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这个督主,爆宠的! > 第587章 让骁袭上场!

第587章 让骁袭上场!

    说起正事儿,周元熹也正色了几分,道:“此前,我在京外一直布有军队,但现在周元澈戒心太重,处处严防死守,我的人进不了京。”

    关月宁听后蹙了蹙眉,道:“先不说你的人进得了进不了京,现在世人都认为老周帝不在人世了,你若是这个时候发兵进京,那便算是谋反了。如此,就算是胜了,咱落个这种大逆不道的名声也不划算。”

    周元熹眯眸瞧着玲珑剔透的小妮子,既欣赏又喜爱地揉了揉媳妇的小脸儿,道:“那我家宁

    宁可有何高见?”

    关月宁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道:“你的军队在哪扎营?约有几万兵?”

    周元熹如实答道:“目前在京外远郊,约有三万。不过,前几日有人传话于我,说军中的大将裴政几日前突然病世了,如今军中没有能领兵的人,也是个难题,我也还在琢磨对策。”

    大将病死了?这八成可不是什么意外!以周元澈那种深不见底的城府,一定早就察觉到那三万兵的存在,且绝不会放过。

    看来,这是周元澈已经下手了……

    关月宁认真地想了想,道:“嗯,大将死了,群龙无首,还真是难办!”

    说着,她似又想起了什么,又高深莫测地开了口,“不过……”

    见小妮子眼底露出一抹邪气,周元熹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梢,“不过什么?”

    关月宁掀眸看着她,“能领兵的大将死了,你也被困出不了京,可有一个人能带你出京领兵,而且是善于领兵之人。”

    周元熹眯眸问道:“宁宁说的是谁?”

    关月宁道:“骁袭!”

    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号,周元熹眼色微顿了一下,“他在大周?”

    关月宁点点头,“嗯,他知道你在这边有麻烦,便跟我们一道来了。”

    对于小妮子口中提到的那位故人,周元熹的面色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淡淡地挑了下眉,似笑非笑地两个字,“是吗?”

    关月宁建议道:“你可以把兵符给他,让他来领兵入京,这对征战沙场多年的骁袭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让世人知道周帝还没死,咱到底不能落个谋反的名声,而要以清剿反贼而起兵!”

    见男人沉思不语,关月宁拍了拍他,“想什么呢?我刚刚跟你说的,你听没听到?”

    周元熹回过神,凝眸看着她,勾唇笑了笑,“我倒是不介意,只怕那人未必乐意。”

    关月宁明白周元熹的意思,骁袭那人太死板,要他在别国领兵,他肯定不愿接受。

    但关月宁仍敢笃定道:“他敢不乐意!他若说不乐意,我就打到他乐意为止!骁袭那家伙本来就欠你的,也该还了!”

    周元熹唇角勾着几分笑意,对关月宁说的事并没有太上心,眼里却只有她那张可爱的小脸儿,还有她那张厉害的不饶人的小嘴儿……

    看着,看着……

    便不自觉地俯身凑近,想靠近她,触碰她,把这个小妮子死死地揉进身体里……

    关月宁察觉到了他忽然的凑近,怔了怔,没有回避,扬起小脸儿,仿佛还有一丝期待……

    近在咫尺,马上要发生动人心魄地碰撞之时……

    “咳咳!我说你们小两口悄悄话说没说完,我老人家等得肚子都饿了!”

    老周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甬道里,打破了原本暧昧而美好的氛围,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周元熹和关月宁两人尴尬地远离了对方,一同看向不合时宜出现的老周帝,各怀心思,大都是不满。

    关月宁咂咂嘴,一个白眼翻过去,没好气道:“饿了那就饿着!饿一顿也死不了!”

    周帝不满道:“你这臭丫头竟敢咒朕死?”

    关月宁不屑地嗤了声,“还用我咒吗?全天下都以为你这糟老头子已经死了!”

    说完,她便拉起了周元熹粗粝的大手转身向外面走,不管周帝了。

    老周帝见此,连忙大声问道:“喂……你们要去哪?”

    关月宁头也不回道:“去哪也不带你,自己在这饿着吧!”

    老周帝气到手抖,“你……”

    周元熹被媳妇拉着向外走,淡淡回眸对那位气的手抖得老父亲道:“父皇在此等候,儿臣回来给您带食物。”

    老周帝不乐意,“不行!朕也要随你们一道去,朕早就在这破地方憋死了,正好出去透透气,你们等等我老人家……”

    关月宁回过头嫌弃道:“你这老头子笨手笨脚,还是少给我们添乱吧!乖乖在这等着,他一会儿就回来!”

    老周帝不爽:“臭丫头,你说谁添乱?喂!你们两个给朕站住……喂……你们不能丢下我老人家一人……喂……元熹……”

    眼瞅着那小两口从甬道尽头的暗门出去了,老周帝只能气的吹胡子瞪眼,无奈,他也不知道机关在哪,相出也出不去……

    关月宁率先跃出了怀王府的围墙,等在暗处的萧白见她出来,正要现身过去找她,只是他才稍稍动了**动作便又停住了,因为看到围墙内又跃下一人,正是怀王。

    还真的让她找到了!

    怀王跃下站稳,自然地牵起关月宁的手,两人挑了条清净的小路联袂而行,一同去往客栈……

    萧白没再跟上去,远远凝望,眼底渐渐失了光彩……

    走在去客栈的路上,关月宁突然听到一声微妙的轻笑,偏头看向周元熹,狐疑地蹙了蹙眉,“你笑什么?”

    周元熹俊朗的眉眼中尽是笑意,却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他不说实话,关月宁不高兴地瞪他,“说不说?”

    周元熹莞尔一笑,“真的没什么,只是觉得能被宁宁这样紧紧牵着,是我三生有幸。”

    关月宁怔了怔,一个嫌弃的大白眼翻过去,“六年了,你还是这么恶心吧啦的!”

    周元熹笑笑,“六年了,宁宁还是这么可爱。”

    关月宁脸颊微红:“……”

    都什么时候了,这王八蛋男人还有心思**,烦人!

    两人暗中回到客栈,关月宁先要了些酒菜到房里,想先叫周元熹吃些东西再谈其他,他实在是清瘦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