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都市现实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一千三七五章 张如京来了

第一千三七五章 张如京来了

“方总,您用自己的私人飞机来接我,已经是极大的礼遇了,怎么还能亲自到机场迎我,这不合礼数,哪有老板这么接下属的。”

似乎并没有想到,方辰会亲自在下面借机,中年男子一见方辰,便快走了两步,赶紧握着方辰的手,歉然道。

“我盼张博士,如盼星星盼月亮一般,如果不是杂务繁多,我恨不得跑到美国亲迎张博士,到机场接个机又算得了什么。”

方辰拍了拍张如京的手中,热切的说道。

嗯,没错,这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正是前德州仪器高级副总裁张如京,现擎天芯片公司总裁。

而且方辰说这话固然有三分客套,但也真有七分真情实意在其中。

且不说,纵观张如京前世的所作所为,为华夏芯片事业做出的贡献,以一己之力将华夏芯片制造水平提高了七八年,并且还让华夏芯片制造企业第一次出现在世界前列。

就说这一世,只不过是听他忽悠了几句,就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安排了二百多名华夏芯片人才进入德州仪器新加坡工厂学习,掌握国内最先进的技术。

然而最关键是,张如京本人还在美国。

说真的,方辰自己都不知道,一旦事情败露,他该如何去挽救张如京的牢狱之灾,毕竟论起他在美国的实力,远远还没有到,能无视美国法律,可以从德州仪器这种美国顶级芯片企业手中捞人的地步。

尤其还是这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

再者,芯片技术一直都是美国对华夏比较敏感的领域。

从五十年代成立,到现在刚刚解散的巴组织,到明年即将成立的瓦森纳协定,美国都对红色阵营做出了最严厉的精密设备,武器装备,高尖端技术的禁运和禁止出口。

并且这种对华的制裁,甚至还远在苏维埃这个红色阵营老大哥之上,在原本的三类禁运名单之上,还专门设置了一个针对华夏的华夏禁单。

华夏禁单,即华夏贸易的特别禁单,该禁单所包括的项目比苏维埃和东欧国家所适用的国际禁单项目多500余种。

美国直接明言了,对华夏的贸易管制,不仅是为了阻碍其战争潜力本身的增长,也是为了阻碍其工业化的发展,而对苏维埃集团在欧洲的贸易管制,只是为了阻碍其在欧洲的战争潜力的增长。

并且特别强调其动机并不是简单地打压华夏的军事实力,而是要全方位地遏制华夏的发展。

方辰可以担保,一旦张如京为他做的事情暴露,首先介入调查的一定是美国中情局,军情局的家伙,这为方辰救人的难度又提升了好几个台阶。

可即便如此,张如京还是愿意冒着危险,坚定的付出这一切,这让方辰怎么能不感动。

“方总,您也不容易,您在国内也做了许多,再者说了,为华夏芯片事业做一点贡献,也是我父亲和我毕生的愿望。”张如京感慨万千,五味杂陈的说道。

“行了,这些话就不说了,说多了,显得你我矫情,张博士你从德州仪器退休,说到华夏为我工作,德州仪器方面没说什么吧?”方辰问道。

像张如京这样的高端人才,肯定跟德州仪器签订的有竞业协定,要求多长时间内,不得在相同领域企业工作,但奇怪的是,他从没听张如京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张如京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专门跟德州仪器的总裁汇报过,也给德州仪器法务部正式发过一份书面说明,他们都没有意见,只是对我简单的表示了祝福。”

他的的确确签的有竞业协定,但竞业协定是为了保证,他不去德州仪器的竞争企业,比如说英特尔和,甚至包括东芝,富士通这些东倭企业,而擎天芯片这样默默无闻,啥也不是的华夏企业,肯定没有包括在内。

说个不好听的,就以华夏现在的半导体技术,还没有到能被德州仪器放到眼中的地步。

而且德州仪器并不禁止,他们这些高级管理技术人员,跑到除了美国本土和东倭以外的地方创业。

台积电的创始人,张塚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毕竟他之前也是德州仪器的副总裁,并且地位比他高的多。

他还是技术主管的时候,张塚谋就已经是德州仪器的第三号人物了,仅次于董事长和总裁。

德州仪器在全球的六万名员工中,有一半都是归张塚谋管,其可以说是最早进入美国大型公司最高管理层的华人。

这种人跑到湾湾创业,都没有问题,更别说他了。

又或者说,德州仪器如果说连擎天芯片这样还没有起步的存在,都能当做竞争对手了警惕,那也混的太差了吧,越混越回去了。

“没有就好,不说我可以担保,他们会为这个决定后悔的。”方辰笑着说道。

在前世,张如京本来是在湾湾创业,结果却被台积电逼迫的干不下去。

正好那时候,有人邀请张如京来申城办厂,张如京欣然而来,可台积电还是不放过张如京,买通一些湾湾过来的中芯国际员工来陷害张如京,说中芯国际偷台积电的技术。

在美国打官司输了之后,张如京为了让中芯国际继续运营下去,只得答应向台积电支付了175亿美元专利费,并且让台积电入股中芯国际,掌握10的股份。

可是,台积电依旧不放过张如京,在第一次诉讼的三年后,又再次对张如京提出了诉讼。

最终张如京被判离离开中芯国际,且3年以内不得从事半导体行业。

而显然在这一时,在方辰带领和看护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再加上,张如京到华夏办厂的时间,也比前世提前了将近十年,这也就意味着,张如京能为华夏的芯片事业至少再奋斗三十年。

说真的,方辰自己都不知道,这位用十年时间,以一己之力将华夏芯片制造水平带领导世界前列,就被称之为华夏半导体之父的张如父的张如京,如果有三十年的时间,安安稳稳的扑在华夏芯片上,并且再加上他的支持,华夏芯片会成长到如何一个地步。

