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历史小说 > 萌娘明末世界 > 第十五章:蒙古贼寇

第十五章:蒙古贼寇

德宁县令孙文才手扶城墙,战战兢兢地看向城下,心中满是恐慌。

德宁城下,一队四五百人的流寇马贼呼啸着在城下肆意追赶砍杀逃窜向德宁的汉人平民,女人老人小孩便直接杀了,青年男人则是抓活的

百姓一路逃跑,来到了德宁城门之下,上千人拥在城门前,一把奋力拍打城门,一把奋力向上呼号

“大人!大人!开门呐!救命呐!蒙古贼就在身后了!”

孙文才清了清嗓子,而后扶着城墙,向城外喊道

“蒙古贼寇距离城墙太近!断然不可放尔等入城!本县需为德宁城内父老负责!”

城下百姓又是哀求,又是怒骂,身后不断有人死在蒙古贼的屠刀之下,各个万念俱灰

德宁县虽然是在辽东,但是这个地方后金不感兴趣,大明也就没投入大力气布防,所以这个地方驻军并不是大明边军,而是当地就地征募的乡勇,这种兵根本不是职业士兵。面对蒙古流寇,根本不敢出城迎战,救济斯民,就算是站在城头往下看,看那些蒙古贼寇,都被吓得肝胆俱裂

一名蒙古贼寇手上绳索旋转着蓄力,双眼在寻找着目标,好一番挑选,一个惊慌失措约摸十四五岁的年轻男文士很不幸成为了她的目标

“着!”

随着一声呼号,手中绳索圈脱手飞出,套在了那小少年脖颈之上,蒙古贼寇心头一喜,用力一扯,而后不断往回收着绳索

那少年惊惧万分,双眼禁闭,紧咬牙关,两只手奋力扯着脖子上的绳索,两只腿奋力挣扎着身子在地面上拖起一阵尘土

“姐姐!姐姐!救我!”

少年一阵呼喊,一名年纪相仿的少女随即跑来,或牙咬,或用小石头割,拼命想割断绳索解救她的弟弟

蒙古贼寇见此情形,心头一阵不快,绳索捆在腰间搭弓射箭,一箭射向那少女的脖颈

“噗”

箭矢半截插入少女的脖颈之中,扎破气管,从后穿出,一捧鲜血陡然喷出,一对眸眼兀自睁大,张口欲说些什么,却因为喉咙一箭,只能发出听不清楚的音节

少女倒毙,俯尸在少年的身上,少年顿时放声大哭,抱着少女的尸体好一阵哀嚎

蒙古贼寇大笑,解开腰上的绳索,手上用劲,拉回了那少年,大笑着将那少年抱在怀中

少年陡然被蒙古贼寇抱在怀中,时方才这贼寇放箭杀了他姐姐,此时又悲又愤,一把抓起蒙古贼寇的手,放在口中狠狠一咬

“嘶……”

那蒙古贼寇挣开少年,只见自己的手被咬的鲜血淋漓,一个流着鲜血的牙印赫然在自己手上,当即大怒,一手按在少年脖颈上,手上一使劲,不消多时少年便不再挣扎,成为一具尸体了

蒙古贼寇扔下少年尸身,继续去寻觅新的目标了

蒙古之地,男性比汉地和满洲更少,今天你的姐夫还是你的姐夫,明天姐姐战死了,姐夫就成了你的丈夫了

所以蒙古贼入寇,除了掠夺财务,就是掳掠男人

原先逃窜而来的几千百姓,此时已经就剩下几百人了,一个个堆在城门前,万念俱焚,看着面前还在不断杀人的蒙古贼,心中又是恨,又是恐惧

就在这时,一阵排铳声音响起!而后是一阵马蹄奔腾声音传来,再接着就是大队人马的怒吼

“大明天兵至!贼虏授首!”

