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上吉 > 第九十八章 噩梦

第九十八章 噩梦

    上吉正文卷第九十章噩梦元娘子亲自送着罗氏出了寿安堂,瞧着罗氏带着几个丫头婆子走远了,元娘子这才又回了寿安堂里。

    夫人和老夫人素来不合,既知不合,夫人今夜过来,何苦受这样的闲气

    ……

    谢云锦睡下之后,又做了和她往常差不多的梦。

    梦里的她,和自己现在的模样,别无二致。

    她在梦里梦见了娘亲,梦见了祖母,梦见了阿爹,还梦见了大哥二哥,大姐二姐。

    但这些人,就像走马观花一样,叫她看得不真切。

    换了个场景,似乎是金陵城,似乎又是东京城,反正不是钱塘县,也不是杭州城。

    她又梦见了那个在竹林里舞剑的少年。

    此时的那个少年,约摸十六七岁的模样,修竹般挺拔的身材,眉清目秀,羞涩之中又带了几分腼腆,就像隔壁的朱家哥哥一样。

    谢云锦家左边的吴家,右边是朱家。

    朱家原先是钱塘县首富,也是整个杭州城里的首富,朱家夫人马氏在谢云锦小的时候,经常带了家中的几个孩子,过来谢家串门子。

    其中朱家大公子,就是一个腼腆但温柔,懂得体贴人照顾人的大哥哥。

    可这世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朱家哥哥在谢云锦十岁的时候,也就是两年前,被人捅死在了杭州城里的酒肆里。

    因着酒肆里有人在争吵,朱家哥哥心善,上去劝架,结果其中一个人,掏出一把刀出来,一连捅了朱家哥哥十几刀,朱家哥哥就那样死了。

    朱家哥哥死后,朱夫人马氏悲痛欲绝,几次寻死,后来发现自己又怀了朱家的小公子,给了她生的希望,让马氏重新振作起了。

    这些年朱家已经搬去了金陵城了,朱家老爷把家中的产业,也一并搬去了金陵城。

    隔壁的朱家,已经荒废了多年。

    这些年她总爬上墙头,原以为还能瞧见那个已经站在墙头,等着她的朱家哥哥,可是却发现什么人也等不到。

    梦里的那个少年,看见谢云锦之后,马上迎了过来,亲切地喊了她一句,“阿锦。”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喊了自己做阿锦

    因为从小到,无论是祖母还是父母,或是几个哥哥姐姐,都喊她锦娘。

    他的身后,似乎还跟了一个女人,似乎是他母亲。

    母子二人说了几句之后,那少年面上渐渐不高兴起来,跑过来谢云锦身旁,轻轻吻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事出突然,梦里的她,脸马上就红了。

    “阿锦你等我,这辈子,我一定会来娶你的。”

    紧接着场景一变,是她出嫁的场景。

    她身着大红色的喜服,同另一个人,一起跪在了父母面前,给父母磕头。

    父母见她出嫁,喜极而泣,祖母更是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

    盖上了盖头,一番敲锣打鼓,她进了洞房。

    龙凤红烛把整个喜房照得明亮明亮地,到了掀开盖头的时候,她发现眼前娶她回府的人,不是那个曾经答应过她,要娶的少年,而是另外一个少年。

    少年一身酒气,手中还拎着一罐开封了的酒,挑了谢云锦的盖头,盯着她看了半天,而后才嘟囔着嘴说道。

    “锦娘,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心中就暗暗立誓,一定要娶你,如今,我总算是得偿所愿了,终于把你娶到手了。”

    她很怕,想要反抗,却不知道如何反抗。

    “侯爷,如今我嫁给你,你可以放过我的家人了吧”

    她转过头,不看她,冷冷地问他。

    “可以,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你替侯府,生下一个孩子,整个侯府都是你的,包括我在内。”

    “只是若你不能替侯府生下孩子,你的家人,我是一个也不愿意放过的。特别是你二哥,他不是想要保护你吗?如今他自身都难保了,又怎么顾及得了你”

    “还有你大哥哥,半条腿都废了,还说要去了官家面前,告我的状!我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说着,他不断走近她,剥下她身上所着的喜服,一步一步侵蚀着她的心,她的身。

    龙凤红烛熄灭,她的泪浸透了半个枕头。

    喊她起身的,是周乳娘。

    “姑娘,我可怜的姑娘,为了府里的人,姑娘不得不委身嫁给了侯爷,侯爷就是个混账,如今姑娘已经是侯爷夫人了,他怎么能这样对姑娘我的好姑娘,莫哭,莫哭,一切有乳娘在!有乳娘护着你。”

    梦里的她,泣不成声地倒在了周乳娘的怀里。

    没成想,陪她走在这里的,竟然是把她喂养大的乳娘!

    待她恢复过来之后,周乳娘领了周全来见她,周全的模样,已经变了,身材也变得了,面上变得黝黑黝黑的,身材也变得魁梧起来,像个替人做武师的走镖师傅。

    周乳娘带了周全来见她,是想要喊了周全,将她夹带出府。

    在周乳娘的话中,谢云锦才知道,原来她出嫁的时候,只带了周乳娘母子二人。

    芸香月兰竹兰玉兰四个小丫头,被谢老夫人留在了府里。

    只是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

    她无法控制梦里的自己发问,周乳娘也就没有给她解释。

    如今周乳娘做了谢云锦屋里的管事婆子,周全做了她院子里的护院。

    周乳娘不忍见谢云锦继续在侯府里受苦,所以请了自己儿子过来,协商怎么带了她出去。

    最后她们母子二人想到了一个法子,用了每日给府里运菜的马车,夹带了谢云锦出去。

    几日之后,运菜的马车,进了侯府,谢云锦乔装打扮过后,以丫鬟的身份,上了马车。

    正当马上要离开侯府的时候,只见马车停了,那个男子,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而周全,则是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

    周乳娘也跪在了一旁,身后有几个护院家丁看着。

    “我的好娘子,嫁过来还没有几日,你怎么就想着出府去了还打扮成这副模样是不是你身边那老婆子撺掇的我这就收拾了她去!”

    “不是!”

    谢云锦咬丫回道,一把抱住了那男子,阻止了他处置周乳娘母子二人。

    那男子头回见她如此主动,心中又喜又惊,抱起了谢云锦,就回了屋里,接着就是一番云雨。

    事后,那男子走了,梦里的她在榻上哭成了泪人。

    这个梦,就像噩梦一样。

    叫谢云锦不敢回忆,不敢往回想。

    一觉醒来,谢云锦摸了摸自己靠着的枕头,才发现枕头已经湿了大半,她哭了。

    她不单在梦里哭了,在这里,她也哭了。最先出现在她身边,说是要娶她的那个少年,最后却没有娶她。

    最后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她极其厌恶的那个人。

    那样下作的手段,让她犯呕,想吐。

    见姑娘醒来,一直待在屋里伺候的芸香,赶忙走了过来,手中端了热水,浸湿了帕子,一点一滴给姑娘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想必姑娘昨日夜里又犯了梦魇。

    不然也不会出这么多的汗。

    但姑娘的确有段时间,没有像这样好好睡上一觉了。

    “姑娘,夫人那边备了午膳,请了姑娘过去用膳。原先住在咱们家隔壁的朱家夫人,今日一早带着家中的几个孩子,来了钱塘,想要接了老父母走,来了府里,说想要和夫人说几句话。”

    朱家夫人,是马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