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咸鱼不可逆 > 第五十一章 除恶

第五十一章 除恶

    余清扬:……

    自家弟弟是不是太皮了些。

    但程望天还是接过纸却没有坐在椅子上,反而对余清扬推辞道:

    “清扬兄请坐,我站着就好。”

    他又不傻,兄弟俩之间的玩笑他怎能看不出来,真坐下要是惹余闲不高兴那他程家不就凉凉了。

    余清扬没理程望天,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高空中。

    二品武者之间的打斗,百年难得一遇,易光君和南宫空等人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场上的局势,感受着浓郁且深奥的武道气息。

    估计回去之后,他们的境界能更稳固一些,幸运的,还有可能摸到下一个境界的门槛。

    但清湛的目光完全不在吴镇和程家老祖之间的打斗上,她对此不是没有兴趣,她也知道看一看对她的好处多多,可她的目光总是忍不住向余闲和江沐看去。

    余闲装作看不见清湛,不过身子还是微不可查的向左挪了挪。

    ……

    程望天看着手上的名单,大大小小的案件事无巨细写的明明白白。他却没有任何惊讶的读了出来。

    他已经麻木了。

    “程有度,程文,程晓,程知志,程非年,程毅,程应行……”

    程望天声音不大,却字字诛心。

    程望天并没有念他们的罪过,他怕余闲越听越怒,把他们都给杀了……

    他也没有耍什么小心机,比如故意不念他自己这一脉的人。没必要,因为原本他拉拢那些人也不过是为了他们的势力罢了,而且他也不敢作假。

    不过,也有一些人让他都没想到。唉,平时看着人模狗样的,心中却肮脏的不行,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过了半刻,程望天才念完了整份名单。

    而程家现在在场的那些名单上的人则被孤立了起来,没被念到的人都不自觉的往后退,站到了一起。

    被念到的人则都暗自运用真气,如果余闲真要杀了他们,他们则准备殊死一搏。

    “尔等可有异议?”余闲冷笑道。

    “冤枉啊,前辈,小人从未做过任何祸事,不知名单上为何会有小人,一定是有人诬陷小人啊!”程家一人喊道。

    “是啊前辈,冤枉啊!”众人其其喊道。

    只要能活着,脸面是个什么东东。

    余闲看了程望天一眼,程望天立刻心领神会。

    他看了眼名单,大声说道:

    “程大天,多次在城外一家店铺吃食却不付银钱,最终在去年打死店中小二和柜台伙计,并将掌柜打残,抢走了店中钱财,后又追随逃走的食客将其杀死。”

    程望天顿了顿,脸色不善的笑道:“怎么,还要我说下去吗?!”

    程大天和程家众人此时全都瞠目结舌,这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真有他们如此详细的犯案经过,他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

    程大天听完程望天的话后,并没有一丝的悔过,也一改刚才那一副求饶的模样,脸色阴狠的望着余闲,恼羞成怒的说道:“小子,我不知你用了什么妖术,但肯定是有所限制的吧!”

    余闲不语,脸色依旧平淡。

    “诸位都是程家人,难道大家真要被这么一个小鬼头给吓唬住,那我程家威严何在啊?!!”程大天又转头望着程家人道:“不如大家一起上,灭了此人,以扬我程家之威。”

    程望天见此摇了摇头,余闲这人深不可测,要不然程家的支援早就该到位了。

    算了,反正他也活不长了。

    程家被点到名的人纷纷响应:

    “是啊,我程家怎能被一个小鬼头给压住!”

    但却没一个人敢上。

    谁也不知道余闲到底还有没有底牌,余闲的脸色,太平静了。看他们就好像看蝼蚁一样。

    然后他们就看见江沐不知为何晕了,头向余闲那里倒了过去,紧紧的倒在了余闲的怀里,而余闲却拿出了家主令,淡然道:

    “程大天,当斩!”

    余闲:接下来的场景,沐儿还是不看还好。清儿啊,她是自己靠过来的,你不要怪我啊。不过讲真的,沐儿身上的体香清新迷人,摄人心魂啊。

    程家后面没点名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遵守余闲的命令。

    “小子,你以为一块令牌就能命令我程家人?!”程大天大笑道。

    正当程家后面的人犹豫时,听到程望天冷声道:“程家人何在?!”

    “在!”程家后面的人硬着头皮道,也有一些前面的人也回应道。

    不过前面的人回应的很少很少,是都是那些深深怕了余闲,心存侥幸的人。

    他们基本都是程望天这一脉的人。

    “见家主令如见家主,没听到家主的命令!”程望天冷喝道。

    “是!”程家人向程大天靠拢了过来。

    程大天见势不妙,阴冷的看了程望天一眼,一拳朝着余闲轰了过去。

    不过在距离余闲三尺之处却突然倒飞了出去,嘴中大口的吐着鲜血,逐渐没了声息。

    余闲:我不出手你也不中用啊。

    程家前面的人见此,一个个的内心不再迟疑,全都朝余闲冲了过去。

    嘴里还振振有词的喊道:“程家人,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不过刚刚回应程望天的人不在此列。

    一位位身影在距离余闲三四尺之处朝感受到了强大的屏障倒飞了出去,一道道血溅喷洒而出,一个个的渐渐没了声息。

    片刻,场上名单上完好无损的就只剩下了六人。

    他们跪在地上,向余闲一遍遍的哭喊道:“请前辈饶命,请前辈饶命,小人知错,小人知道错了。”

    余闲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给他们都留个全尸吧,我放过他们,那他们可曾放过被他们害的人?!”

    程家没在名单上的人立刻拿下了场上的众人,此时场上的人面如死灰,一个个如行尸走肉一般,心中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

    反抗,唉,又有什么用呢。

    余闲看着他们,像是对他们又像是对自己说道:“有些错,犯了就再也无法弥补了啊。”

    程家老祖并不知道下面的场景,与二品高手战斗,容不得他又一丝一毫的分神,一个分神有可能就是脑袋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