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真龙凶猛 > 第一百零二章 祭天,小弟,熊之爱(求订阅)

第一百零二章 祭天,小弟,熊之爱(求订阅)

    长安,泾河。

    “我说老二家的,你倒是走快点啊。”

    “娘,干嘛非要现在去啊,离祭典还有好几天呢。”

    “你懂什么,要抢就得抢头香。等祭典开始,你哪里还抢的上。隔壁老王头,昨晚就带着他俩儿子去占地儿了。”

    “那咱也不是头香啊,皇帝才是头香呢。要不你们去算了,我得回家喂鸡。”

    “皇帝是真龙天子,他老人家的香和咱不一样……咳,和你说这个也不懂。反正要是抢了头香,你家二牛肯定能中状元。”

    “啊?真的吗?!”

    “废话,龙祠那么灵验,你见什么时候不准过?哪怕抢不到头香,抢头一个时辰的香也行啊。”

    “二牛他爹,你还磨蹭什么呢,走快点……你和大伯先去抢地方,我和娘一会就到……”

    长安外边乱哄哄的,老百姓们拖家带口的往河边赶。还挑着行礼卷和锅碗瓢盆,不知道的以为逃荒。

    可实际上,都是去龙祠外面排队,想要抢头香。

    敖辰赶回来的时候,泾河边上到处都是人。各种简易帐篷排着队,都快和军营差不多了。

    “李世民宣传工作做的不错啊。”敖辰在云端张望,很是惊讶李世民的工作效率。

    祭天是敖辰安排的,可没想到这么多老百姓都被惊动。

    “兄长,这你可猜错了。”跑出来迎接的小鼍龙道:“那位陛下就发了一道圣旨,说是下月初一在龙祠祭天。可传来传去的,消息就变了模样。”

    敖辰好奇:“怎么变了模样?”

    小鼍龙介绍道:“龙祠不敢说有求必应,但求雨问天是无一不灵。只是因为避免牵扯香火愿力,所以一直不允许烧香。于是便有人觉得,如果让烧烧香,求子求功名肯定也管用。”

    敖辰一听就明白了,恍然道:“所以听说皇帝要祭天,老百姓都觉得会开香禁?”

    小鼍龙点头道:“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传出消息,然后整个长安都被惊动。甚至外地的得到消息,也都跑到龙祠外面排队。”

    敖辰没再说话,看着下面的人一阵阵出神。

    虽然聚集的人比较多,但都比较有规矩。朝廷也派了许多士兵维持秩序,看着并不怎么混乱。

    就这情况看起来,大唐龙府若是发展的好了,说不得还真能在佛道之外再成一系。

    小鼍龙瞅了敖辰一眼,问道:“兄长,这些人可会造成麻烦?若是有必要,小弟可以驱散他们。”

    敖辰摇头:“不必,由着他们在这吧。再过上一些年,这些人会是最好的盟友。”

    小鼍龙没听太明白,正想细问问。突然泾河河面散开一团水花,一条白龙钻出,飞到云端。

    “兄长,你总算是来了。”

    小白龙敖烈很是兴奋,飞到敖辰身前盘旋了好几圈。

    虽然看着有点眼晕,但敖辰已经非常欣慰。至少这次有了进步,没直接冲上来玩龙绞。

    小白龙道:“兄长回来也不通知一声,害的小弟都没来得及出迎。”

    小鼍龙在旁边咳嗽了下,道:“兄长归来还用通知?若你如我这般与敖辰兄长心灵相通,知与不知都会出来迎接。”

    “我呸!”小白龙气道:“还不是你炼化了兄长的龙珠,否则又如何得知兄长归来。若是兄长赐我龙珠,百里之外便能察觉。”

    “呀,你不说我险些忘了。”小鼍龙吐出七颗龙珠,在头顶徐徐旋转。“兄长请看,你送我的这些龙珠,我可是都炼化了。”

    小白龙气的皮肤发红,对敖辰道:“兄长,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也当送我一些龙珠才是。”

    小鼍龙瞪眼:“你自己便是真龙,为何还要兄长的龙珠?如此这般贪心,实在是有损真龙颜面。”

    “我呸!”小白龙怒道:“你才是贪心,而且更加无耻。不想着自己化龙,却拿兄长的龙珠炫耀。”

    “那又如何?”小鼍龙得意洋洋:“有兄长的这些龙珠,我当一辈子鼍龙也是值的。”

    “你……”

    瞅着斗鸡似的两条龙,敖辰颇有些无奈。

    之前敖辰考虑过很多事情,唯独没考虑两个问题儿童凑到一起会发生什么。

    一看这情况便不难猜,定是小鼍龙没少拿龙珠出来炫耀,引得小白龙羡慕妒忌恨。但今天小鼍龙能够提前出来迎接,还真和龙珠没关系。

    主要还是敖辰没有隐藏气息,故意让小鼍龙知道。否则光凭几颗龙珠,可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但这些事没法解释,解释也是反作用。尤其小白龙一个劲盯着他的嘴,好像随时想扒开找龙珠似的。

    “有正事问你们俩。”敖辰打岔道:“摩昂兄和泾河龙王都在吗?”

