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二次元类 > 宿主她又在崩剧情 > 氪金助理 030

紧接着,技术人员又打开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正是这个书房,而视频里面显示的时间正是市局发现暗网异动的时刻。

视频里,一道身影进了书房,直接走向电脑,一番操纵后又摸到书架,在书架旁寻找片刻后,打开暗格,把一样东西放了进去画面放大,能看到,那人手中,正是这个优盘。

而画面里的人,赫然正是那张照片里的男人,莱斯利家族的莱斯利,同时,也是郁雲的助理,傅苍池。

方锦华沉沉看了眼郁雲:“你不知道?”

郁雲面色阴沉,他知道,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要被自己一直无比信任的助理给毁了哪怕后来能调查清楚,可一旦他当众被抓走调查,集团动荡是逃不了的,也许,整个郁氏会在短短数日内分崩离析都有可能!

而这一切,都是傅苍池的阴谋他利用做助理之便,将郁氏的信息掌握后,穿针引线造出似是而非和暗网有关的资料,再加上他电脑里的浏览记录。

他到时候真是百口莫辩

方锦华扫了眼监控:“你给自己书房装的监控?傅苍池不知道?”

郁雲摇摇头:“实不相瞒,方支队,这监控是小女晚上刚刚放的,这次也多亏了小女是她察觉傅苍池不对劲。”

方锦华顿时挑眉:“察觉?”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方锦华拿出电话打给外边的行动组,下一瞬便是转身拉开书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郁雲连忙跟上去

几乎与此同时,市局行动组冲了进来,直接将毫无防备的傅苍池围在中央,其余不相关的人在之前就已经被安置在旁边的房间里。

场中只剩下施蓝风和傅苍池,看到傅苍池被围住,施蓝风眉头紧蹙下意识就要上前,却被郁雲冷声呵斥:“蓝风1

施蓝风眉头微蹙不明所以,傅苍池表情怔忪:“郁董,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郁雲沉沉看着他:“你还敢问我,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傅苍池摊手极为无辜:“郁董,我做的所有事都是您交待的,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方锦华看着这张和照片中一模一样的脸,心里一片冷然。

连样子都不变就这么堂而皇之入境做了这么多事这人是得有多疯狂多大胆。

“对于一个普通助理来说,你的反应未免也太镇定淡然了”方锦华沉沉出声。

傅苍池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不理解:“可能是因为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你知道1

方锦华缓缓开口,一字一顿:“傅先生还是说,我该叫你,莱斯利?”

一瞬间,傅苍池的神情就沉了下去。

伪装的温和无辜瞬间变成了有些病态的好奇,周围是荷枪实弹的警察,他却看都不看,而是轻啧了声:“你们竟然能查到我的身份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傅苍池,或者说,莱斯利满脸兴味看着郁雲和方锦华的方向:“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发现的吗?”

郁雲冷哼:“为什么要告诉你1

一想到自己被他骗得团团转,差点身家倾覆,郁雲就恨不得把这个人扒皮拆筋了!

谁知,莱斯利去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如果你告诉我我是怎么暴露的我可以承诺,这次自认技不如人,以后绝不报复你,如何?”

郁雲顿时面色更加铁青:“大言不惭,还是等你把牢底坐穿再说这种大话1

莱斯利却浑不在意低笑摇头,就在这时,又是数道身影从大门口走进来。

是市局孙局长,孙局长身后,则是还穿着家居服的郁瑶。

“发现你不对劲是因为几天前你抓我回家时我发现了你手上的茧子那是只有常年握枪才能形成的,不该出现在一个衣食无忧的金融精英手上,就这么简单,还有什么问题吗?”

苹果哈哈大笑:宿主,你说的跟真的一样。

郁瑶:这样也免得老郁以后问!

莱斯利却是蓦然一愣,下意识抬手他的确没有注意过这一点。

可是,谁会注意到别人的手有没有茧子呢?

这简直

莱斯利扶额无奈轻笑出声:“好吧,愿赌服输郁小姐,你放心,我会遵守承诺。”

这时,不再刻意掩饰,他身上一些西方特质也隐隐流露出来。

郁瑶无谓撇嘴:“告诉你并不是怕你报复,毕竟,你犯的事,够你在里面蹲三百年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有多蠢而已。”

看到这个人差点把老郁送进监狱,现在还一副气定神闲有恃无恐的样子,郁瑶就觉得生气。

莱斯利却只是笑了笑,并不因为她的话而生气。

被警察铐上手铐带走的时候,他也十分平静,甚至还有闲情雅致冲郁瑶点头示意:“郁小姐,再会。”

郁瑶哼了声:“等你能出来再说这话1

谁知,莱斯利竟是十分认真的点点头:“我会尽快”

郁瑶则是不屑冷哧一声。

临走前,方锦华告诉郁雲后期需要他配合调查,郁雲自然应允。

出了这样的事,酒会当然是无法继续了。

警方离开后,那些人从房间里出来,却发现郁雲还好好的,并没有被带走。

郁雲解释说是闹了些误会,现在已经没事了众人心里狐疑,却不好多问,只能是安慰后迅速离开。

所有宾客有序被侍应送出去,裴越站在二楼楼梯口看着下边郁瑶在那里安慰自己父亲,整个人都有些懵逼。

刚刚他看到郁瑶身形利落翻窗出去的时候就已经震惊不已,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大胆。

可他更没想到,还会看到这一幕。

那样的阵仗,哪怕是那位支队长和郁雲这样的人,对上那个被抓的明显身份不一般的人都凝重不已可郁瑶却一点也不害怕,就那么站在那里满脸嘲讽针锋相对!

这真是当初追在他屁股后边跑的那个草包脑残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