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都市现实 > 成功果实摘取系统 > 第122章 和谐的生产关系(2)

第122章 和谐的生产关系(2)

联大在学生的学业和寝室作息时间上秀各种操作还没完,斋小果始终还记得一句话:

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其底层原理在于,人的心理和生理并不分家,是个综合体,

就像正常人谁也不能灵魂出窍摆脱肉体生存一样,所以通常来讲,人肉体和精神是相互影响无法分割的,

就像一个体育健将,通常思维也十分敏捷,绝不是一些人想象中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反过来,精神也会影响身体,就像紧张会影像神经系统,进而引起内分泌失调、口腔溃疡之类问题。

所以,联合大学现在的原则是:

学生们不能光学习,弄得一个个要么是搓衣板、要么是肉球一样的弱鸡,成了所谓谁都能欺负一下,唯唯诺诺的弱势群体,

所以,野蛮其体魄也必须跟上!

事实上,在这方面,大夏有不少大学也相应上头的号召,搞了强制打卡跑步且跟成绩挂钩一类的策略,弄得不少学生怨声载道,

联大没这么搞,因为不需要……

魔鬼训练月结束后,学生们已经被迫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每天早晨即便很困、很像懒床,生物钟也会按时醒来,学校只是顺应已有惯性,延续了早起训练这件事,

不过早起时间从魔鬼训练月的早晨5点,延后到了早6点。

就这,从魔鬼训练月中解脱出来的学生们竟然还觉得自家大学不那么魔鬼了,好人性化、自己好幸福……

然而,新版晨练却并不比魔鬼训练月轻松多少,因为斋小果真的像之前跟那帮学生承诺的一样,高薪聘请了一批退伍女特种兵,就是大夏耕战频道里那种能跟男兵一样在泥地里抱着原木做仰卧起坐的狠人,然后每天早晨把全校学生从6点折腾到7点再解散……

好在除了这野蛮体魄的一小时之外,其余时间,学生们只要不违法,学校什么都不管,十分自由,并没有实行个别中学那种准军事化管理制度。

要知道这一世的大夏也有上一世的衡水模式,别说学生们绝对不会同意,斋小果自己也不喜欢,毕竟联合大学是大学,不是高中,阶段任务早已不同。

为了用平时的人性化换取学生们在每天一小时魔鬼训练上的妥协,学校甚至从各种案例中完善了管理规则,

比如,学生可以点蜡烛表白,但学校消防部门也有防火安全义务,所以学生只需要提前报备,之后消防专员就会拿着灭火器等在表白现场一边,等人家表白完再一起灭火……

反正学校的消防部门都是开武装直升机和火箭弹发射车的专业人才,工资给的也高,人家也不觉得这是给自己额外增加了工作强度。

要知道,对于经过防火改造和升级的联大校园,发生火灾和伤亡的概率已经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学校消防部门的人才们除了定期更换快要过期的灭火器以外,就是日常维护直升机和火箭弹发射车,检查一下防火通道通不通畅。

闲得无聊又拿高薪的他们甚至主动跟学校反映,说学校可以开设一个直升机驾驶和火箭弹发射车使用技能培训可能,反正设备损耗、折旧什么的都是学校掏钱,他们在部队中雪莱的技能也算有了用武之地……

总之,联大现在的校风就是,在“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正事上绝没商量、绝不放松,但在其他事情上,只要不违法、不违反社会基本道德,爱干嘛干嘛……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不同群体利益出现冲突的情况,比如到底能不能养猫养狗,那就让他们自己在校园网平台上或者线下派出代表开会,在阳光下两边拉开场子谈,让学生们自己学着谈判、学着妥协,让他们明白权利和责任义务是一体的,明白有养的权利,那就得有免疫上牌的义务,以及万一伤了别人要负的责任,同时别人也有反对养的权力等等,学校不会占任何一边去强迫另一边。

存在即是矛盾,学校的这种操作方式往不好的方面解释,可以被说成是甩锅,是自己不想站出来解决矛盾;

但往好的方面说,这叫避免封建家长制,也就是孩子们遇到矛盾,自己不学着解决,全都是家长站出来一把抓地处理……

坏处就是,孩子长大都成了巨婴……

因为自己从没处理过矛盾,遇到矛盾要么懵逼傻掉,不知所措,要么以自己想法为中心,不知道事情是在矛盾、利弊权衡中妥协出来的,继续强迫一拨人接受另一拨人的想法,延续封建家长制……

需要强调的是,这种让学生自己处理日常生活中矛盾的方式仅限于可以坐下来谈的,可以相互妥协的矛盾,

如果换成校园暴力、传销、裸贷、性侵一类的违法事物,则不在其中!

因为这些恶心事根本不属于可妥协矛盾,

对于这些不可妥协事宜,联大绝对不像其他学校那样不该管的瞎管,该管的却不管,直到出了事第一时间撇清关系、推卸责任,

别忘了斋小果在哪些问题上已经把人给打尿了血,送进了泌尿科……

在联大这种工资报酬到位、事物权责分明、遇到矛盾公开化谈判妥协折中的体系下,无论是教职工还是学生们之间的关系都和谐得很,就连有学生反映寝室有人打鼾,根本没法睡觉这种事,最后都根据打鼾的和不打鼾的分开调了寝室,没了忍到最后终于爆发的极端性事件。

在这些林林总总的背景下,才有了罗诚智和韩玉哲他们这种按照原有轨迹大学四年都不会有什么交集,毕了业就各奔东西的人,如今却成了吃、注学、工作在一起的同寝哥们儿……

罗诚智不再觉得韩玉哲他们是影响自己学习的混子学生,韩玉哲他们也不再觉得罗诚智是始终刻意远离他们、时刻准备着跳出这所学校的、另一个世界的好学生……

无论是罗诚智还是韩玉哲他们,最开始跟家里面说起学校和自己的各种变化时,家长们都是不信的,

尤其是罗诚智的家里,当年他压力过大,在考场上直流冷汗,就是因为两位家长都是重点大学毕业,望子成龙心切,不希望到了孩子这儿出现阶层下滑,使自己之前多年的努力白费,

于是适得其反……

本来两位家长还想让自家孩子靠着考研或出国翻身,结果听了罗诚智说自己已经搬回寝室住,还以为自家孩子放弃了,是自己不在身边督促,学校学习氛围又不行,于是被周围环境给同化了……

直到联大各种出圈,甚至上了大夏央视晚间新闻,校企也越来越有名,店铺遍布全国,

而且他们两个家长作为社会人,亲眼看到孩子传回来的正规劳动合同和银行卡里比自己还高的工资,以及跟自己一摸一样却待遇更高的社保卡个人账户余额,这才被刷新了三观……

最近,他们又听说了江南大学的郑国强本届卸任后会到联合大学当校长,更是激动了好几天……

怎么说呢,要是说两个家长对罗诚智期望高、给与的压力太大,很不好,这没问题;

可看到他们一心为孩子未来着想,哪怕牺牲自己的生活水平也在所不惜,但凡听说一条孩子的学习或生活环境变好就各种欣慰和激动的样子,又有种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法开口埋怨的感觉……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

“感谢‘邪眼’和‘钻一原楠楠’同学的推荐票支持,谢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