————————

赵率教部一路疲惫行军,快到德宁之前本来是欣喜的,然而却发现附近村庄被焚,村民尸体横七竖倒在村庄,田埂,山坡上,看的赵率教触目惊心

大队人马顺着官道一路往北,向德宁城加紧行军,却见到城墙下满是尸体,五百蒙古贼寇肆意残杀百姓,堵着城门随意砍杀,城墙上的士兵瑟瑟发抖,县令战战兢兢

赵率教和娄金亭具是怒火中烧,当即下令鸟铳手,三眼铳,虎蹲炮,弓箭手,一齐射击。刀牌手,长枪手,朴刀兵,一齐冲锋。赵率教娄金亭二人分别跨骑骏马,带领一百家丁枪骑向蒙古贼寇冲锋

铳子,箭矢,炮弹,飞射而来,蒙古贼寇沉溺在杀戮中,丝毫没注意,这一波飞矢,杀伤甚多

“大明天兵至!贼虏授首!”

赵率教双手剑高高举起,对不远处蒙古贼寇怒吼

蒙古贼寇大惊,看向怒吼而来的赵率教,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一男一女两个将军,重甲骑兵有一百人,步军数不胜数,少说也有几千,看上去是精锐部队,正经的边军,绝非泛泛之辈

蒙古兵一个个急忙忙调转马头,转身欲走,然而已经晚了,赵率教部的亲卫骑兵有如一道利剑一般狠狠刺入蒙古兵的人群

对于滥杀平民之人,赵率教从不心思手软。她第一身份是大明朝的武官,大明的军人,大明百姓的守护者,其次才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姑娘。温柔是留给自己人的,对于滥杀平民残忍至极的人,她决不留情,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娄金亭看着这一路上少说也有几千的百姓尸首,早已是怒火中烧,手中长剑挥舞,一剑便刺穿了一名蒙古兵的肚子

随着战马的飞驰,剑被力道带着,顺势划开了那蒙古兵的肚子,肠子脏字洒落一地,看的他好一阵干呕

作为现代人,亲手杀人这是第一次,电视上杀人,无非是剑光一闪对方就倒下,然而现实中确实伴随着惨叫哀嚎,鲜血喷涌,脏器直流,这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

一众亲丁枪骑兵有如虎入羊群一般,枪尖呼啸着刺透一个个蒙古贼寇胸膛,鲜血随之喷涌而出。枪杆飞舞,势大力沉,打碎一个个蒙古贼寇的头颅和骨头。

一百人在阵中横冲直撞,肆意砍杀,蒙古贼寇毫无还手之力。一的百姓一个个眼神中重新充满了希望

大明军队来了!一个个衣甲鲜明的亲兵家丁有如天兵天将一般,方才穷凶极恶有如在世的魔鬼一般狰狞可怖的蒙古兵,如今一个个被杀得人仰马翻,被狩猎一般的被屠杀,使得这些百姓眼中惊喜万分

步军呼啸着,作势要包围全歼这伙杀人如麻的蒙古贼寇,蒙古贼寇见状不好,连忙调转马头想逃跑,然而亲兵枪骑却并不想放走他们

蒙古兵疯了似的逃窜,身后紧紧追着娄金亭赵率教,还有一百的家丁亲兵

两股骑兵一追一赶逐渐远去,步军和远程兵种则不做追赶,来到了德宁堡城下

————————

死人堆弥漫着鲜血和内脏腥臭的气息,赵部军士也算是久经战阵,这并不什么

一名白净少年此时满脸血污,大腿上中了一箭,后背还中了一刀,殷殷鲜血从伤口之中流出,他正抱着他母亲的尸身,低声痛哭

赵部一名伍长见状,饶是沙场中杀戮日久,铁石一般的心性,也是心头一酸

她当兵就是因为父母死于建奴东虏之手,如今看到相似的情形,不由得长叹一声

“那孩子,别哭了!姨这有点零碎钱,给你妈殓了尸身,埋了吧……”

