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从动漫开始的诸天万界 > 第四十六章 逆发结罗

第四十六章 逆发结罗

当戈薇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碎片并说明了这是四魂之玉的碎片后。

“什么?!你认真的么?1犬夜叉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然后感应到了另一只尸舞鸟的气息,随手一爪甩了过去,然后一块相同的碎片从尸舞鸟体内飞了出来。

……

“逆发结罗!找到了,最想找的特殊妖怪。”陈振振奋的看着战舰上永续型侦测道法的探测结果,之前怎么样都找不到,但当四魂之玉碎片飞到了某处之后就被拦截了下来。

然后短发女一身忍装束,内里却什么都没穿的妖娆少女从那些用正常方法看不到的头发内浮现。

“这是什么东西?这股力量……”穿着可谓将一切能暴露的都从各种角落暴露了出去,妖媚少女不是很理解的看着手中的碎片。

“那你想要获得这种力量么?”陈振笑着出现在逆发结罗身后,用灵力将手上的六块碎片弄成了个六边形转轮并旋转着,剩下的四块是要复活蛮骨他们用的,可不能拿出来当诱饵。

“什么人?1逆发结罗将忍刀甩向了身后,然后被轻松的抓住了刀和手。

碎片形成的转轮在那个男人旁边缓缓旋转着,而对方手上隐约溢出的电光却是将自己手腕弄的生疼。

“逆发结罗?”陈振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既好看又暴露的少女,对方的容貌就算是在这日本中也足以将其视作那些尚未成年的少女行列中。

过于稚嫩的她只要愿意穿上相应的和服,想必不会有任何人会将之当做妖怪去对待,因为她实在太美了,而且太香了。

就是她本体很有问题,而且本身的爱好和数十年来收藏的那些东西实在过于渗人,谁也无法说清楚她手上到底有多少人命。

“这些东西是四魂之玉的碎片,你想要么?”

暗中操纵头发的逆发结罗说:“想1然后,不知是死人的头发又或者什么东西的头发袭向了陈振,然后在一阵电光闪耀中散发出了难闻的焦臭味,最后被雷火反卷向发丝的源头所在,大有一把火将之全部烧干净的意思。

“住手1彼强己弱的情况下,逆发结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电光闪耀中浮现的雷火往自己的收藏处烧去。

“好啊,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雷火消逝,电光散逸中,陈振的笑容在逆发结罗看来无比的可恶。

“好1逆发结罗咬咬牙答应了下来,之前本体都快被人给烧掉了,现在可没有谈条件的条件。

“你以后,完完全全的归属于我,无论是你的身心还是灵魂,如何?可以拒绝,但下次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强迫可是得不到心的。”逆发结罗无力反抗的情况下,也只能苦中作乐的嘲讽一下陈振。

“迟早能得到的,毕竟,你人就在我这里,跑不了,但在这之前,我给你一个获得自由的机会,这是一个赌局,敢赌么?”

“赌什么?”

“赌我放你离开,然后你会因为心中贪婪走进你一手创造的死境中,让我不得不出手救你,然后你的命就永远的归我了,在这赌局期间不准杀人,就算你想杀,我也会出手阻止,如何?”

“好!其它条件是什么?可不要在之后你快要失败时跳出来说出一开始就不存在的条件。”逆发结罗仿若看到了希望,故而将矛头指向了其它地方。

“条件啊,就是你会忘却现在所发生的事,然后在你本体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才能回想起来,避免你故意跟赌局作对从而无止境的脱下去。”

陈振说完,把忍刀插回了逆发结罗的刀鞘里,然后挑起了对方的下颚:“赌局,就是这样,现在开始,我赢了,你归我,我输了,这六块四魂之玉的碎片归你。”

“好1逆发结罗不甘的答应了下来,强者制定标准,而现在,陈振才是强者。

然后,陈振消失,一个特殊的声音响起,那是箭矢戳击头盖骨的声音,逆发结罗在此时迷茫了起来,似乎走神到了不知名的地方,然后第二声响起,回过神来的逆发结罗看了看四周。

“发生了什么?而且……这个,这力量是四魂之玉?怎么变成这么小的一片了,不过,四魂之玉不是在五十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么?”

……

‘那个犬夜叉真的是太气人了!还喂喂喂的!那表情是真的把我当成桔梗了啊/戈薇满心怒火的抱着晾干的衣服往蚀骨之井走。

“好疼1手指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渗血了的伤口,戈薇疑惑的看了看伤口和四周,然后才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多出了本不应该存在的事物。

“头发?!这怎么回事?”

“哦?被你看到了?”逆发结罗踩着如同大网的发丝浮在半空中,看着前方地面上的少女,熟悉的力量,就在她的怀里。

“你是谁?”

“我是逆发结罗,那东西,四魂之玉的碎片在你这里吧?”妖怪少女操纵着头发没给戈薇反应的机会,头发丝系到了装着四魂之玉的锦囊,然后扯出。

‘她控制着头发丝把锦囊扯出去了?/戈薇不安的看着那同样稚嫩的少女。

“哈?就两块?”逆发结罗失望的看了看锦囊里,再看向了戈薇:“其它的碎片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戈薇摇了摇头。

“真遗憾,那你就去死吧1

冲向戈薇并挥了刀,结果落空的逆发结罗还想补刀的将忍刀往井里向坠落的戈薇丢去,却本能的停止了自己的做法,下不了手,死死的僵硬在了井上边,成为戈薇离开前记忆无比深刻的一幕。

“切……算了,留她一命,只要她别现在爬出来碍我的眼。”逆发结罗不屑的转身,心中却是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要留手?自己可没有这个习惯啊!

……

“哼,看来本能还是将我的警告记下来了嘛,那就看看吧,从出现到死亡,并被明确了杀人的是那些战败的武士,如果他们也能不被杀死,那我就认同你了,逆发结罗,我可不需要一个肆无忌惮的人。”陈振悠闲的抿着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