“我也这么认为。”张如京认真的点了点头。

方辰这一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已经跟他简单的通报了一下,他不得不说,方辰准备的实在是太齐全了。

他本来还准备打算白手起家,从无到有的把擎天芯片给拉扯起来,可现在一看,方辰快什么都给他准备好了。

说完这话,和方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发出爽朗的笑声。

这笑声中,有对华夏半导体发展未来的无限信心。

载着方辰和张如京的车,来到了洛州单晶硅厂。

硅是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基础,可以说没有硅,就没有现在的半导体产业,更别说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未来的物联网了。

所以说,想要生产芯片,健全整个半导体产业,打通所有产业链,掌握所有的关键技术,那必须要从硅开始着手,解决硅原料的问题。

其实华夏对硅的研究很早,1957年就开始研究硅,并于两年后就研制出了高纯度硅元素,以此来作为原料研究与发展化合物半导体材料。

目前能提供的半导体材料有硅晶片、砷化镓、磷化铟、锑化镓、锑化铟等晶体材料和一些化合物与固溶液的外延片,其中有一部分在最近几年已经开始出口。

至于说,为什么方辰会来到洛州单晶硅厂,这倒并不是说方辰偏袒洛州,偏向洛州自己的企业。

实在是因为洛州作为重工业城市,底蕴太过于深厚的原因。

一五时期,苏维埃援助的152个重大工业项目,洛州占了六个,在当时全国重点建设的八大重工业城市中数量排第二,华夏第一个拖拉机厂就坐落在洛州。

然而方辰现在所来到的洛州单晶硅厂,则是华夏最早成立的国有大型硅材料生产企业,成立于六十年代。

并且也是现在华夏仅有四家,能生产多晶硅的企业之一,产量仅排在申城菱光实业公司之下。

至于说单晶硅方面,虽说能生产的企业多一些,但像洛州单晶硅厂这样,拥有直拉、区熔、切片、磨片、抛光,并且区熔直径大于3/in,直拉直径大于5/in,在全华夏,只有峨嵋半导体材料厂能与之媲美。

说个不好听的,就以华晶厂本身硅原料生产水平来说,在洛州单晶硅厂,就是一个弟弟。

甚至美国美沃公司跟华夏四佳公司合资成立的麦斯克电子材料公司,还租赁了洛州单晶硅厂的主要生产车间,经过改造后,其生产的4英寸和5英寸单晶片,已经达到国际水平。

既然有这么一家硅原料厂在这里,方辰又何必麻烦,直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把洛州单晶硅厂给收入囊中。

毕竟,相较而言,洛州单晶硅厂不管各级干部和职工,对于他,对于擎天的认可程度都比较高,甚至他一些同学的父母,就是洛州单晶硅厂的。

最重要的是,也不用搬迁到申城,直接就能形成战斗力。

只不过,电子工业部那边有些不太愿意放手,毕竟跟华晶厂不同,华晶厂的衰败已经是预料之中,而且衰败了,他们还要承担责任。

可这洛州单晶硅厂,各种指标都可以说是全国硅原料厂数一数二的存在,并且每年有50以上的产品,都出口创汇,一时间,他们真有点不舍得。

但不舍得也必须舍得,方辰刚才也说了硅原材料是所有半导体产业的基础,开端,所以他不可以不把这些掌握在他的手中。

而且,现在洛州单晶硅厂的年产量才20万吨,这也太弱了,根本不够用。

反正怎么说呢,电子工业部那边还在商量犹豫,方辰这边该带张如京来洛州单晶硅厂考察,参观,商量改造计划。

等考察的差不多了,改造计划也制定好了,他这边一定要想办法把洛州单晶硅厂给弄到手,哪怕跑到朱院长那里撒泼打滚,反正朱院长已经答应他了。

说真的,也就是现在洛州单晶硅厂跟华晶厂一样,隶属关系还在电子工业部,如果是在中原省,在洛州市,他早就把这事给敲定了。

“方董,张总,现在厂里最突出的问题,就是生产规模小,只有二十万吨,所以导致成本比较高。并且技术和设备都比较落后,现在国外最先进的生产技术是新硅烷法,用此法生产的多晶硅纯度高,废料少,原材料消耗低,污染校”

洛州单晶硅厂的厂长,田伟华指着车间的生产现场对着方辰和张如京,殷勤的介绍道。

张如京默不作声的走过去,看了看刚刚生产出来的硅晶圆片,以及整个的生产流程后,又走了过来。

他对着田伟华说道:“我看你们用还是最原始的西门子法,连改良的西门子法,三氯氢硅氢还原法都不是。”

田伟华也不脸红,害羞,反而摊了摊手直言道:“国外对我们进行技术封锁,就连这最原始的西门子法,还是十年前,我们和峨嵋半导体材料研究所,燕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洛州有色院,浙大,河工大,凭借一点点的外文文献,摸索出来的。”

“至于说,改良后的西门子法,我们顶多就是听过名字,连究竟是怎么改良的都不知道。”

说完这些,田伟华坦然的看着方辰两人。

大老板和顶头上司来了,他不赶紧倒点辛苦,说说难处,那他这个厂长绝对是不合格的。

虽说吧,部里还没有同意,方辰收购他们洛州单晶硅厂,但是在他心中,他早已把自己看做是擎天的一员。

且不说,以他对方辰的了解,知道方辰绝对能说服部里。

仅仅处于他自己和全厂一千多名职工的利益考量,他也愿意成为擎天的一份子。

方辰是洛州人,又有擎天通信这么大个通信厂在这,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擎天的工资待遇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