那少年忍着腿上的箭伤,背上的刀伤,从死人堆上艰难站起,踉跄的走向赵部伍长,一边走,一边连连道谢

“多谢……多谢兵奶奶……小子来生当做牛做马……”

那少年走了两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赵部伍长当即大惊,连忙上前查看,一探鼻息,已经断气了

刀口极深,已经见了白骨了,应该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行伍多年的她,对于刀剑之伤谙熟于心,死因一眼便能看出

她抬头怒视城头,银牙紧咬,眉头紧锁,眼神中的愤怒好似一团火焰一般

德宁县令孙文才被这目光吓了一跳,连忙退到她视线之外

幸存的平民一个个给赵军士兵连磕头再哭嚎,哭着谢救命之恩,赵军士兵连忙一个个将他们扶起。

赵军士兵大多都是出身农家,身负血仇,为向东虏异族讨血债踏上战场,眼见这些百姓和自己当初极为相似,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从军之前

赵军士兵帮助幸存的百姓搬运尸体,认领尸身。看着一个个百姓痛哭着扑在一具具残破的尸体上嚎啕痛哭,众多士兵也是各个心头酸楚

——————————

“贼寇休走!”

赵率教搭弓射箭,一道箭矢有如寒月流星一般,瞬息而至,穿透一名蒙古贼寇的胸膛

双腿夹紧马腹,加快马速,催马上前,弓箭收起,换上双手大剑,呼啸着一剑斩下

一大股鲜血突兀飞出,剑刃砍破血肉,砸断脊椎,透前胸而过,鲜血和脏器一齐翻飞,一名蒙古贼寇当即一分为而,上半身掉落在地,下半身由于挂在马背上并未掉下,残躯一歪,搭在马身上,肠子脾胃伴随着马的颠簸,顺着血液流淌着掉下,拖在地上

周遭蒙古贼寇见状大骇,左右散开逃离赵率教

娄金亭经历了第一次杀人,对方也恰好是杀人如麻屠戮平民的贼寇异族,心理负担自然是没有的,遂放心大胆,全力施为

手中长剑翻飞,出招极快,一剑接着一剑,或刺或劈,周遭蒙古贼寇一个个中招坠马而死

百人一路追杀,本来五百之数的蒙古贼寇,只有几十个因为分散逃跑,实在是无法再分兵追杀

赵率教狠狠地瞪了蒙古兵逃窜的背影一眼,而后调转马头,返回德宁

————————

德宁城下,凄惨哭声一片,百姓以为逃到城下,便能侥幸活命,却没想到当做希望的德宁城墙,被蒙古兵当做狩猎的围栏,随意砍杀掳掠……

赵率教银牙紧咬,柳眉倒竖,美目怒视城头上的孙文才,怒道

“贼县令!开城!”

那孙文才被赵率教如此一吼,被吓了一跳,一时间没有回应,只是不住地颤抖

县令没有回应,赵率教更是怒火中烧,抬手一挥,大怒道

“全军将士!攻城!”

“诺!”

一众军士随之怒吼,各个拔出兵器

那县令见城下大军竟然要攻城,一个个暴怒的士兵有如几千暴怒的母狮子一般,直吓得面色苍白,换忙吩咐开城

赵率教挥手示意停止,众军士随即收起兵器

赵率教手中长剑随意一抛,交于了娄金亭,面色铁青,银牙紧咬,身后斗篷随风而舞

看着赵率教入城的背影,娄金亭对赵率教的评价又好了几分,今日第一次见到真正作为将军的赵率教,嫉恶如仇,正义感极强,爱护黎民,同她作为青春少女的温柔可爱反差极为强烈。就算是在异世界成为了女人,民族英雄赵率教依旧是嫉恶如仇,英勇非凡,爱护百姓的本性

“说起来……这是我看到她第一次如此暴怒……”

娄金亭低声言道,一手一把双手长剑跟随在赵率教身后,一同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