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 第五章:虚与委蛇

第五章:虚与委蛇

凤瑾禾走到凤烨的身边蹲下来看着他一脸抱歉地开口,“祖父,都是孙女不好,是孙女让你受惊了。”

她扶起凤烨,脸上带着几分委屈,“我也不知是谁一直想要杀我,昨天夜里已经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没有想到如今竟然还牵连了祖父。”

“昨天晚上……”凤烨低着头喃喃自语,想到刚才黑衣人说的话,暗自握紧垂在身侧的手。

“小姐,你的腿受伤了,需要处理一下。”

凤烨听见这个声音抬头望去就看见距离他们不远处站着一位手中拿着盘花棍的黑衣男子。

“无妨。要不是阿泽你几时出现,我怕是已经死了。”凤瑾禾说着又将目光看向身边的凤烨,“祖父,这是我身边的侍卫,名字叫瑾泽,你叫他阿泽就可以。”

“见过侯爷。”瑾泽对着凤烨的方向抱拳行礼。

凤烨正欲开口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

“阿娘1

凤烨转过头就看见凤皓尘向这边跑来,最后他扑进凤瑾禾的怀中,“阿娘,我好怕1

“没事了。”凤瑾禾说着就揉了揉凤皓尘的脑袋,“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凤皓尘从小跟在瑾泽的身边,一身武艺皆是瑾泽传授,再加上她给凤皓尘一些毒药,想要对付一两个死士完全没有问题。

“已经处理好了。”凤皓尘仰头对凤瑾禾露出一个笑容。

凤皓尘脸上带着几分与之不相符合的成熟,“他们都是死士,他们交代了背后的雇主,好像是长安的丁氏家主。”

“丁氏家主。”凤瑾禾喃喃自语,又将目光落在凤烨的身上。

她轻声叹口气,“祖父,这丁氏家主应该是继母的父亲吧,于情于理我也应该叫他一声祖父,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痛下杀手1

凤烨低着头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凤瑾禾提出来的问题。

回城的路上,是瑾泽在赶车,凤烨本来还担心瑾泽的眼睛,可却没有想到瑾泽似乎并未受到眼睛的影响。

“小禾,我……”凤烨看着凤瑾禾一脸愧疚。

“祖父,你能寻我回府,我已经很开心,既然继母不喜欢我,那我便……”

“你是我凤家的孙女,你就应该在凤家待着1凤烨说着握紧凤瑾禾的手。

“小禾,你不用担心,我和你曾祖父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即便是丁老头也不可以1

凤瑾禾仰头对着凤烨露出一个笑容。

“祖父,你今日受伤,等一下进府之后你就先去休息,我这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想继母会安排好的。”凤瑾禾看了一眼凤烨受伤的小腿开口。

看着凤烨欲言又止的模样,凤瑾禾继续开口,“祖父,我既然跟随你一同回来,那自然是不会再离开的,你好生歇着便是。”

凤烨轻声叹口气,脑海中响起之前死士的那些话,他抬手抚上凤瑾禾的脑袋,“好,祖父听你的便是。”

回城的路上,他们祖孙二人一直都在天南地北地畅聊着,凤烨这才发现失踪十几年的孙女,好似这些年一直过得还不错。

凤烨眼角的余光瞥见靠在凤瑾禾怀中沉沉的睡去的凤皓尘。

可是独自一人带着一个五岁的孩子,这样的日子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瑾泽的声音响起之后,凤烨被瑾泽扶着下了马车,而那边的有人看见受伤的凤烨,就赶紧接了过去。

凤烨叮嘱丁氏几句之后就带着小厮率先离开。

凤瑾禾一下马车就看见丁氏带着一干众人笑意盈盈的等在那里。

“小禾,你回来了。”丁氏上前一步一脸慈眉善目的开口。

“方才我听公公说,你们在回城的路上遇见了杀手,可是真的?”丁氏一眼就看见了凤瑾禾小腿上绑着纱布。

“你受伤了?疼不疼?”丁氏一脸紧张的开口,“怎好端端的就遇见杀手了呢?”

凤瑾禾看着丁氏的眼睛,唇边漾开一抹弧度,“我也不知怎就遇见杀手了,可能是旁人容不得我吧。”

凤瑾禾平视着丁氏的继续开口道,“其实我差点就掉下悬崖死了,索性我那护卫的武功还不错,这才勉强捡回一条命。”

凤瑾禾瞥了一眼丁氏垂在身侧的手,继续道,“我丢了性命那都是小事,万一祖父去了,那可真是我的不是了。”

“这些年你在外面不容易,如今回长安又遇见这样的事,能回来就是好的。”丁氏说着还偷偷抹了一下不存在的眼泪。

“嫡母说的是,能回来的确是一件好事。”凤瑾禾看着丁氏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仿佛在丁氏面前她就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小禾,当年你们所在院子怎么好端端的就走水了呢?你娘她……”丁氏一下就红了眼睛,言语间皆是一派慈母的风范。

“这些年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日日夜夜都在担心你的下落。”她执起凤瑾禾的手拍了拍,“还好,你终于回来了,我想姐姐在九泉之下也会觉得欣慰。”

凤瑾禾看着丁氏脸上的表情,低着头掩去唇边的冷意,再次仰起头时,脸上又带着几分笑容,“这些年让嫡母记挂着,是我的不是。”

看着丁氏的眼神,凤瑾禾继续开口道,“嫡母放心,这次回来,我不会再走了。”

丁氏瞧着凤瑾禾的模样,衣服袖口都已经被她捏得有些变形。

可脸上仍是维持着慈母的做派,“那就好,那就好!毕竟相公这些年也一直都惦记着你,一想到你在外面过得不好,他就非常难过,这些年人都消瘦了不少。”

凤瑾禾对着丁氏鞠躬作揖,“这些年没能在爹爹身边尽孝,是我的不是。”

丁氏见此赶紧虚扶一把凤瑾禾的手臂,“小禾,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如今你能回来尽孝也是一样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微不可察的咬牙切齿。

“嫡母说的是,如今回来尽孝也是一样的。”凤瑾禾看着丁氏脸上带着盈盈笑意。

凤瑾禾上前一步,凑到丁氏的耳边,低声道,“嫡母,你可知我阿娘的死的时候,我在哪里?”