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玄幻奇幻 > 当上帝皇侠的我在诸天卖卡包 > 56:聚餐,新世界?

56:聚餐,新世界?

“老头子1

“老师1

自来也和纲手冲到了猿飞日斩身前扶住,纲手立即施展掌仙术治疗。

“纲手,”猿飞日斩抓住纲手施展掌仙术的手,面露笑容,“以后不要……再赌了,你的赌运超级……差,赢不了的。”

“还有自来也,以后少……少取材……影响形象……”

“别说了老头子,我不会让你死的1纲手双眼通红,直接发动了阴封婴解,额头上菱形印记上黑色纹路蔓延开来,积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查克拉顿时决堤一般释放而出。

纲手随即双手发动了掌仙术,莹莹绿光中,猿飞日斩的伤口竟然肉眼可见地恢复!

“纲手?”自来也突然瞪大眼睛,“你竟然……不怕血了?”

纲手愣祝

看着自来也血肉模糊的胸口,她眼睛瞪大,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以往的恐惧感真的消失无踪了!

是和刚刚的那种感觉有关?

自来也眉头紧皱,看着似乎变了个人似的猿飞日斩,还有突然就没了恐血症的纲手,总感觉哪里不对。

不过好在猿飞日斩伤势正在快速恢复,自来也这才松了口气。

这次完事,必须去女汤找点素材压压惊。

然而念头刚生,自来也眉头就又皱起来。取材?素材?女汤?

他可是堂堂三忍,蛤蟆仙人自来也,为什么会有这种龌龊的想法?

想到以前还经常干这种事,自来也立时对自己心生厌恶。

太惭愧,太丢脸了!

佐助透过风暴使者的视角看着这师徒间“感人”一幕,忍不住冷笑,控制风暴使者再一次抬起了修德罗姆弓。

然而看着猿飞日斩那张慈眉善目带着解脱的脸,回想着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佐助皱了皱眉。

突然感觉很没意思。

杀这样一个老头子,很没意思。

佐助念头一动,修德罗姆弓化作光消失,机体转身往回走。

“回去了?”鸣人对着风暴使者大喊了一声。

“三代火影不过如此,都抵不住我一箭,没意思,走了。”佐助的声音从机体中传出,下一刻机体脚下旋风一卷,御风而起,朝着来路往回飞。

九尾哼了一声跟上,一机一狐的身影渐渐远去。

路上,鸣人看着水门突然一愣。

“诶?老爸你什么时候背着卷轴了?”鸣人挠头一脸不解,他明明记得水门用飞雷神过来的时候根本没背卷轴埃

另一边,佐助早就退出风暴使者,也站在九尾脑袋上,皱起眉头。

水门揉了揉鸣佐二人的脑袋,一脸笑容。“这是木叶的封印之书,里面记载着各种强大的禁术忍术。等回去之后,我和玖辛奈会把所有的忍术封印术全都教给你们。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学到的忍术都能用来抽卡。”

鸣人和佐助齐齐眼前一亮。

“老爸/大叔!你真是太厉害了1

……

一周的时间,就在李阳的身外化身对各方的悄然观察中过去。

猿飞日斩卸任火影之位,经过大名同意,“莫名其妙”就克服了恐血症的纲手上任五代火影。

纲手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撤销鼬与佐助叛忍的名号,然后宣布自来也成为火影辅佐,再之后,应猿飞日斩的要求,把宇智波灭族之夜的真相以及为拉拢人柱力隐瞒鸣人真实身份的所作所为都公布了出来,木叶一片哗然。

与此同时,水之国在再不斩这位雾隐英雄的带领下,似乎也有蒸蒸日上的趋势。

鼬加入了晓,听闻木叶发生之事,一脸懵逼。

蝎被腾出手的晓成员追杀,屡战屡退,强大而全新的机关傀儡引发了带土的注意。

不过带土没工夫搭理蝎,付出一番代价后他已经取回斑留下的轮回眼,目前正在适应眼睛以及养伤,为尾兽收集计划养精蓄锐。

大蛇丸则在他的基地里疯狂地进行研究和实验,环境气氛一度十分阴森恐怖令人不适,不过这家伙并没有搞什么禁忌的东西,李阳的身外化身便没有过多关注。

而此刻,火之国边境,木别墅外,一帮人正在愉快地烧烤。

李阳没穿帝皇铠甲,周身无数烤串悬浮,被一团团或大或小的火焰包裹着烧烤,一阵阵香气四溢。烤熟的烤串烤肉,则自动落向一旁的餐桌。

水门和玖辛奈在一旁帮手,穿串、切肉,不时相视一笑。

鸣人和佐助各自拿着一个手机在一起打排位,不时飙出几声兴奋的呼喊或者怒吼,白和照美冥坐在餐桌上,与君麻吕和鬼灯水月一起翻看封印之书,学习上面的术。

说起来水月现在也终于是李阳的追随者了,这家伙抽卡抽到的是鱼人柔术和鱼人空手道,因为鱼人柔术是控制水流进行攻击的绝技,感觉和自己非常适配,每天都在苦练招式,乐此不彼。

此刻看了会儿封印之书,发现里面没什么适合学的,只有一个二代火影的水遁忍术水断波挺不错,水月便记住了结印顺序和查克拉流动跑到一旁练习去了,几次叫他过来吃肉都没叫动,众人也就由得他去。直到佐助被刺激,匆匆扒拉几口后也到一旁练习忍术,连带着鸣人几个也都效仿,被玖辛奈一通咆哮,这才全都回来消停吃肉,一个个面露乖巧,气氛极度和谐。

照美冥夹着一片烤肉递到李阳嘴边,樱桃小口张开发出“氨声。

李阳刚一张口,就感觉到了一道道视线落在脸上,视线中夹杂着不爽、鄙夷,好在他心脏强大脸皮够厚,表情完全没变,动作保持连贯,“啊呜”一口干掉了烤肉,还不忘来一句谢谢你亲爱的。(墙裂PS:请大家使用公勺公筷!)

“……好恶心1水月忍不住抱着肩膀一阵搓。

君麻吕低头吃肉不说话。

鸣人眼睛一亮,感觉自己学到了,转头就看向白,一脸通红夹着一块烤肉也递了过去。

“鸣人君,我是男孩子哦。”白忍不住笑道,眉眼弯弯。

鸣人当场石化。

佐助刚想要对鸣人说一声“赞同”,听到白这话,手里筷子咔嚓折断,脸有些发白。

男……男孩子?

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男孩子!?

佐助双眼中,已经第三度复苏的写轮眼,三勾玉似乎有着朝万花筒进化的趋势。

玖辛奈没有关注这些,而是双眼放光地看着秀恩爱的李阳和照美冥,突然转头看水门,“老公,我也要1

水门:“……”

其乐融融的聚餐中,李阳正要夹一块肉给照美冥,突然脑海中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顿时一拘灵。

大白天的见鬼了!?

随即回过神来,这是……有人发出了命运呐喊!

“这一次是……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