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历史小说 > 回到汉末当暴君 > 第二十九章 诏书

第二十九章 诏书

    次日,卢植得到刘宏的授意,用最有经验的心腹骑士,乘上皇宫中饲养的快马,一路去调征刘备和孙坚。

    有了他们,刘宏,手中可用之人,又多了些。

    毕竟,刘备和孙坚可不是一个人。

    刘备手底下有关、张,孙坚手下也有程、黄、韩、祖几位将领。

    这些人要都安排到军中,并且能为刘宏所用的话,那必定对刘宏掌权有极大的帮助。

    ……

    数日之后,青州北海国下密。

    刘备刚处理过一篇公文,就听到外面的喧哗声。

    “下密县丞,刘备何在?”

    刘备这个称呼就知道,对面不是一般人。

    在这个县里,县丞虽然只是二把手,但一样是朝廷钦派的官员,地位上并不比县令、县长低太多。

    下密县,哪怕是县长,也不会直呼刘备的姓名。

    小吏,那更是不敢直呼其名了。

    ‘莫不是国相来了?’刘备赶紧起身,出迎去了。

    来者不是国相,但却来头更大!

    刘备见到来的是天子使者,心中疑惑。

    他拱了拱手,不卑不亢道:“下密县丞,刘备在此!不知天使来此,是为何事?”

    天子使者怀拥节杖,拿出诏书,奉承了几句。

    “是国家召你入京,此去之后,刘县丞将掌握要职,恭喜恭喜!”

    玩归玩,闹归闹,真没人敢拿天子使者开玩笑。

    刘备一听,心中也是惊喜万分,但他表面不动声色问道:“敢问天使,天子让备任何职?”

    天使:“嗯,这是诏书。”

    刘备大礼拜道:“臣、下密县丞、涿郡刘备,恭迎天子诏书!”

    “太后诏曰:下密县丞刘备,在任期间,克忠职守,与民休养生息,加之征讨黄巾有功,迁刘备为下军校尉。”

    诏书,总是要寒暄一阵,然后才说最主要的内容,这就是华夏一直以往说话的文化。

    甭管对不对,捡好听的话,往头上安就对了。

    反正,重要的也就最后一句。

    下军校尉。

    刘备听了这个职位后,更是喜不自胜!

    他当然知道,下军校尉是西园八校尉之一,而西园八校尉,就是统帅着中央军的几个长官之一。

    去京城当下军校尉,这可比在这个小县城当县丞要有前途的多!

    当即刘备就接下了诏书,口称:“谢陛下、太后之恩遇,臣刘备必不负国家所托!”

    天使笑着说道:“这样最好。”

    ……

    接下来刘备将天使送到了官舍之中款待,县长也在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

    下密县长感慨道:“早知玄德非是池中之物,今日果然乘风而起,苟富贵,勿相忘啊!”

    刘备今天也高兴,他喝了好几杯,现在他大着舌头回应道:“好说好说,此去当为国家分忧,县尊有事,可与备传书来说。”

    “哈哈哈,以后得仰仗玄德了!”

    这时,使者敬了一杯酒提醒道:“嗨——这时候的京城可不太平,校尉要注意啊,不过…有尚书令卢公在,那些人不会拿你如何的。”

    刘备一听,忽觉其中事情没那么简单呐,连忙追问使者:“天使所言何意也?还请天使明示!”

    “朝中党争,校尉的恩师卢令君,恰是与大将军相对,大将军虽贵,却也奈何不得尚书令,到时候校尉就知道了。凡事小心为上。”

    这么一说,刘备心中的疑惑更甚,只是使者不说,他也不好问。

    “谢天使指点!”

    先帝驾崩,嫡皇长子刘辩登基,太后临朝称制。而大将军何进,正是太后的哥哥。

    这还奈何不得尚书令…?

    还有,自己的老师就是尚书令,而且听起来还是和大将军对着干的。

    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刘备心头一紧。

    看来,这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

    而且还伴随着风险!

    当晚,回到了府邸,刘备和关羽张飞聚到了一起。

    刘备说:“益德、云长,国家征我为西园八校尉之一的下军校尉,然而朝中局势捉摸不透——一面是与我有恩的大将军,一面更是我的老师…委实为难啊,二位贤弟,你们说我该入京吗?”

    “去当然是要去的!兄长之才,不只是小县的一个县丞能相符的。

    此行虽有危险,但同样,亦可扶摇直上。

    兄长向来果断,怎么今日犹豫了?”

    关羽一捋胡须,继续说道:“兄长受业于卢公,有师徒之谊,天地君亲师,理应帮卢公。”

    张飞点了点头道:“俺也觉得应当这样!”

    刘备笑了笑说:“知道了,二位贤弟,愚兄不畏死,只怕连累了二位贤弟,如此,却是辱了二位贤弟。你我三人,同进同退,此行,去得!

    走,收拾东西去!”

    ……

    政治斗争,如果没有掌握军权,那就是说笑。

    袁绍代行何进大将军的权利,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去拉拢西园校尉们。

    除了蹇硕和已经被处死了的下军校尉鲍鸿,其他的诸校尉,有一个算一个,都在袁绍拉拢的范围之内。

    亲近宦官的,努力策反。

    亲近自己的,加强笼络。

    成年人的世界,利益二字。

    袁绍自然知道:有的事情他不去做,那他的对手就会去做,此消彼长,于形势不利。

    小心就掌控的兵力来言,何进这边是少于蹇硕的,袁绍深感何进是猪队友,所以要了独断的权利。

    袁绍现在进行的重点,也正是此前他们商议过的内容,征召外蕃军队囤住雒阳周围,以达到震慑宦官,胁迫太后的目的。

    当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掌权。

    先用兵灭宦官,再用兵制衡太后,好让士人集团获得更大的权力。

    就看从灵帝驾崩之后吧,何氏这个有想法的太后就开始了,现在更是和自己的哥哥还有士人唱反调!

    这就掣肘了他们的“大业”。他喵的不是权力太大是什么?

    该削!

    坐在东宫的何氏,忽然打了个冷战。

    “嘶——”

    这一瞬间的感觉,忽然让她想到了刘宏对他的冰冷态度,何氏不禁面色凄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