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都市现实 > 我只想做代练啊 > 第三十章 国术第一人的飞天大草

第三十章 国术第一人的飞天大草

要知道,在洋桥洋炮的那个时代,那些外国人对于文化都很排斥,甚至是扼杀!

而有些国人因为想给国术留下一个光辉的形象,虽说也想上战场,但是怕自己在洋枪洋炮的面前溃不成军,寒了大家的心,却是躲避起来了。

他们带着国术,带着后人,隐藏在深山老林里、闹市里、客栈里……

曾经的镖局,驿站,通通都消失不见。虽说这是在时代的推动下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们的无奈有时韩朗也懂。

而其中最有名的,自然也数老舍先生笔下的沙子龙……

还记得当年看《断魂枪的时候,韩朗还因为那种深沉而凝重的心情想要故意挤出几滴眼泪,然而却是怎么也挤不出来!

有些小说就是这样,你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主角的心境!

悲戚的独自悲戚,伤心的独自伤心,感慨的独自感慨,愤怒的独自愤怒,可是……这些感情依旧很难让人掉下泪水!

而这些国术,有的被传了下来,有的则随着老一辈进了棺材。

所以才有了对于武术的两种见解,一种人主修心,觉得国术是强身健体的,一种人则认为功夫是杀人技!

好在韩朗只是在电影上看了个大概,倒是没碰到过这种人。

如果眼前的这个女孩是练国术的,那么在韩朗的眼里,完全可以说是国术第一人!

此时的杨梨眨着眼睛,显然没有想到韩朗这个憨憨已经把自己想像成了国术第一人,“喂!你干哈呢?怎么讲故事讲到半路突然就停了?”

杨梨皱了皱眉,忍不住伸出食指捅了捅韩朗,“还有,刚才你敲我脑袋是啥意思?”

“哈?那个……我那是想检测一下你能不能听明白我说的话,你要是听不明白,那我不白费这么多口舌了?”

“嗯,好像也确实是这样……”

“啊?哈哈……是吧,我跟你讲哦。这可是爱阴撕毯都特别推崇的智商测试发!你应该知道,人如果大脑的沟壑越多越深,也就会越聪明。所以我只是想听听你的脑袋里沟壑多不多……”

韩朗此时都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只是没有想到杨梨竟然还会相信,他愣了一下,随后干笑着开始扯犊子。

杨梨此时微笑着听着韩朗所说的话,心里却自顾自的想着其他的事情。

“师傅说过,虽说修炼国术并没有移山填海那么夸张,但是强身健体还是可以的。难道说……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前辈?他这是把自己的耳朵练成声呐了吧?

不对啊,如果他真是前辈,那应该不会连个座位都抢不到埃”

杨梨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的想到,只觉得江邻人都太难理解了,随便坐个地铁都能碰到一个国术高手,虽然不姓马,但是依旧给她不少的威胁。

此时刚入尘世的她虽说心里满是懵懂,但是表面上却并没有人能看出什么。

虽说在山里的电视上,杨梨也可以看到现在的状况,但是在电视上看东西和在现场看东西完全是不一样的。

马路上飞驰的铁皮蛤蟆,不知什么材质却坚硬且平摊的公路,城市里随处可见的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楼房,这些都让她有些目瞪口呆!

那些蛤蟆没人拧到底是怎么运动的?那些公路为什么那么坚硬?那些楼房难道不会倒下嘛?

一个个问题冲击着杨梨的心灵,让她显得有些呆滞。

对了,还没问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逼得人家让出座位的呢?

杨梨想了想,总算是回到了正题,她扭头一看,只见韩朗依旧在那里夸夸其谈,这么一会牛顿定律和相对论都跑出来了!

“哎!说了这么久,还没给我说为什么能让他给你让座呢?”

杨梨忍不住打断了韩朗的话,插嘴道。

韩朗皱了皱眉,心里不由得有些不喜,然后却被他迅速的隐藏了起来。

他笑了笑,忍不住揉了揉自己蓬松的头发。“先前我已经说过了,男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女人,所以我只要让他们产生一种错觉就可以了埃这还不懂吗?”

“那……是什么样的错觉啊?”杨梨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忍不住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当然是让他们把你当成我的女朋友埃”

韩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错觉?是让他们把你当成我妈吗?”

“哦……”

杨梨眼角忍不住抽了一下,看着眼前的韩朗,脸上不由得有些无语。

突然,她眼神一凝,朝着远处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男子正朝着一个女孩子越靠越近,最后几乎贴在了一起。

下一刻,男子两手一弹,食指和中指间竟然弹出了一个寒光闪闪的刀片!

刀片所划之处,拉链寸寸崩开,露出了包里面的手机、现金、银行卡和身份证!杨梨愣了一下,下一刻突然想起师傅说过的一个词——扒手!

“呔!你这家伙!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

杨梨大喊一声,全车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至于她旁边的韩朗更是吓了一跳,而那位被扒手偷窃的女士愣了一下,也转过头来看着杨梨。

这不看还行,一看瞬间就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男人正拿着刀架在自己腰间,瞬间便让女子花容失色!

“啊!!1

女子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吓得第一时间蹲在了地上,而杨梨这个时候也直接蹿了出去。

只见她一下子跳到了座位上,接着踩在韩朗的腿一个助跑,就飞了起来。

那个手拿小刀的男子愣了一下,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孩正在空中朝着自己飞过来,小巧的鞋子应该只有3码。“嗯,唯一的缺点就是没穿裙子。”

男子忍不住在心里想着,随后只觉得脸上一痛,脚丫便直接印在了他的脸上!

我靠!

牛啊!

此时坐在座位上的韩朗呆了一下,甚至大腿上的疼痛都忘记了。

从他的视角,只能见到那个刚开还文文静静的坐在他旁边的女孩突然大喊一声就直接冲了出去,没等他感应过来就一个飞天大草把人踹趴!

不用想了!这肯定是个练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