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明当小吏 > 第六十五章 王家的惆怅

第六十五章 王家的惆怅

    肃王府最终商议的结果果然与祝况预想的一样,答应了祝况合作。

    按照祝况的要求,祝况与肃王府签订了长达五十年的合同,在这五十年的时间里,肃王府将土地租赁与祝况经营,每年租赁费用是田地产出纯收益的四成。

    这当然是朱瞻焰的强烈要求,不知为什么,他就是盲目的相信祝况真的能让肃王府过好日子。

    作为所有藩王中,最不起眼的存在,肃王府的处境很尴尬的有木有?

    别的藩王府可以醉生梦死的生活,肃王府想拿到应有的俸禄都要看今的心情是不是愉悦,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而他这个世子已经当了这些年了,能不能继承王位都不知道,或许,一辈子就只是世子也未可知。

    肃王府的将来能不能过好日子,就看这一次的投资是不是正确了。

    如果真的像祝况所说,赚到了大钱,就算肃王府的王位没有了,或者降爵了,日子还是能富裕的过下去。

    反正,肃王府比起别家王府劣势虽然多,但却也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人少。

    “以后,咱们就是一架战车的人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祝况毫不客气的拍拍朱瞻焰的肩头说道。

    朱瞻焰用懵懂的大眼睛看着祝况问:“兄长,你真的能赚到钱?”

    他在府中与几个亲信再三商议,都觉得,这些土地无论如何都不能赚到祝况所说的那样多的钱,但祝况说的信誓旦旦。

    祝况嫌弃的看看卖萌的朱瞻焰,这小子,总是摆出这样一副天真的模样,他才不相信,出生皇家的臭小子能真的天真!

    但这话不能说啊!

    “自然,我这么说,就是有把握的,你只管在王府中等着过好日子就行!”

    他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这段时间他在兰县的周围勘测,发现了大量的野生刺玫。

    后世,这片土地出产了玫瑰精油,质量乘,原材料并不是人们惯常见到的玫瑰花,而正是这种刺玫花。

    而肃王府的这大片土地,虽然干旱,种植刺玫却可以的。

    如果都移植刺玫,然后生产胭脂水粉精油护肤水什么的,绝对能赚大钱。

    当然了,这在祝况的商业地图里,绝对也是一小部分,他现在做的事就是借鸡生蛋,谁让他自己没有鸡呢?

    土地,用肃王府的土地,移植刺玫,用肃王府的人,他只要提供技术,就能赚到第一桶金。

    “算了,我还是在你家的小面馆里吃饱喝足了等着过好日子!”朱瞻焰摇头。

    王府里哪有什么好日子,连口好吃的都吃不!

    祝况无奈,只能由着他,反正他同意不同意,这小子始终都要赖在家里不走。

    他娘也是有一颗圣母心,竟然将这小兔崽子疼爱到了极致,甚至是当成亲儿子一样的疼爱着,让他有时候都忍不住嫉妒。

    县衙。

    “大人,临洮府来人了!”门外衙役回禀。

    杨明廉忙就站起来问道:“来了几个人,可说了什么事?”

    那衙役面露难色,对杨明廉说道:“大人,说是要找大人面谈。”

    杨明廉也忐忑,他最近奏报的事有些多,这一次来人到底是为什么?

    但不管为什么,杨明廉都必须要出去见,左右,这几件事不管事哪一件,只要能达到目的,对于他来说,都是好事。

    翌日,一个大消息在兰县传遍了。

    兰县县丞李明成被临洮府来人带走了。

    李明成在兰县盘踞了很多年了,做了许多里勾外联,祸害兰县人的坏事,兰县的人最开始的时候恨的牙痒痒,也做了许多努力,想摆脱这样的人。

    但结果就是,李明成在兰县的势力一天比一天大,到了最后,几乎成为兰县的一霸,黑白两道通吃。

    天长日久,十来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兰县的人都已经麻木了习惯了这样被欺压的日子,却没想到,这样一个盘踞了许多年的人,就这样忽然被带走了。

    很多人甚至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怀疑,只是被带去临洮府,很快就会回来。

    这样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当李明成被带走的时候,县里的人甚至欢庆过,谁知道,几天之后,李明成居然毫发无伤的回来了。

    兰县的百姓们不敢相信李明成真的倒霉了,但兰县王家却相信,李明成是真的回不来了。

    王家在李明成被带走之后,也得到了来自临洮府的消息。

    “爹,这可怎么办?咱们家与李明成牵扯甚多,万一……”王少宇颇为担忧的说。

    王家的族长王洪宝端起茶喝了一杯说道:“不过就是给他送了些钱物,得了些便利罢了,有甚牵扯?你不要怕,咱们不会有事的。”

    这些年,李明成与他们王家的牵扯是不少,但他看着李明成那嚣张的德行,早就预知会有这么一天,因此,每次与李明成的接触,都尽可能的扫干净首尾,就算将来查,也不过是李明成仗势欺人,从他们家谋夺了不少的财产。

    这么算下来,王家是苦主,是受害者,有什么可怕的?

    看着父亲不怕,王少宇安心了不少,但要说彻底放心下来,却也不能。

    “爹,就算不能将咱们家怎么样,可咱们王家在兰县的地位到底是要受到影响。”

    兰县变天了,他们这样的人家,说不定也会迎来新一轮的洗牌,这些年,因为李明成的势力大,王家在兰县无人能企及。

    可是,下面到底有几个大家族正虎视眈眈的等着取而代之。

    “你还要历练才行!为父早有准备。”王洪宝看着儿子,郑重其事的说道。

    他一辈子精明,可是,唯一的儿子却有些不足,偏生,王家旁支有不少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族长的位置。

    与李明成被带走这样的事相比,他更忧心的是自己家里的事,要是儿子立不起来,王家这些就要拱手送人,他辛苦了一辈子,真是不甘心啊!

    好在,孙子看起来还算聪明机灵,只是,到底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也不知道长大是不是好。

    王洪宝叹了一口气。

    王少宇却不知道,父亲好好的为什么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