    小白龙道:“前两天来了些妖怪不听管教,摩昂大哥去教他们规矩。长安附近不方便,所以去了比较远的地方。”

    小鼍龙道:“我父王也去了,和大表兄一起。这次闹事的妖怪比较过分,不打算留他们的性命。”

    敖辰点了点头:“是得立立规矩,不能太过仁慈。”

    大唐龙府广招天下能人异士,自然有一些妖怪浑水摸鱼。想要借着龙府的招牌,满足自己的私欲。更有甚者,想偷偷在长安吃人。

    上次敖辰来时就听了一些,只是因为比较忙没有细问。只是交代摩昂太子和泾河龙王负责,现在看起来好像做的还不错。以这两条龙的能力,少有降服不了的妖魔。

    想到外来的妖魔,敖辰又对小白龙问:“那只黑熊来了吗?”

    “来了。”小白龙道:“正如兄长所说,那可是位了不得的大妖。摩昂大哥和姑丈即便联起手来,也难是那位的对手。”

    敖辰又问:“可曾闹事?”

    “那倒是没有。”小白龙表情古怪道:“那黑熊脾气很好,从未与人发生过冲突。真要说麻烦,也就是魏征魏大人头疼了点。”

    敖辰狐疑:“什么意思?”

    “有负兄长所托,我和那黑熊不是很合得来。”小白龙不见羞愧,只是有些古怪:“但是魏征魏大人,和他可是处的不错。”

    小鼍龙好似也想到了有趣的事,嘿嘿道:“此时那黑熊精和魏大人都在龙祠中,兄长去看看便知。”

    龙祠并非一个单独的祠堂,而是一个很大的禅院。有一些是李世民派人建的,有些则是用了神魔手段。百姓觉得龙祠神奇灵验,一夜间便出现的许多建筑,也是原因之一。

    除了正堂和大门相对,允许百姓进入祭拜之外,其他区域都是封闭的。平日里云雾缭绕人物难辨,居住着一些被龙府接纳的人仙神怪。

    敖辰和小白龙小鼍龙隐遁身形,进到后面的一个大庭院。

    庭院之中摆放着一张棋盘,两人正在棋盘前对弈。

    一人是魏征魏玄成,另一位则是那黑不溜秋的黑熊精。

    黑熊精此刻是妖魔本相,正抓着魏征的手在那吵吵。

    “不对不对,这个棋子儿不是放在这里的,我放错了,容我改过。”

    “什么放错!”魏征又气又无奈的样子。“这是你第七十手放在这里的,现在已经是两百多手,就算悔棋也不该这般过分。”

    黑熊精摇头晃脑:“你这老儿好生小气,上盘第二十手的棋你都容我悔了,怎么这盘反倒不行。”

    魏征怒:“正因为你总是如此,我才不愿与你下棋。这盘到此为止,老夫不下了。”

    黑熊精笑的很是憨厚:“这可不行,你是奉旨陪我下棋,岂能说不下就不下。若是你一定要抗旨的话,我便进长安找皇帝去下。”

    “你……”

    看着这两位在这脸红脖子粗的,敖辰颇有些古怪,扭头问敖烈。

    “这黑厮什么时候喜欢上下棋了?我记得他没这个爱好来着。”

    小白龙道:“刚来的时候,他确实不喜欢下棋,只喜欢和人论道。皇帝陛下找了不少人陪他,倒也相安无事。可后来无意中和人下了一盘,立刻就来了瘾。”

    小鼍龙接口道:“因为大家都怕他,下棋也让着。只有魏大人刚直,下起来毫不退让。这黑熊渐渐就不找别人了,只揪着魏大人陪他……”

    敖辰一下就明白了。

    在忽悠小白龙到长安的时候,敖辰确实写了一封信。内容非常简单,就是黑熊精的性格和爱好。

    李世民是权谋算计的行家,自看到信后自然会知道怎么办。

    衣食住行都用最高标准安排上,奇珍异宝更是不吝啬。但是最关键的,还是找人和黑熊精论道。

    黑熊精虽然是个糙汉,但颇有几分文艺青年的追求。有事没事去找金池上人聊天,为的就是满足精神追求。

    大唐最不缺的,就是这方面的人才。李世民随便找一帮人,就把黑熊精安排了。朝臣们玩的就是嘴炮,忽悠起来不比佛门差。

    只是阴差阳错的,黑熊精爱好突然转移。不光喜欢上了下棋,而且还很爱较真。除了魏征这个死心眼,还真没人能满足他这个需求。

    “造虐啊……”敖辰对魏大人很同情。

    和臭棋篓子下棋本身就是折磨,更何况别说还是个耍赖又较真的臭棋篓子。

    见魏征在那可怜的样子,敖辰觉得也该拯救拯救这老头了。

    更何况他还有正事要找魏征,可不能由着他继续被大狗熊摧残。

    祭天封神的事,得早点安排上了。

    ……

    《旧唐书,见“作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