅。”

    “我觉得也是,那个时候能出道说得好听是因为这张照片好看,也就是站在前辈身边才有人去打听我的事,要是只有我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来找我拍戏。”

    成岁也没什么好做的,就开始放大角角落落观察其他细节,日本好看的樱花,好看的和服小姐姐的侧颜,和……

    “唉?你说这个,是不是。张叔?”成岁把手机往自己的脸左边景行的眼前怼过去。

    “哈?”景行不信,仔细看仔细看还是不信:“不是吧,就这个背影比较像而已吧?”

    成岁把手机挪回来,调整了画面让景行看包包:“我没觉得背影像,就是这个包,上面别的这三个徽章是云腾去漫展带回来的,人家妹子小批量做的,虽然看不大清楚但是我很确定是那个。”

    这回景行只能信了,但是明显不想信:“按照偶像剧的正规套路,你不是应该在照片里发现你自己么?”

    幸亏张辰宿只去过一次日本,成岁稍微想了想就对上号了:“张叔去交流会那一次确实我本来预定的也要去的,就很巧,我办护照比别人晚了两天,很多手续都没赶上,所以放弃了。”

    缘,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